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五十五章被扭转的战局!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五十五章

    血肉之躯的身体居然能够抵挡真武境的铁骑拼尽全力的一击,而且山峦般岿然不动,真正冲击的战马反而被撞飞出去。【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很多人打死都无法相信。

    但这一切却真真实实的在众人眼前生了。

    “到我了!”

    冰冷的声音隐含着极度的怒火在众人耳边响起,而李铁衣却已经不见了,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砰!

    第一头铁骑悲鸣着,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击中,整个人连人带马横飞出去,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整个锋矢阵最凌厉、同时也本应该是威力最大的矢尖,被人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震散、打飞。

    那些强健的,可以踏碎的碑石的战马,一匹匹悲啸着,身体被击中的地方,连骨骼带内脏,整个人的坍塌下去。

    每一拳击下去,就是一个久经训练,久历沙战场的战马横飞倒毙。

    轰!

    李铁衣以一己之力震散四五名大唐铁骑,打散锋矢阵的矢尖,一个闪烁又出现在后方另一个大唐铁骑的身旁,一个肩撞,在希聿聿的马鸣声中再次将一名铁骑连人带马撞飞出去。

    “叱!”

    一声娇叱,白虹一闪,一柄三尺长剑当空一绕,拖着长长的白色气浪,以惊人的度朝着李铁衣的头顶当头扎下。

    “轰!”

    李铁衣脸色一冷,铿!任由这一剑扎在自己身上,凌厉无切的长剑扎在李铁衣身上,却仿佛扎中一重无形的铁衣,完全被阻挡了下来。

    李铁衣双掌一推,轰!惨叫声中,白思菱口吐鲜血,打横着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地上。

    在这位纵横陇西至京师的地界的铁衣匪面前,哪怕白思菱这种龙威训练营的天之娇女也一样不是对手。

    “思菱!”

    王冲大惊失色。白思菱的修为有多高他是知道,那完全是和尹侯、堂姐王朱颜他们一个级别的存在。

    只是一个照面,白思菱就被打成重伤。李铁衣的实力之强简直惊人。

    “学弟,小心,他的铁衣刀剑不入!我的剑伤不了他!”

    白思菱从地上撑起,脸色苍白若纸。若不是她的修为远其他人,可以罡气护体,保护内脏,刚刚李铁衣那一掌直接就把她震死了。

    噗!

    白思菱刚刚说完这句话,喉头一甜,气血翻涌,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心中越的惊惧。

    战斗到现在,只是一个照面,至少五名铁骑连人带马,已经死在了这个铁衣马贼的匪手里,就连她自己也受到了重伤。

    这样的损失简直前所未有!

    李铁衣的实力太可怕了!

    “哼,女娃娃,看起来你倒挺关心那小子的。等我杀了那小子,再把你一起杀掉。今天,你们统统都要死!”

    李铁衣浑身杀意如潮,一个人打散了一个锋矢阵列,身形一闪,李铁衣也不管其他人,一个闪烁,直扑王冲所在的第二个锋矢阵列。

    没有任何的闪避,李铁衣迎着锋矢阵列最凌厉,最强大的地方笔直的撞了过去。

    “轰隆!”

    至少五根铁枪夹杂着山岳般惊人的力量,从五个方向同时击中了李铁衣的身体。然而所有的铁枪,全部被李铁衣体外罡气中的黑色铁衣挡下。

    足以击穿金铁,将人连人带马挑起的铁枪面对于李铁衣身外铁衣却毫无办法。

    “给我起!”

    李铁衣如山峦般岿然不动,但是五名大唐铁骑却连人带马被李铁衣整个的抛飞出去。

    砰砰砰!

    一匹匹战马有如天女散花般砸飞出去,许多战马落在地上,连脖子都折断了,有些则砸的内脏都迸裂了,希聿聿的惨嘶声不绝于耳。

    “小子,给我死吧!”

    李铁衣眼中寒光一闪,他的目光掠过重重虚空,始终落在王冲的身上。做为始作俑者,李铁衣将一切都归算在王冲身上。

    如果不是官军少年,这只骑兵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如果不是官军少年,胡狼不会死,他的爱马还会健在,他的麾下也不会折损这么多的精锐!

    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李铁衣哪里能够忍受!

    这四十个大唐铁骑他谁都可以不杀,只有这个训练营出身的官军少年,他必先除之而后快。

    “嗖!”

    光芒一闪,李铁衣手臂一伸,一件黑乎乎的阴影从他身上电射而出,黑色的罡气铁衣划过重重空间,如有生命般,笔直的朝着远处的王冲罩去。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黑色的铁衣罩落的地方,烟尘滚滚,所有的碎石都被压成了齑粉,而王冲则以毫厘之差,在间不容之际,闪过这一击。

    ——白蹄乌的神俊、灵异,以及对危机的敏锐,在关健时刻救了王冲一命。

    “希聿聿!”

