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八章铁衣功!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八章

    “哒!”

    脚步震动,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又是四道气势磅礴的人影加入了其中,脚下一圈圈震荡的荆棘光环,清楚的表明了他们真武境高手的身份。

    而这个时候,攻击这人的真武境高手已经达到了十二人之多。

    “换刀!”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下一刻,十二名真武境高手齐齐掣出了身上明晃晃的长刀。做为马匪,赤手空拳从来不是他们的风格,只有刀剑上阵,乱刀砍杀,才是他们一贯的作用。

    十二柄明晃晃的宝刀一掣出来,虚空中寒气四溢,充满了一股肃杀、危险的味道。

    铿!

    刀光一闪,十二柄宝刀晶芒闪耀,如同乌云中掠过的闪电般,齐齐砍中了山岗中央的那道身影。

    砰!

    电光石火间,只见那人体外的青黑色铁衣,突然浮起,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分成十二瓣,猛然往外张开。

    铿铿铿铿,十二柄宝刀还没有砍中那人的身体,便被这鼓胀张开的铁衣挡住。劈金裂岳的宝刀砍在那件铁衣上,甚至爆开了一阵阵耀眼的火花。

    “哈哈哈……”

    就在那十二名真武境的高手想要更进一步的进攻的时候,耳中只听得一阵震耳欲聋的哈哈大笑,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件巨大的黑色铁衣突然急剧旋转起来,十二瓣铁衣就像十二柄锋利无匹的刀剑一样,连续不断的斩过虚空,卷起一阵剧烈的风暴。

    铿铿铿,那十二柄宝刀被锋利的铁衣边缘一扫,居然铿铿铿纷纷折断了。众人心神大骇,纷纷往后退去。

    “砰!”

    那人的反应度何其之快,就在众人出现一丝混乱的时候,直接一拳,轰隆,一名真武境的马匪口吐鲜血,砰的一声远远飞了出去。

    接着是第二名,第三名。

    四名真武境马匪想要抢先出手,但是还没来得及出拳,只听嗤嗤几声,铁衣扫过,血肉纷飞,体外的罡气根本挡不都挡不住。

    几人心神大骇,连不迭的后退。

    砰砰砰!

    那人借着这会儿,脚踩连环,拳掌翻飞,砰砰砰,犹如虎入羊群一般,一道又一道的人影被他全部击飞。

    十二名真武境的马匪高手在他面前居然完全没有联合的机会,哪里的人群聚在一起,那人就提前出现在那里,将他们的联合全部打散。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人影不断被打飞,那人的意识、眼界、反应简直快到了极点。虽然是十二人的围攻,但却硬生生被他制造成了一对一的战斗,完全没有挥出数量的优势。

    这份惊人的战斗本能简直令人心惊!

    眼看着最后只剩下四个人,越不是对手,情急之下,不知道是谁叫了起来:

    “射马!射马!射领的马!”

    一句话,将周围众人的注意全部集中到了那人身后十余丈外,一匹皮毛油光滑亮,骨骼清奇,长得异常高大、神俊的如龙大马身上。

    一瞬间气氛陡变,之前还勇猛无比,神挡杀神,佛阻**的魁梧身影神色一滞,完全是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毫无疑问,这匹战马对他极为重要,是他的心爱之物。

    嗖!

    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光芒一闪,一根长箭从人群中射出,直奔那人身后十余丈外的如龙大马而去。

    “啊!——”

    周围阵阵惊呼,显然没有人想到,居然有人胆大包天,真的敢这么做。那剌耳的锐啸此时听来,令人心惊动魄。

    眼看着那匹战马就在伤在利箭之下,而十余丈的距离也完全来不及救援,就在此时,异变陡然——

    “嗡!”

    虚空颤抖,云气浮动,一道暗影从那人身上脱身而出,如同奔雷掣电一般,向着远处的战马飞出。

    那度居然比利箭还快!

    啦!

    铁衣落下,拉伸延长,罩住了整匹战马。砰!铁箭射在铁衣上,出一声惊天的金铁巨响,被铁衣完全挡下,弹开,震成两断。

    “嗡!”

    几乎是铁衣挡下利箭的同时,那人眼中闪过一抹森寒的杀机,嗖的一声,瞬间出现在一名真武境的马匪身前,右手五指张开,如同开花一般牢牢的扣住了那名马匪的脑袋,将他按在了地上。

    “领,那箭不是我的射的!”

