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四章白思菱的眼光!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四章

    “啊!”

    白思菱怔了一下,没想到徐乾会提到自己。【愛↑去△小↓說△網 .ai qu xs】但很快就笑了起来,美丽的女人笑起来自然有种一般人没有诱人魅力:

    “放心,我不会坏你们的好事的!”

    “那就好。”

    徐乾点点头,不再多说。

    …………

    理想是一回事,现实却是另一回事。

    尽管已经派了不少骑兵在王冲执行任务的时候,在他后面执行观察,但是不管是徐乾,还是黄永图,依然不断的中招。

    不管他们看多少次,都好像永远学不会一样。

    这些江湖匪类的陷阱层出不穷,每次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陷阱爆出来。但王冲却好像永远都不会遇到一样。

    那种感觉令两人抓狂不已。世家大族中,哪里会教这种下三流的陷阱绝学?徐乾、黄永图做为世家子弟,之前更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

    只有那些平民、猎户的子弟才可能对这些陷阱这么了解,王冲表现出来的熟稔让两人越确定王冲的平民出身,心中也就越的不喜欢他了。

    不过,这不是最关键的东西,最关键的是,两人接连攻克了六座山贼营寨,但什么也没有现。

    最大的收获,是八十两白两。

    这比一无所有还让两人抓狂。而比这还有令两人难堪的是,在此期间,王冲又攻克了两座山寨,获得了总计过三十万两的黄金!

    这让两人面子上如何过得去?

    就连开始还很冷静的徐乾,现在遇到王冲的时候都沉默不语了。每次行动结束,一群人集合的时候,两人都感觉王冲的奚落、讽剌的目光在盯着他们。

    ——虽然王冲压根看都没看他们。

    “不是我说你们,如果你们到现在都还是那样看不起他,轻视他,以为他是某个昆吾训练营平民出身的学生,以后这种难堪,令人难以忍受的场面还有很多!”

    一个清冷、高傲的女子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两人不用回头也知道,一定是白家的女人白思菱。

    现在,也只有她才能用这种高傲的声音在两人身边说话了。

    “白思菱,你这么喜欢那小子,怎么不过去跟他混?还跟着我们干什么?”

    黄永图冷冷讽剌道。

    这个女人说话太剌耳,他不喜欢。如果不是白家在京城势大,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他早就对她不客气了。

    “哼,黄永图,你还真是不上道。我好心提醒你,你却当成驴肝肺,怪不得斗不过你二弟,被他在家族里压得死死的。”

    白思菱轻轻抚了抚耳边鬓丝,毫不客气反唇相击道。

    “你!——”

    黄永图瞳孔一缩,勃然大怒。这个女人太不识趣了,世家里面夺嫡竞争非常激烈,那件事情一直是他的忌讳,她居然当众揭破了他的烂疮。

    “够了!”

    就在黄永图快要爆的时候,盘坐在地上的徐乾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黄永图,你该不会真的要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吧?”

    黄永图神色一滞,他可以不在乎白思菱,却不能在意徐乾的话。

    “白思菱,你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要羞辱我们的吧?说吧,你刚刚到底想说什么?”

    徐乾坐在地上,不动声色道。

    “哼,徐乾,算你还有几分聪明。我本来不想说了,不过看在你这句话的份上,我还是免费提醒你们一句,和他斗了这么多天气,你们就没现,他胯下的是什么座骑吗?”

    白思菱坐在马背上,远远望了一眼王冲的方向,冷冷道。

    “座骑?”

    徐乾和黄永图神色一动,齐齐望向王冲的方向。月光洒下,王冲的座骑在一株茂盛的槐树附近嚼吃着肥草。【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白光照耀下,那匹小马驹毛色看起来特别的油光滑亮,更有种非常神骏的味道。

    “好马!”

    这么多天来,徐乾也是第一次正眼打量王冲的坐骑。也是第一次现,王冲的座骑看起来卖相特别好看。

    不过仅仅是如此而已,徐乾实在没看出来,白思菱到底想让自己看什么。

    “白思菱,你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一口气说出来,遮遮掩掩的什么意思?”

    徐乾还只是想想,黄永图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哼,真是有眼无珠。都已经跟你们说的这么明白了,他们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活该被人戏耍。你们仔细看看,那匹马的四只马蹄周围,有什么不一样?”

