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二十七章开始行动!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这些士兵,不管是上面的什长,还是普通的士兵,每一个修为都在他之上,一个个全部都达到了真武境。

    二十个大唐老兵居然全部都是真武境的强者!

    这就是正规军和普通人的区别了,能加入大唐正规军的,除了正在受训的部队,基本清一色的都是真武境。

    而这些老兵能够在军伍中服役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本身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实力方面压根不用他操心。

    “什么乱七八糟!”

    “他以为他在打仗吗?二十个人本来就不多,还分得这么散!”

    “由他了。这家伙看起来一窍不通。这次任务他肯定完成不了。我们一会儿把他留在后方压阵,不要拖我们的后腿就是了。”

    “恩。那二十个人跟了他也算是跟错人了,真是浪费!”

    ……

    王冲训练的时候,三人也完成了自己的兵力收编,同时关注起了王冲那边的情况。

    由于隔着一座小山丘,三人的目光都只能看到肩膀以上的部队。王冲的四个梯队混杂在一起,看在众人眼中就是一片杂乱,毫无规矩可言,心中也就越瞧不起了。

    再加上王冲出身于平民集中的昆吾训练营,几人越的不想搭理王冲了。

    “准备一下,还有一会儿就要出。他要是还不过来,自顾玩耍,也不用等他了。到时候我们自己走就是了。”

    徐乾说着很快调转马头,往他的骑兵部队过去了。虽然只有二十人的部队,但是第一次领兵打仗,徐乾心中很是跃跃欲试,有种一试身手的冲动。

    另一侧,王冲却没有让徐乾“得逞”。

    在接连操演了几趟,同时试练了几种进击合围的阵法之后,王冲就结束了演练,带着外表看着平常,但实际上已经是脱胎换骨二十名骑兵,越小山丘,带着滚滚的沙尘,向着徐乾、黄永图等人所在的地方集合过来。

    “过足瘾了?”

    黄永图抬了抬眼皮,看着王冲,嘴角满是讥讽。

    “嗯。”

    王冲大度的一笑,也不会和他计较,右手一挥,二十人的队伍立即整齐划一,却又无声无息的返回到了原来的队列,站到了其他几行骑兵的旁边。

    “哼!”

    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哼了一声,然后便扭过头去。

    王冲哂然一笑,也没有在意,独自一人站到了队列的最前面。

    “哗啦啦!”

    也就是半盏茶左右的功夫,一只军伍中常见的鹰隼,金勾利爪,如同利箭一般从天空疾落下来。

    张辚,也就是这次行动的校尉,连忙策骑上前,双手举起,接住了这只硕大的鹰隼,手脚麻利的从上面解下一个竹筒,然后打开来,看了一眼,便迅的策驰过去,走到了几人面前,双手奉上:

    “朝廷的命令,让我们即刻出,开始任务。这是行动的地图,还有要求。”

    每次的任务都是很随机,分成一环一环,每个人都负责不同的任务。鸿胪寺的官吏负责从上百个征集点中指定众人行动征集点;而像张辚这样低层校尉,则负责统领、征集各部分过来的兵力,并在这里统一等侯。

    而任务的详细内容,则是由兵部下,然而兵部也并不知道执行任务的具体是哪些人。

    每个人都负责自己的环节,这样最大程度的进行了保密。大家各尽其职,各守本分,同时又保证了任务的执行,也防止了舞弊。

    “第一环节的任务,清剿沿途的马匪、山匪。一个不能放过。任务要求,一旦死亡过六名部下,立即退出任务,行动视为失败!”

    徐乾看着“消息”上的内容,慢慢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将信纸传给了旁边的黄永图,黄永图传给白思菱,最后又落到了王冲手上。

    “丝绸之路”是一条非常的狭长、遥远的道路,需要历经数月之久,才能到达西域,而且中间途地的很多地方都是荒僻无人的,要么就是沙漠,要么就是群山,要么就是荒原……

    在这么长的路途上,各种窥探,想要打家劫舍,截胡什么之类的,真是太方便了。

    而偏偏,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胡人,胡商,又是腰缠万贯,一个个家底非常的丰厚,买卖的东西又都不是凡品,珍珠、玛瑙、宝石、香料、黄金,甚至娇媚的波斯舞娘。

