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六十一章铁衣马贼的宝库!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六十一章

    这些人在战场上曾经百战而回,为帝国立下赫赫的功劳,虽然这里并不是沙场,但是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他所要求的,并不是兵部的那点抚恤金,而是一个荣誉、体面的死亡。

    这点卑微的要求,王冲无法不答应。

    就算兵部不答应,他会想办法通过宋王和大伯那里,让他们答应的。现在的他,确实有这种能力。

    “轰!”

    突然之间,震动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冲睁开眼来,只见四面八方,所有幸存下来的铁骑突然全部翻身下马,一个个左手抚胸,右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神情感激无比:

    “多谢大人!”

    “多谢大人!”

    “多谢大人!”

    ……

    洪亮的声音,在整个虚空中回荡。

    王冲看着这一幕,怔了怔,笑了笑,随即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除了身后的白思菱,谁也没有看到。

    只有战士才能理解战士!

    王冲虽然不是战士,却是战士的领。

    王冲知道他们在谢什么,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战死的同伴!一瞬间,仿若时光流逝,王冲恍惚又回到了上一世。

    王冲又想到了那些曾经的部下,那些神洲大地上,曾经陪伴着他,奋不顾身的与他并肩战斗,最后又飞蛾扑火般消失的战士……

    那一刹那,王冲心中苦涩无比。

    轻风飘飘,吹动王冲鬓角的丝,王冲并不知道,那一刻的他,给白思菱的是前世未有的震撼。

    白思菱不知道,一个人到底要有什么样的经历,才会露出那种苦涩的神情。那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世事不愁的少年能有的。

    坐在巨石上,怔怔的看着王冲的侧脸,那一刻,白思菱心中怅然若失。

    已经洞悉了这个少年的身份,但是白思菱觉,自己现的只是更多的谜团。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似乎掩藏着重重的迷雾。

    他不曾对人说,也不想对人说。而除了自己之外,似乎也再也没有知道。

    “你到底是谁?”

    白思菱垂下臻,埋在双膝之间,那一刹,她现自己的丝和心都乱了。

    ……

    结束完休整之后,王冲等人没有停留,直奔铁衣马贼的老巢而去。

    李铁衣已经死了,军师周安也被斩杀,曾经聚啸山林,纵横一方的铁衣马匪也跟着烟消云散。

    不过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那就是收获战利器。

    李铁衣这样的大马贼,在陇西到京师的地界劫掠多年,积累的财富是难以想像的。而且那些投靠过来的山贼、马匪,往往也要贡献出相当一部分的财富以示“诚意”。

    这么多年下来,聚拢的“诚意”也是相当惊人。

    王冲虽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是这种弯弯腰就能到手的财富,来得实在是太容易,不要白不要。

    “王冲,李铁衣战死,你说那些溃散的马匪不会跑回去掠劫了?”

    白思菱赶上来,和王冲并驾齐驱,问道。

    “不知道。但是不排除这种可能。”

    王冲道。

    “啊!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白思菱说着,皱起了眉头。

    “哈哈,没那么简单的。自己的老巢,李铁衣不可能不派人看守。虽然李铁衣被我们斩杀了,但是你觉得那些留守老巢的人会那么轻易相信吗?而且,财富嘛,你们白家的财富会轻易的放在明处,什么人来了,都能想拿走就拿走吗?”

    “你是找打是吧?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白思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小子说不了三两句,就让人恨不得想揍他。

    “哈哈,不说就不说呗,反正一句话。【愛↑去△小↓說△網 .ai qu xs】李铁衣这种大马贼的藏宝库,没那么容易攻破。那些人替我们去,正好节省了我们的功夫。”

    王冲不以为意道。

    “!!!”

    白思菱看着王冲,一脸看怪物的感觉。她这才知道,王冲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原来居然是要利用那些溃散的马匪来帮自己干活。

    “你这个家伙,真是怪物。谁和你做对,恐怕会被你算计到死。真不明白,你也不过十几岁,应该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上京城,怎么懂得那么多!我现在倒是有点庆幸,开始没有和徐乾、黄永图他们走在一起了,要不然恐怕也非得被你整个不开。”

    白思菱道。

    这翻话落在旁边的徐乾、黄永图耳中,两人都是神色讪讪。白思菱这臭丫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也是自己有眼无珠,怪不得人家说。

    “嘿嘿,思菱,放心,你这么一个大美女,我怎么可能舍得?”

    王冲嘿嘿笑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冲一句“大美女”,听得白思菱一脸娇羞,满脸飞红,作势欲打,臭骂道:

    “臭小子,连我都敢调戏,皮痒是吧!”