    白思菱冷冷道。

    被白思菱提醒,两人的目光顿时往下移去。这一看,两人终于知道白思菱让自己注意的是什么东西。

    月光下,那匹小马驹的四只马蹄居然纤尘不染,洁白如雪,乍一看,居然就好像飘浮在半空中一样,看起来很是魔幻。

    “这是……”

    徐乾脑海中想到了什么,悚然一惊,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震动的神色。

    另一侧,黄永图的脸色也是如此,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这两个家伙,总算还不是太笨!”

    白思菱把两人的表情收入眼底,长长的舒了口气。到底是世家子弟,眼家见识还不算是太差。

    “白蹄乌,这可是宫中的神骏,皇室的珍品御马。就算是大臣都很难被赏赐。人家就骑着白蹄乌就在你们眼前晃荡了好几天,可笑你们两个笨蛋居然还以为认为人家是普通的平民子弟,也不怕传出去被人笑掉大牙。”

    白思菱毫不放过这个奚落两人的机会。

    王冲绝不会想到,白思菱之所以会对他另眼相看,绝不是凭借所谓的直觉。

    而是因为她早在第一天就认出了王冲胯下的白蹄乌。

    这个女人远比王冲想像的要聪明的多,心思也要细腻的多。

    事实上,白思菱早就可以提醒他们,不过,这一点白思菱是绝不会承认的。

    “怎么可能?白蹄乌可是宫中的御品,就连朝中的重臣都一骑难求,怎么可能会赏赐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

    “哼,白思菱你不要胡说八道。只是一匹马蹄白色的马而已。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

    最后一句却是黄永图说的。

    “笨……蛋!”

    黄永图最后一句话,说得白思菱黛眉拧起,心中也是怒火升腾。自己一片好心才提醒他们,是完全被他们当成驴肝肺了。

    白思菱本来是要作的,但念头一转又冷静了下来。

    “哼,黄永图,你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能帮你的也就是到这里。你爱信不信,反正丢脸的也不是我!”

    说完这句话,白思菱冷哼一声,一勒缰绳,留了个冷艳的背影给两人,径直走了。

    “这个女人!——”

    黄永图也是一阵恼火。白思菱的性格还真是不讨喜。不过,黄永图也丝毫奈何她不得。

    白家的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白思菱很快就离开了。

    但是白思菱一走,两人反倒异乎寻常的冷静下来。就连之前讽剌她的黄永图都沉默下来。

    两人不是笨蛋。王冲一次两次成功还可以说是偶然,但是三次,四次五次,六次……,那就不是偶然那么简单。

    一路西行,王冲基本就没有失败过。反观两人,倒是没有一次成功。以两人的出身、背景,这是完全不正常的。

    不止是如此,仔细回响,王冲的那匹马驹也很不正常。明明还没有成年,但是它的脚力、度,以及表现出来的灵性,都不逊色于任何神骏,甚至还犹有过之。

    而普通的战马马驹是绝对不可能有这种表现的。

    “徐兄……你说……白思菱那丫头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黄永图迟疑了很久,才打破沉默道。

    徐乾盘坐在地上,没有说话。但是沉默很多时候,就已经代表了回答。

    ……

    徐乾、黄永图和王冲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改善。但是白思菱的那翻话也并不是没有挥效果。

    至少,徐乾和黄永图在看到王冲的时候,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昂,高人一等,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在避讳王冲,眼神深处带着一种惊疑不定的感觉。

    另外,徐乾和黄永图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架子。

    在又连续失败了几天之后,两人终于学会了一起联手,联合双方的兵力,一起上山围剿山贼。

    虽然依然会惊动山上的山贼,但是集合两人的兵力,已经有很高的成功率了。

    至少,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总是失败了。

    “看样子你干的不错!”

    王冲的目光从远处大树底下的两人身上收回,转过头来,笑吟吟的望向了身边骑马的白衣女子。

    这个女人实在是刷新的他的认知。

    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徐乾和黄永图居然知道合作了。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再不错,也没有你干的好。”

    白思菱淡淡道,一边瞥了眼王冲部下抬着的几个大箱子,心中估量了一下,怕不是有六七十万两黄金了。

    这都快比京城中那些手腕通天的大世家一整年赚的钱还要多了。果然打家劫舍要比正经的生意来钱来得快。

    最重要的是,还有朝廷免费提供的二十名真武境高手帮忙。

    朝廷一向对家族大族的高手管制的很厉害,二十名真武境的高手,就算是对世家大族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但是对于王冲他们来说,现在就是无本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