    战马长嘶,李铁衣转过头来,只见弥漫的烟尘中,一名大唐铁骑正人马合一,趁着自己攻击王冲的机会,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

    “哼!”

    李铁衣只是冷笑一声,轰,只是心念一动,那件黑色罡气铁衣立即飞起,唰的一下拉长变大,从天空罩落,将那名大唐铁骑连人带马一起罩落在里面。

    “咔嚓嚓!”

    只听一阵咔嚓嚓的脆响,黑色铁衣裹着那名大唐铁骑急剧坍塌缩小,血水哗啦啦河水般横流而出。

    只一眨眼间,那名大唐铁骑就被压榨成了一团皮毛骨骼挤在一起的肉团,从黑色铁衣内抖了下来。

    “希聿聿!”

    看到这一幕,一匹匹战马受到惊吓,人立而起,往后退去。

    王冲更是浑身一冷,冰凉冰凉。刚刚若是差一点点,现在变成一团肉球的就是他了。

    “小子,你是跑不了的!”

    李铁衣站立在原地,岿然不动,那一双冷酷、杀戮的眼神却是遥遥的锁定了王冲。

    呼!李铁衣手掌一招,那件黑色罡气铁衣便从天而降,再次落在他的身上。

    整件黑色铁衣纤尘不染,一点血迹都没有。

    “领威武!”

    “领!”

    “领!”

    ……

    四面八方,原本溃散四逃的铁衣马匪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精神大振,纷纷大声呼喊起来。

    “走!帮领去剿灭这群官军!”

    “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领好样的。兄弟们,杀!——”

    ……

    四面八方,马蹄阵阵,一名名鸟兽四散的马匪兴奋的嗷嗷大叫,纷纷从四面八方激动的反杀而回。

    形势突然扭转,变得对众人极其的不利。

    李铁衣凭借着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

    “领,我们来帮你!”

    一阵充满野性和嗜血杀欲的嗷嗷大喊从远处传来,官道东边,战马隆隆,一只三十人的铁衣马贼卷起滚滚灰尘,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向着这里冲杀而来。

    ——胡狼事先在后方安排的三十名精锐马匪终于听到动静,在这个时候赶过来。

    “嗡!”

    这一刹那,就连王冲都变了脸色。

    一个穿了铁衣,刀枪不入的铁衣匪李铁衣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加上那些去而复返的马匪,以及后方垫后的三十名精锐马匪,现在情况变得对众人极其不利。

    最为糟糕的是,这一次,在劣势的情况下,连后路都被抄了。而被李铁衣打散锋矢阵的矢尖之后,铁骑冲锋最重要的度也没有了。

    铁骑如果没有了引以为傲的度,那就和步兵也差不多。甚至比步兵都还不如。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浓烈的死亡的气息。

    那急促的,不断逼近的马蹄声,就像一根根无形的弦,拉扯着众人的神经。

    “大人,怎么办?”

    一名伍长神色不安,先望了王冲,目光中充满了焦灼的期盼。眼前的情况,就算他这种对战术战略丝毫不懂的士兵都感觉出了危险。

    而且不是那种受伤或者自己死亡的危险,而是全军覆没的危险。

    “大人……”

    “大人……”

    ……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下来,短短的一刹,在王冲的感知中突然变得无比的漫长。

    王冲看到了一头头化做碎沫的战马尸体,也看到了官道上身异处的骑兵,远处,白思菱正一只手捂着胸口,躬着身,艰难的起身,沉重的内伤,剧烈的痛苦,使得她绝美的脸庞都扭曲了。

    马松也受到了重伤,一匹战马的尸体压在他的腿上,因为痛苦,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一个真武境的强者可以轻易的举起一头战马,但是马松却连腿都抬不起来。

    黄沙和灰尘滚滚荡荡,鲜血在官道和两侧的坡道草丛上肆意流淌。而远处,一名名马匪神色狰狞,挥舞着刀剑,正向这里杀来。

    而更远的地方,那一队潜伏的精锐马贼同样在赶来。

    而在所有这些队伍的中央,铁衣匪李铁衣正一拳将一头战马连人带马打飞出去,就像一道无法跨越的壁垒一般,李铁衣狠狠的横亘在了王冲,也横亘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那森冷的目光,透过重重时空,始终锁定在了自己身上。

    死亡如影随形!

    短短时间内,王冲居然就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全军覆没的险地之中。

    “全军撤退!”

    轰隆,王冲突然一个俯冲,人马合一,探手一抓,将白思菱捞起,挂到马背,同时布了整场战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命令:

    “执行计划,八爪捞月!——”

    隆隆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同时幸存的大唐官军,也因此起了截然不同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