    “别!”

    王冲一夹马腹,身下的白蹄乌希聿聿长嘶一声,连忙撒丫子带着王冲一溜烟往前冲去。

    对于这匹宋王送给自己的神驹,王冲是越来越喜欢。神驹通人性,和李铁衣一战,那些用来阻挡众匪的战马大部分都被杀了。

    只有白蹄乌左冲右突,提前感觉到了危险,利用群马遮掩,寻一个空隙,成功逃了出去。

    算是高句丽人在昆吾训练营夜袭那一次,白蹄乌这已经是第二次从重重危机之中,成功逃得性命了。

    在身陷重围,面临危险的时候,白蹄乌根本就不用他操心,可以放手的施为。

    这使王冲对他越的希望。

    一路飞驰,马不停蹄,在完全天黑之前,王冲等人终于赶到了铁衣马贼的老巢。这是一处不算太高的山岗,上面光秃秃的,上面一颗树都没有。

    但是上面的栅栏,哨塔,营寨,应有尽有。

    王冲等人赶到的时候,营寨里火光冲天,喊杀阵阵,一片混乱。山贼和马贼互相撕杀,更有阵阵隆隆的巨响从地底传来。

    “看起来我们来的正好!”

    王冲眼看这一幕,眼中一亮,当先杀了过去。轰,乌兹钢剑身剑合一,一个一步连环斩,乌兹钢剑一剑穿透了一名马匪的罡气,从他的心脏扎了进去。

    那名马匪身体筛糠般颤抖了两下,眼中还流露着深深的惊惧,便从马背上摔落下去,跌落尘埃,仆倒地上,一动不动。

    “杀!——”

    后方,徐乾和黄永图被王冲提醒,也反应过来。显然,如果财宝已经被抢走了,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战斗。

    即然有山贼和马匪在这里战斗,那说明铁衣马贼的财富还没有被抢走。

    “杀!——”

    三十多名大唐铁骑,加上张辚、徐乾、黄永图、白思菱等人,总计四十来人,排开锋矢阵形,风卷残云,排山倒海一般,向着铁衣马贼的营寨内杀去。

    “不好了,那伙官军来了!”

    有认识王冲等人,看到他们杀来,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连财宝也不管,撒腿就往外跑去。

    所有山岗上能看到马匪,一个个亡命奔逃,恨不得自己多生两条腿,离这些杀神般的官军远一点。

    ——连前领带领五六百号人,都被这些人击溃了。就这山岗上这点人,哪里够他们杀的?

    整个山岗上的马匪迅一散而空,剩下一些没有参加战斗的,不认识王冲他们的,不知死活的,统统被砍瓜切菜般,迅杀光。

    清理完山岗上的,顺着通道下去,一座巨大、厚重的铁门倒下,一群山贼马匪正在里面大肆的抢劫东西。

    看到王冲等人出现,一群人都呆住了。显然没想到,官军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次都不用王冲下令,一群人冲上去,迅把里面山贼、马匪清剿一空。

    ——王冲等人到的恰到好处,这群山贼、马匪刚刚撞开大门,连一个都没逃出去。

    “乖乖,这么一座大铁门,怕不得七八千斤重吧!”

    王冲仔细看着倒下的大门,心中惊叹不已。因为王冲现,这座大门居然是用深海玄铁打造的,而且还是非常珍贵的那种上乘货色。

    这种货色可是用来炼制顶级铠甲的上好材料,在军队里,只有那些最精锐的战士才能装备。

    按照军队里规格最高的重甲步兵来计算,一副玄铁重甲一百斤左右,这里就七八十副的玄铁重甲。

    听着好像不多,但要知道,这种重甲步兵武装到牙齿,这可是用来突击敌方神箭手部队的重装战略精锐。

    再厉害的神箭手,也不可能一箭穿透这种深海玄铁。

    在军队里,这种东西可是宝贵的不得了。

    就算在大**队里,这种重甲装备的步兵也不多。整个大唐的军队正规的,加预备的,加京城的禁军,加起来也不过七八千人。

    在一只万人军队里面,这种装备重甲,用来克制神箭手步兵也不会过五六百人!

    其价值可想而知。

    “深海玄铁有价无市,上好的深海玄铁炼制的战争重甲更是高达七八万两黄金一副。这里能够炼制七八十副,岂不是相当于四五百万两黄金了!”

    王冲摸着下颔,顿时心动。

    单纯的深海玄铁当然不可能这么贵,中间还要加工,还要添加铭文阵法,花费还是不小。不过王冲最不差的就是这个了。

    最难得的是,深海玄铁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