    那名马匪高举着双手,浑身筛糠一般颤抖,眼神中浮现出巨大的恐怖。只有亲身感受,才会知道领这五根手指中蕴含了多么恐怖的力量,那一波波力量如同山峦一般,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

    刚刚那一刹,他甚至反应都来不及,就被扣住了头顶,还有两侧的太阳穴。

    “我知道不是你射的!我甚至知道也不是你喊的。”

    那人冷然一笑,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说不出的阴森、恐怖。那五根手指就像死神的手掌一样,牢牢的掌控了他的生死:

    “……你以为我是为了那匹战马才要杀你吗?哼,你昨晚私下商讨,想要拉一帮兄弟私下逃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老子最讨厌那些投靠老子,却又把老子当成傻子,利用完全我对付官军之后,又私下拉帮结派跑路的人。”

    “哼,说!你觉得你该不该死?”

    山岗上突然寒气大冒,众人看着这副场面,一个心中惊惧,但却鸦雀无声。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知道,领为什么兴致大,要在这里召集众人,一试身手,演练铁衣功。

    原来,他一早就是要借机对付那个“叛徒”的。

    而这个时候,最恐惧的莫过于那名真武境的马匪了。他昨晚讨论拉一帮人跑路,私下另起山头的事是在深夜的时候,所有人都熟睡了。

    而且他小心谨慎的一再确认过,周围根本没有其他人,绝对不会有外人知道。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隐秘的事情领是怎么知道的?

    “领,饶命,我……”

    “我不想听解释!”

    一个冰寒彻骨的声音响声,咔嚓,那五根铁钳一般的手指一收,那颗硕大的头颅就像西瓜崩裂,红的白的迸射而出,真正的肝脑涂地。

    那了无生机的无头尸体,就像一截木脏一般轰隆隆倒在地上。

    那一刹那间,四面八方,一片死寂。

    所有人噤若寒蝉。

    “我最讨厌别人背叛我,谁要是背着我私底下搞什么小动作,你们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那人背着手,目光睥睨,冰寒而威严的眼神俯瞰众人,气氛一片肃杀。

    “领!”

    一刹那间,所有人神色惊惧,黑压压一片纷纷跪了下去。特别是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更是心惊胆战,战栗不已。

    “好了,都散了吧。”

    那人大手挥了挥,众人会意,如鸟兽而散。

    而这个时候,仔细看去,就会现这些人里面各式纷杂,有胡人、乌斯藏人、大食人、条支人、高句丽人、汉人……,什么人都有。

    构成也不完全是马匪,还有相当数量的山贼。

    如此复杂的构成,在西行路上都是极为少见的。

    嗖!

    那人杀鸡儆猴,震慑住了众人,手腕一招,便从爱马身上召回了铁衣,那件铁衣飞落到他身上,瞬息间又化为滚滚的罡气,没入体内,消失无踪。

    “恭喜领,铁衣功又上一层,到达脱体飞行的地步。想来假以时日,必然可以再上一层,铁衣化为铜衣,那时就算京师里那些顶尖的宝刀宝剑,也分毫难伤了。到进候,我们就可以更进一步,收服周围的马贼,成为西行路上最强大的势力!”

    就在马匪领收回铁衣的时候,一名军师模样的中年文士,拈着三缕柳须,踱着八字步,捏着一本卷册,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从人群中慢慢的走了过来。

    “哈哈哈,周安,承你的甘言了。不过,挡住京师里那些顶尖的宝刀宝剑还算不得什么。听说京师里新出了一种乌兹钢剑,吹毛断,万金难买,就连大食人、条支人都想求一柄而不得。”

    “这种剑号称天下第一剑,连京师里的铸剑世家都承认,那种刀剑比他们铸造的宝刀宝剑要厉害的多。什么时候,我能够买下那样一柄刀剑,或者挡住那种刀剑,我的铁衣功才是真正圆润无缺了。”

    那人道,目光看着天空,露出无限的向往。

    “呵呵,大人又何必妄自菲薄。不管有没有那种乌兹钢剑,大人也一样是兄弟们心中第一高手!”

    中年文士轻拈着胡须道。

    “哈哈,周安,你这张嘴还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就算我明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也一样上了你的勾,没法生你的气。”

    “呵呵,那是因为领大人对属下信任。”

    “对了,前面有什么消息吗?”

    那人开口问道。

    “回领,这回来的那伙官军和以前的倒是不太一样。”

    说到正事,周安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以前的官军虽然也会围剿我们,但大都摧毁一通就算了。但是这次的官军不一样,他们围剿是连根拔除。好几伙山贼全部被剿灭,连一个逃生的都没有。因为死的太干净,所以后面的兄弟连一点消息都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