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六十五章分析形势!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所有的信息白思菱都已经提前从赵雅彤那里知道了。留在这所官驿里的,基本全都是战场上战败下来的。

    这第三阶段的任务,可并不像众人像的那么简单。对手的实力,比想像中的还要强大的很。

    “对于,所有的那些乌斯藏人,穿的都是重装铠甲,防御极厚。神箭手的攻击对他们都没用。所以你们要特别小心。”

    赵雅彤突然补充道。

    对于这次的任务,她实在不报很大希望。如果不是碰到白思菱,她其实现在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只是因为怕众人吃亏,所以才临时对众人说,再参加一次攻击再走。

    “重装铠甲?这样岂不是更加不好打?”

    徐乾皱起了眉头,深深的感到棘手。

    “这只乌斯藏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这战斗力也太猛了吧?”

    黄永图也深深震撼。

    大唐的正规军对各方一直是战优势的,像这种八百正规军被三百乌斯藏军人打败的情况,简直难以想像。

    “这是乌斯藏帝国的乌海军精锐,穿重装盔甲,从马上骑士,到胯下青稞马,全部被重甲包裹在内。正常情况,只有大斗军才能对付得了他们。仅仅靠普通的正规军,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的。”

    就在此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王冲突然插口道,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赵雅彤一脸的诧异。她和那只军队交战了这么久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来历,王冲才刚来,见都没见到他们,居然就知道他们的来历。

    “我问你,他们的左肩上,是不是在铠甲缝隙里系着一小块粗糙的红布?”

    王冲都不用问,就知道赵雅彤是怎么想的。

    “你怎么知道的?”

    赵雅彤终于难掩惊讶。

    王冲说的一点没错,那些乌斯藏军人确实左肩系有一小块红布,但因为凹在甲片里面,加上布片很小,如果不仔细根本注意不到,又或者以为是他们里面的内衣。

    赵雅彤女人心细,所以才注意到了这点。

    王冲才刚到这里,居然就能道破这点,实在让人惊讶。

    白思菱说这小子非常厉害,赵雅彤本来不是很相信。不过现在,她突然有些信了。

    这小子,也未免太神了点吧?

    “呵呵,你只要知道我知道就行了。”

    王冲淡淡道,却并没有直接回答。做为曾经的大唐天下兵马大元帅,他要是连乌斯藏帝国的兵力构置和兵团组成都不知道,那就真的是奇怪了。

    不过这些,却不方便跟她们说。

    “小子,有点拽!”

    赵雅彤狠狠瞥了一眼王冲。敢在她烈焰红枪面前这么嚣张的说“你只要知道我知道就行了”的,王冲还是第一个。

    不过赵雅彤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看起来不简单。

    “不过,乌海军是乌斯藏大将悉诺逻恭禄的治下。悉诺逻恭禄和大将军哥舒翰、高仙芝、安东大都护张守珪齐名的存在,他的治军一向严谨,所率麾下,纪律严明,令行禁止,是镇守乌斯藏青海湖的主力。轻易不会离开乌斯藏高原,更不会深入内6。这只乌海军出现在这里,又显得奇怪了。”

    王冲皱着眉头道,脸上现出深深的思索。

    白思菱、赵雅彤、徐乾、黄永图,早就被王冲嘴里吐出的一大窜乌斯藏帝国的名字弄懵了。

    在这个时代,他们算是有些见识、眼界的了,但是王冲所说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依然是难以企及的东西,一个个睁着眼睛,满脸茫然,不明觉厉的样子。

    连赵雅彤都是这样子,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呵!”

    王冲看到众人的表情,摇头笑了笑,主动掐住了话头。乌斯藏高原高耸云天,与世隔绝,和大唐之间的往来极少。

    不止是赵雅彤她们,整个大唐,恐怕都少有人了解那里的情况。

    “总之,你们只要知道这只军队出现在这里不正常就行了。”

    王冲笑了笑,简单道。

    “呼!”

    一群人长出了一口气.当王冲这么侃侃而谈的时候,实在是很容易让周围的其他人有种“我很白痴,什么都不懂”的相形见绌感觉。

    压力很大啊!

