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二十五章第一个征集点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二十五章

    “是,大人!”

    三人全部低下头来,恭声应是,显然早就领教过了鸿胪寺的厉害。只有王冲一个人昂着头,不为所动。

    “你!怎么,你没听到吗?”

    那名鸿胪寺官吏注视到王冲,突然神情一冷,伸出一根铁钳般的手指狠狠指着王冲道,神色很是不悦。

    “你在干什么呢?没有听到大人说的吗?”

    “不要惹事,赶紧给大人道歉!”

    ……

    三人神色微变,齐齐望向后方的王冲,一脸的指责。鸿胪寺的人是人见人怕的瘟神,和他们扯上关系就麻烦了。

    三人可不是那些稚子,早知道厉害,所以根本不敢得罪。

    “呵呵,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照章办事的!”

    王冲坐在马背上,哈哈笑着岿然不动。鸿胪寺的人虽然架子大,脾气大,就连龙威、神威训练营里的师兄、师姐们都忌惮不已,但他可不是很快。

    “嗡!”

    就在那名鸿胪寺的官吏勃然色变,就要作的时候,王冲袖子放下,不动声色的轻轻一拂,露出腰上的一块金黄色的令牌。

    只有那么一刹那,令牌便又重新隐没在了王冲的衣袍之下,就连近在咫尺的三人都没有注意到,但那名正对着王冲的鸿胪寺官吏却看得清清楚楚。

    一瞬间,整个人就好像被针剌了一下,原本就要冲出口的破口大骂,也生生的吞了回去。

    再望向王冲,眼神中顿时露出极其忌惮的神色。他这个时候才现,这个队伍最后看起来最不起眼,最没有地位的少年,居然是这里面地位最高的。

    ——鸿胪寺虽然权利极大,但也管不到皇室王族啊!

    “大人,对不起。是我们的人失礼了。我代你狠狠教训这小子。”

    那名为的龙威训练营的青年突然调过马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冲,很是不客气道。

    之前在第一个训练营集合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满了。如今王冲又在这里得罪鸿胪寺的人,他真的要忍不住火了。

    他可不想因为王冲得罪鸿胪寺的人,使得这次的任务变得困难重重。

    “够了!不要耽搁时间,快给我上路吧。”

    为的青年正要训斥王冲,那名鸿胪寺的官吏就已经挥手大力驱赶了。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某位大唐王爷,该走的还是赶紧走吧。

    “哼!算你走运!”

    为的青年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冲,这才策马西行,往鸿胪寺官吏说的第一个征集点而去。

    ……

    “哗啦啦!”

    王冲决不会想到,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只白鸽哗啦啦展开翅膀从天上落了下来。

    那名鸿胪寺的官吏伸出一只手臂,任由鸽子落到手臂上,然后这才从腿脚上解下一封信笺来。

    看到信笺上的内容,鸿胪寺的官吏眼中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然后取出笔,迅的信笺的背面上写上一行字:

    “目标已经通过!”

    将信笺绑回信鸽,双手一送,信鸽便哗啦啦飞上天空,往京城的方向而去。

    ……

    王冲绝没有想到,在第一征集点等待他的,并不是什么衙门的官吏,而是四队密密麻麻大唐骑兵。

    这些骑兵一个个身披老旧的甲胄,很多地方都已经磨损,斑驳了,几乎就要脱落,但是这些人的身姿依然笔挺,坐在马背上,如同一根根标枪一样。

    而他们的目光也一如继往的锐利,坚定,充满了无所畏惧的精神。

    ——这是四队身经百战的老兵!

    “大人!”

    看到四人驱策而来,一名看起来等了很久的老兵校尉连忙策马迎了过来。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三大训练营的然地位了。

    三大训练营中的学生,将来都是军伍中的将官级别。用另一个世界的说法就是“科班出身”,在身份地位上,比这些正规军伍中的校尉还要高。

    “大人,校尉张辚,带领诸位将士听从军令在此交接,准备随时听从几位大人的调谴,军令所至,在所不辞。请几位大人指示,我们几时出!”

    一边说着,名叫张辚的校尉一边右手抚胸,做了个标准的军礼,神态恭恭敬敬。

    “你说什么,这些将士都是供我们调谴的?”

