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七章背后的隐秘!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四十名真武境的百战老兵联合,效果是立竿见影的。那一圈圈震荡的真武境光环,如钢似铁,所过之处,一处处营寨纷纷崩塌。

    围剿已经接近结束,很快就可以“班师”了。不过王冲的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却是那名大食人最后说的话。

    王冲只是尝试着问逼问了一通,没想到,居然真的从那名大食人高手嘴里问出了一点有用的东西。

    “那个家伙说了什么吗?”

    一股淡淡荷叶般的清香从身后传来,白思菱查看了一下那名大食高手,从后面走了过来。

    相比起剿灭山贼的战斗和那名大食高手,白思菱现在对王冲更加的感兴趣。

    “看来这件事情确实和乌斯藏人有关。”

    王冲回过神来,也没隐瞒,就把马松告诉自己的,以及那名大食人临死前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名大食人本来是某种大食富商的保镖,不料,富商意料被劫身死,这名大食高手侥幸活了下来。

    由于大唐的军力太过强盛,加上又没有什么谋生手段,所以索性落草为寇,当起了山贼。

    希望能够藉此筹到足够的钱,返回遥远的大食。

    不过,由于独来独往,加上忌讳朝廷的正规大军,他一直没多少收获。直到不久前遇到了一个乌斯藏人。

    对方答应,只要他按照他的指示,不但可以帮忙送他回大食,而且还能送他一张赎死券。

    “赎死券?”

    白思菱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

    “嗯,说是保镖,其实就是奴隶。主人死了,坚护护卫职责的奴隶却活着,在大食是要判死罪的。就算他回去了也是死路一条。”

    王冲开口道。

    大食人的等级体系比大唐还要森严的多,而且那里盛行奴隶贸易。这方面,白思菱没有接触,自然不懂。

    白思菱若有所思,但却也没有追问。

    “他说了那个乌斯藏人长什么样子吗?”

    “没有。他能辨别出乌斯藏人,吐厥人和西域人。对方只是让他到这里来,也没有限定他的行动。只是说,让他这段时间尽量活动,给大唐制造麻烦。——他和这伙山贼语言不通,甚至都没有交流。”

    王冲道。

    “这些乌斯藏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以为这样就能给我们造成麻烦吗?”

    白思菱一脸的疑惑。乌斯藏人的举动,在她看来非常的古怪。

    “呵呵,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但是朝廷和圣皇一直对西行的道路非常看重。如果西行的道路上,山贼、马匪泛滥,而且频繁活动,就会对大唐的贸易活动造成很大的危害。如果一直持续下去,那些胡商和大食、条支商人或许就会处于安全考虑,减少,或者直接取消来大唐的计划。”

    “乌斯藏一直和大唐敌对,如果大唐和西域之间因此断绝往来,对于乌斯藏肯定是有利的。我唯一还想不通的是,乌斯藏应该会明白,陛下和朝廷是不会放弃这条西域之路的。乌斯藏这么做,最多也只能对我们造成一些干扰而已。而不可能真的让朝廷放弃这里。毕竟,西域可是还有一个安西都护府。”

    王冲道,心中也是疑惑不已。

    西域“丝绸之路”不止是一条商贸的经济线,同样还是安西都护府的生命线,整个安西四镇的军务全部都是靠这条线路输送补给。

    就这一点,就凭乌斯藏人动的这种程度的骚扰,根本不足以造成很大的威胁。

    “这个也很难说,如果朝廷不加理会。说不定,有乌斯藏人在背后捣乱还真有可能成功。不过,真相是什么,有一点我的看法倒是和你一样。乌斯藏人花这么大的精力鼓动这些山贼、马匪积极活动,绝不会仅仅只是劫掠那么简单。”

    白思菱一脸思忖的神色,不知不觉,她也被王冲带进了思路。

    “对了,白思菱,你知道京师最近来过什么乌斯藏的使节团吗?”

    王冲突然道。

    “你这家伙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也一直待在龙威训练营里,你都不知道的事情,这种东西我怎么会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女孩子关心政治了?”