    “下次别说么复杂了。”

    白思菱白了王冲一眼,埋怨道。听王冲如数家珍的样子,就连她都会有种自己很白痴的感觉。

    “知道了。”

    王冲耸了耸肩,没有争辨。

    和其他人不一样,赵雅彤倒是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王冲,美眸中异彩连连。“王家麒麟子”,在上京城里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了。

    在见到真人之前,赵雅彤早就听过他的很多事情了。不过传说总有很多人云亦云,夸大的成份。

    所以最开始,赵雅彤其实是不在为意的。

    但是真正接触之后,赵雅彤才现这个王冲比自己所了解的还要有趣的多。什么乌海军,什么悉诺什么禄来着,换了其他人在自己面前,自己肯定认为他在胡说八道。

    但是王冲……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说的是真的,是完全可信了。

    王冲却不知道赵雅彤在想什么,接下来,王冲又询问了很多关于那支乌斯藏军队的细节。

    赵雅彤都一一作答。

    “对了,和这些乌斯藏军队交战的时候,我还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有很多次那些乌斯藏人军队明明是有机会突围的,但是他们一直守着一座山。准确的说,是他们一路上都守着山。”

    “一群人就那么待在山上,也不逃跑。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源源不断的调集军队,连续几次围攻他们。而且有几次,我都觉得我们要溃败了。只要他们获胜之后,长驱直入,恐怕连官驿我们都保不住。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攻击,就这么坐失良机,实在太古怪了。”

    “不逃跑,也不主动进攻。和他们交战几次,我都搞不清他们什么目的了?”

    赵雅彤突然想到了什么,蹙着秀眉道。

    和这群乌斯藏人交战越久,就越觉得他们古怪。虽然仅仅做为一个参战的训练营学生,根本用不着思考这么高深的战略问题。

    但赵雅彤还是越想越觉得奇怪。

    总之,这实在不是一只正常的乌斯藏军队的作为。任何军队都是有些目的的。但是这支军队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呵呵,那就是你想多了。不是他们不想逃,或者不想主动进攻。而且他们不能进攻,没有这种能力。你真的高看他们了。”

    听到赵雅彤的话,王冲只是淡然一笑,不以为意。赵雅彤她们或许觉得这支乌斯藏军队强大的不可思议,完全是不可战胜一样。

    但是对于王冲来说,乌斯藏人的军队在他面前根本没有秘密。这只流窜到陇西边界的乌斯藏军队,只是一只垂死挣扎,分分钟待死的流寇而已。

    这并不是他瞧不起这支乌斯藏人的军队,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只是赵雅彤她们不知道而已。

    “啊!”

    赵雅彤吃惊的看着王冲。她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王冲居然一副知道答案的样子。

    “王冲,你知道?”

    白思菱、徐乾、黄永图也是一脸的意外。

    从赵雅彤的叙述来看,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只很强大的乌斯藏军队。但王冲的表情却完全不是如此。

    “你们太莽撞了。知道为什么八百人的大唐正规军打不过三百人的乌斯藏人军队吗?不是他们的实力太强,也不是我们的实力太弱。而是你们不应该选择在山坡附近和他们交战!”

    “啊!”

    “乌斯藏是高原环境,和大唐有地势落差。乌斯藏人长久在高原边缘的地方和大唐交战,他们的铁骑长久依托那里的地势,已经练出了一套天下无敌的山坡冲锋战术。只要是周围有山坡的地势地形,乌斯藏人就能挥出百分之二百四十的战斗力!”

    “就算是哥翰舒名闻天下的大斗军,碰上乌斯藏人,都尽量的避过在高坡地带和乌斯藏人交战。要么在高坡以下,陇西地带。要么长驱直入,进入乌斯藏高原,和他们在高原平地上交战。”

    “你们在山坡下,和山顶冲下来的乌斯藏铁骑交战,那完全就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乌斯藏人手里。这是自寻死路的做法!”

    王冲淡淡道,一语点出赵雅彤他们连战连败,损失惨重的原因所在。在山坡地带和乌斯藏人交战,这也只有他们才想得出来。

    那种地势地形下,能够赢才怪了。八百人的军队面对三百人的乌斯藏人铁骑冲锋,不死伤四五百人才奇了怪了。

    大唐强盛,历代先皇在世的时候,手下都是名将辈出。但是再厉害的名将,在乌斯藏高原边缘的坡形地带和乌斯藏人交战的时候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算最后抵挡住了乌斯藏人冲锋,最后都要付出不菲的伤亡。

    在王冲看来,那个指挥作战的军官完全就是个糊涂蛋。虽然不了解乌斯藏人作战方法可以理解,但毫无疑问,这不是个合适的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