    所有这些都太有吸引力了,随便打劫一点都是富不可言。

    所以在西行的“丝绸之路”也因此滋生了大量的马匪、盗贼,虽然官军一直都在打击,但一直都是屡禁不绝。

    提着脑袋,硬着脖子,明知道后果严重,危险重重,也依旧硬顶着上的不在少数。

    那些大食、条支的胡商,大部分其实都是非富即贵,身边也都请了不少好手,想要吃下他们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如此,也挡不住那些劫匪的“热情”。这些马匪、山贼真的就像韭菜一样,每年割过一波,又是一波,过一段时间又生长出来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

    丝绸之路上的情况非常复杂,最开始只是一些汉人在这些做马匪、盗贼,但是后来就渐渐的不对了,一些武艺不错的胡人、大食人、条支人也现了其中的丰厚利润,在被人劫过之后,也纷纷落草为寇。

    而且很多时候,胡人、大食人和汉人也混杂在一起,山寨里面,鱼龙混杂。

    胡人、大食人提供消息,汉人、胡人一起行动,打家劫舍,队伍越来越壮大,打劫的目标也不断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丝绸之路上的劫匪还打劫胡商,胡人,大食人,但是展到后来,那就不管是谁了,只要是经过自己的地盘,有油水可捞,胡人、汉人一起打劫。

    而展到后来,最过份的时,有一次不知道是哪一只山匪、马贼,居然劫掠了朝廷的官军部队。

    因为那件事情,朝廷震怒,才开始重视这件事情,开始定期的进行扫荡、清理……

    这里面的事情非常复杂,王冲当年也听说过一些,遇到过一些遭过劫掠的商人,说起那些马匪、山贼也都是怨声载道,所以非常清楚。

    看起来,自己这次行动就是加入一次朝廷定期的扫荡行动。

    “怪不得会派出鸿胪寺的人,而且派出八十名正规军老兵给我们。”

    王冲想起京城西北角的鸿胪寺官吏,心中若有所思。

    在王冲的记忆中,“丝绸之路”关系到胡商的往来通道,是属于鸿胪寺的管理范畴。

    而丝绸之路的马匪、山贼的官军定期清剿活动,也一直都是在由鸿胪寺在负责。

    清理马匪、山寨倒不是什么太难的事。马匪、山贼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强过正规军,而且还是七八十名身经百战的老兵。

    不过,要求里提到,行动清剿不能有漏网之鱼,任务过程中,每个麾下阵亡不能过六人,这才是麻烦了。

    能在丝绸之路上盘绕的都不是泛泛之辈,大部分都和官军打遍了交道,有一套自己的生存的哲学和拿手绝学。

    有些匪徒甚至还装备有军用的军弩,而人数有些也达到了数百,甚至近千的地步。

    在这种围剿中,很难保证没有任何的损伤。

    前后两个条件,意味着这次的行动并不像表面上的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张校尉,朝廷不想行动死伤人数太多还好理解。但不能跑掉一个山贼、马匪,这未免就难了点吧?山峦这么深,范围这么大,跑掉一两个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要求未免太高了点吧。”

    徐乾有些脸色难看道。

    “呵呵,大人,这件事情其实也很好理解。”

    张辚笑着解释道:

    “这些马匪、山贼就像野草一样,如果除恶未尽,只要跑掉一二个,将来风头一过,这些人又能拉起一个山头,建起一个山寨。西行的路上,很多的马匪、山贼就是这么来的。”

    “要想震慑这些马匪、山贼,就必须除恶务尽,一定不能留下活口,这样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让后来者产生敬畏之心。否则的话,这样的行动毫无意义。只会让那些马匪、盗贼越来越多。”

    徐乾、黄永图、白思菱等人面面相觑,“丝绸之路”上的复杂显然出他们的预期。

    只有王冲对此早有预料,因此没有太过意外。

    “不过几位大人放心,此行的路上,大部分马贼、山匪都是散兵游勇,实力也是无足轻重,在官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对我们也构不成危胁。所以几位大人也用不着太过担心,只要想办法找到他们,防着他们逃走就行了。”

    张辚笑着补充道。

    “吁!”

    听到这个解释,徐乾等人才吁了一口气。

    “吓我一跳!原来是这样,这个倒简单,只要等到夜深之时,我们再行动就可以了。马匪、山贼虽然白天四处散落,但到了晚上一定会回到老巢,而且夜深的时候,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那时候出去,一定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而且,也可以防止他们逃跑。”

    虽然以前没有执行过类似的任务,但是徐乾的眼界、见识摆在那里,还是很快就提出了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