    白思菱翻了个白眼,一脸看傻子的模样。

    “哈哈哈,是我失言了。我倒是忘了你,你们女人对这个根本不感兴趣的。”

    王冲也反应过来,拍了拍头,哈哈大笑。

    自己周围的女人,不管是堂姐王朱颜,尹侯,包括母亲和小妹,对政治统统都不是很感兴趣。

    这算是女人的“通病”了。

    白思菱显然也是如此。

    战斗的收尾很快结束,四十名大唐铁骑老兵风卷残云一般剿灭了这座山寨,然后又席卷了而去。

    整个山寨没有一个人存活。

    而在这座山寨里面,王冲又额外收获了二十万两的黄金,这相当于王冲一个月卖的乌兹钢收入了。

    加上之前的收获,王冲现在已经有七十万两的黄金了。哪怕王冲现在身家巨富也不得不承认,剿灭这些山贼实在是一种收获极丰的回报。

    整个过程,他甚至都不用出手,只需要出谋划策,指挥一下就可以。而这些黄金却是源源不断的朝自己涌来。

    “丝绸之路果然是巨富啊,连这些沿途的山贼都能养成这么富,那那些马匪还不知道要富成什么样子!”

    王冲心中感慨不已。

    不管是哪一个时空,“丝绸之路”都是大名鼎鼎,这是财富交织成的道路。王冲还只是剿灭了一些山贼,就已经是几十万两的收入了,而这些还仅仅只是西行丝绸之路的杯水车薪而已。

    西行的丝绸之路有多么的富庶,由此观之,就可想而知。

    西行的道路上,山贼其实还不是真正的威胁,这些人,达到真武境的都寥寥要数。

    真正强大的,来自于实力强大,那些来无踪,去无影,机动能力极高的马匪。

    这才是西行路上的真正威胁。

    这也是朝廷配给王冲他们骑兵而不是步兵,弓兵的重要原因之一。马匪劫掠比山贼要厉害的多,也要富庶的多。

    王冲现在已经开始期望,不知道多那些马匪身上又能得到多少收入了。按这种情况下去,只怕再南诏的那座城池再庞大一倍,都没什么问题了。

    一路西行,王冲等人的收获越来越多。王冲说让白思菱入股,白思菱本来就是当个笑话。

    京城白家能缺钱吗?

    就算京城明面上最富庶的那些家族,恐怕也比不过白家。只不过,白家向来低调,奉行韬光养晦的策略罢了。

    不过,一路跟着王冲,白思菱就现自己太低估王冲那句话的份量了。在短短时间内,她就从王冲那里分到了三十万两的黄金,然后是四十万两,五十万两。

    就白家再有钱,也不可能把五十万两黄金都不当回事。而这些金钱还在持续大幅增加之中。

    白思菱虽然是白家的女儿,嫡系一脉,也从来没有试过在短短几天内得到这么大的财富。

    这都快比她好几年的花销都要多的多了。

    连她从旁辅助都能分到这么多,王冲获得的收入可想而知,那就更多了。所以白思菱压根就没跟他客气。

    而另一边,徐乾和黄永图也不是笨蛋,两人自从尝到了甜头之后,也是卯足了劲去干。

    虽然收获远远比不上王冲他们,但是对于两人来说,也是相当丰厚了。至少,两人绝不可能从家族里面得到这么多的丰富。

    两人现在是卯足了劲和王冲竞争!

    至于校尉张辚那边,做为这次行动的督察,也是乐见其成。西行路上,大量的山贼被剿灭。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王冲他们的收获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不过,西行路上,任何事情都不是可以那么简单计算的。

    王冲、徐乾他们的行动,连续不断的山贼被剿灭,在西行路上也引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

    “都上来吧!”

    远远的,距离王冲等人数百里的一座山岗上,一道八尺多,壮的如同铁塔一般的魁梧身影岿然不动,粗壮如海碗的胳膊从青色的袖子底下伸出来,向着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招了招手。

    轰隆!

    光环震动,至少八名真武境的高手脚踏着凌厉的光环,鼓足全身力气,以雷霆万钧之,从各个方向,齐齐轰打在这道魁梧的身影身上。

    “铛!”

    八团磅礴的罡气轰打在那人的身上,出的却是金铁一般的巨响,仿佛击中的不是什么血肉之躯,而是一块巨大的钢铁一般。

    那庞大的反震力道,不但挡下了八名真武境高手的攻击,而且一举将八人的罡气一举震散。

    冥冥中,借着罡气震荡的刹那,仔细看去,就会现,在那人的体外赫然隐隐浮现出一件巨大的罡气凝成的黑色铁衣。

    这件铁衣悬浮在那人的罡气之中,将那人的全身上下,全部笼罩在里面,并且一举挡下了八名真武境高手的攻击。

    “再来!”

    那魁梧的身影头散开,哈哈大笑,生出一股惊天的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