    听这名校尉的话,前方那些身躯笔挺,一丝不苟,如同铁铸银浇般的老兵,全部都是供他们差使的。

    徐乾,也就是那名龙威训练营的青年领袖,参加了这么多次试炼任务,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任务,一时间忍不住激动起来。

    “是,大人!按照军部的命令,这次的任务,四位大人,每人各领二十名兵力,几位大人可以随意的差使,调谴他们。几位大人放心,他们都是最合格的战士,不管什么任务,刀里来火里去,哪怕前面是死路,他们也一定会严格遵循命令,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冲上前去。”

    “他们是最合格的战士!”

    张辚最后补充了一句,神情郑重无比。

    几人都是神情激动无比,在训练营的学生,不管是龙威、神威,还是昆吾,谁没有做过带领大军纵横沙场,挥斥方遒的梦想。

    但是那一切,都要等到从训练营毕业之后再说。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的任务就能提前体验一把。

    虽说每人只带领二十名士兵,但是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在军伍中,这就相当于每人麾下带了两名什长。

    “太好了!”

    三人一阵惊喜,就连王冲都露出了意动的神色。

    “想不到这次的任务居然可以领到这么多的兵力!”

    王冲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不过这些兵力对于他来说,拥有更加非凡的意义。做为一名曾经的大唐元帅,王冲天生就对这些士兵拥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

    带领士兵,行军打仗,对于王冲来说,就有一种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感觉,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躁动起来。

    这是一种来自灵魂里的呼唤。

    自重生以来,这还是少数几次王冲可以领到兵力行军打仗的任务。上一次还是在围剿高句丽剌客的时候。

    但是那一次时间很短,只有一夜的时间,而且王冲还是起着完全辅佐的作用。

    然而这一次却不同,看起来,这次的行动自己完全可以做主。而且行动的时间看起来远不止一天。

    在行动的时间里,自己可以尽情指挥这些士兵,再次体验一把上辈子那种挥斥方遒的感觉。

    “驾!”

    在徐乾和张辚交接的时候,王冲纵马一挎,就在三人吃惊的目光中,居然抢先一步往那群士兵的位置奔去。

    “这个该死的东西,他居然敢抢先行动!”

    “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待会儿任务的时候,我们三个一路,把他丢下。看他怎么完成任务!”

    ……

    三人都是大怒不已。

    王冲耳中听到了三人愤怒的声音,只是哂然一笑,毫不在意。看到这些战场上的老兵,王冲血脉深处中的某些东西也随之苏醒了,就像是某种召唤一样,他要是忍耐得住才怪了。

    放缓了步伐,白乌蹄踏着某种特殊的节奏,向着前方的八十名士兵,或者说骑兵行去。

    这是一种特殊的步法,以表达的对对方的尊重。在军伍之中,只有十年军龄以上的老兵,才会懂得使用这种方式。

    这些人都是战场上老兵,身上磨破的甲胄就足以说明问题。把一生贡献给帝国边疆的人,有资格获得他的尊重。

    四队共八十名骑兵看到王冲的动作,都微微变了脸色。这次任务,本来以为就是侍侯一群训练营里的小少爷,没想到到还能看到这样的人物。

    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王冲便获得了这些士兵的尊重。

    “这次任务,你们谁愿意跟从我?”

    王冲策马走过去,他的声音高亢,目光锐利,即便面对八十名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兵,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怯场。

    “愿意遵从大人!”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一队二十人的骑兵目光雪亮,精神抖擞,踏着整齐的步伐,齐齐往前走了一步,从队列中脱颖而出。

    “很好,跟我来吧!”

    王冲大手一挥,立即向着另一侧的山丘策驰而去。身后,二十名老练的骑兵抖开缰绳,紧紧相随,步伐、队列没有一丝杂乱,整齐的宛如一人。

    王冲扭头看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就军事素养而言,在周围诸国之中,大唐的士兵无疑是最高的。

    这也增添了他对于这次行动的信心。

    “这小子到底干吗去了?”

    徐乾看着王冲离去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

    “还用问,看他那得瑟样,肯定是拉着这些骑兵过去那边过过瘾去了。平民出身的人,就是没见过世面。”

    另一侧,黄永图收紧缰绳,目光倨傲,一脸的不屑。虽然得到二十名可以供自己随意差谴的士兵,大家心里都很兴奋,但他们毕竟是大家族的出身,多少见过点世面,不像那小子一样“得意忘形”,放浪形骸。

    昆吾训练营的就是昆吾训练营的,平民就是平民,黄永图心中越瞧不起了。

    “算了。任务要紧,大家还是赶紧去挑选自己的兵力吧。”

    三人中唯一的女性,同时也是京城白家的第四女白思菱突然开口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昆吾训练营的小子总是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一时之间却又完全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