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三百零六章止戈院的骚乱!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零六章

    和赵千秋的沟通非常顺利。

    不愧是上辈子王冲印象中教授指挥艺术的教官,在训练营中的地位远高于其他的教官,王冲把高峰、聂岩他们的情况和他说一遍之后,很快就得到解决。

    高峰、聂岩、许琦、陈不让、孙知命本来没有命令是不能擅离训练营的。不过,经过赵千秋那边运作,五人很快获得了特许。

    虽然不能像王冲、苏寒山他们那样没有什么限制,赵千秋对他们基本是放养的政策,不过五人还是得到了特许,每个月之中至少可有半个月的时间自由活动,不必留在昆吾训练营里。

    王冲也没有罗嗦,直接把他们打去了灵脉修练,一来可以避免再生阿不同这样的事情。

    二来也可以极大的增强身边人的实力。

    这些人可都是王冲看中的未来的干将,他们的实力越强,对大唐越有利,在未来也就越能挥出作用帮助自己。

    “王冲!!”

    “王冲!!”

    “王公子!”

    “王公子!”

    ……

    三天之后,王冲正在止戈院中泡着铁观音,晒着阳光,突然之间一阵地动山摇的呐喊声从外面传来。

    而且随着这些兴奋的的呐喊,还有密集的脚步声,和鼎沸的人声朝着山顶的方向逼近。

    “这是怎么回事?”

    王冲和对面陪着的赵敬典面面相觑,连手中的茶杯都差点掉下去了。止戈院距离训练营还是有一段距离。

    加上王冲向来谨慎,并没有在训练营中大肆扩招人手,所以这里平常的时候除了自己人,其他根本没有人过来,更别说外面这么地动山摇的,明显不是一点。

    “敬典,你过去看看?”

    王冲看着对面道。

    赵敬典点点头,一声不吭,端着茶杯就出去。他跟着王冲时间久了,慢慢也受到王冲的影响,喜欢上了喝茶。

    王冲本来以为赵敬典一会儿就会回来,没想到,足足半盏茶的时间,赵敬典才出现在院门口,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怎么回事?怎么去了那么久?”

    王冲皱了皱眉头。

    “公子,外面来了很多人。这些人,全部都想要加入止戈院!”

    赵敬典整了整思绪道,表情非常古怪。

    “什么?”

    王冲一脸讶然,双手按在紫色般藤椅的扶手上,一下子站了起来。

    加入止戈院?

    他根本没有出请柬,哪里来这么多人?

    “我出去看看?”

    王冲二话不说,立即走了出去。

    轰!

    山风袭袭,从止戈院的大门走出去,无边的声浪汹涌而来,一刹那间,王冲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赵敬典早就说过,外面来了很多人。但王冲真正走到外面的时候,很多人是多少人。

    半山腰处,人群密密麻麻,何止是几百上千。这绝对是白虎、朱雀、玄武,青龙几个分营的人统统都来了。

    “王公子,收纳我吧!”

    “王公子,我想加入你们止戈院!”

    “还有我,我,我!”

    “王公子来了,大家快上去啊!”

    ……

    一大拨的人看到山顶出现的王冲,一个个兴奋的脸孔通红。最让王冲吃惊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不少朱雀峰的女生。

    不过,这些人和其他人议论的完全不同。

    “原来那就是王冲,好英俊啊!……”

    王冲顿时心中一片凌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到这里,想要加入他的止戈院?

    “公子,这些人都是来加入止戈院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知道了我们曾经向训练营里的人一些人出邀请的事情。一些原本并没有答应加入我们止戈院的人,突然改变的注意。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让这些人居然知道了公子是京城外一条巨型灵脉的主人!”

    一阵悠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赵敬典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出来,一边沿着坡往下走,一边说着刚刚调查到的消息。

    “什么?!”

    王冲猛然回头,看着身后的赵敬典,神情吃惊不小。

    灵脉!!

    这些人怎么知道的?

    灵脉的事情他根本没有告诉其他人,知道的都是自己人。但是许琦、高峰、聂岩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去的。

    对这些人他保持着绝对的信任。

    “……而且,外面传说,公子现的是一座巨型的灵脉。那里的元气极其浓厚,在那里修练十天,可以抵得上数月。所以现在来的不止是我们训练营的人,还有神威、龙威两座训练营中的人。”

    “也就是说,现在除了我们训练营的人。外面的人也一起知道了?”

    王冲道。

    “是的!”

    赵敬典认真的点了点头。

    一下子,王冲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事情比他想像的还要严重,如果消息不仅限于昆吾训练营,那也就是说,现在恐怕除了三大训练营,整个上京城中的恐怕也知道了。

    王冲可是深深知道一座巨型灵脉曝露会是什么样的效果,世家大族,权贵门阀,没有一个能够抵御得了这种诱惑。

    上辈子,那座灵脉爆毁灭的时候,所有人现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座灵脉,但是却没有人现。

    那一刹,不知道多少人和王冲一样感到深深的心痛、惋惜。

    如果不是那样,王冲也不会重生之后没多久,就跑过去寻找那座灵脉了。

    但是问题是,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曝露出去的。

    要知道就算是王家护卫,也都是一支半解,只知道少爷要在那里建东西,建那个,建这个。

    最多也就知道,王冲买下的那座山脉好像元气特别丰富。其他什么也不知道。

    这就是王冲的保密程度。

    但是现在,消息一下子就曝露了,而且还不是比王冲这里出去的。

    王冲一下子心就乱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高峰、聂岩他们会背叛自己。

    “一定有人把消息散出去!”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一点他确定无比。

    高峰、聂岩他们才刚去灵脉不久就生这种事情,说实话,王冲心中非常的不爽。

    “到底是什么人把消息散布出去的?”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被人暗中牵着走,非常的被动。

    “哗啦啦!”

    正在沉思的时候,天空突然哗啦啦迎面飞下一只雪白的信鸽,王冲手臂一伸,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抓住。

    信鸽的腿上绑着一张简易的信笺,看到上面熟悉的两道浓墨,王冲心中一动,立即辨认了出来。

    “是师父的信!”

    王冲师父的信,寄送的时候,都会在信笺背面划上两道浓墨斜杠,这是邪帝老人的独特印记。

    王冲在昆吾训练营几个月,这还是第一次收到他从灵脉上主动寄过来的信。

    “果然如此!”

    看完信笺上的内容,王冲眉头皱得更紧了,但是心中反而舒展开来了。

    师父邪帝老人的信并不长,只是提到,不久之前,有一批陌生突然出现在灵脉尾端的附近。

    王冲的师父功力还没有恢复,加上距离远,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只知道那几个人修为不俗,有几个人明显穿的是皇宫护卫的服饰。

    其中有一个人,手上还握着罗盘一样的东西。

    师父虽然没有提的更多,但是这些消息对于王冲来说,已经很有帮助了。

    “果然是有人故意散出去的消息,看起来,这件事情连师父那里也收到消息了。我这里都乱成这样子,他那里这几天肯定也有不少人去探访。”

    王冲心中暗暗道。

    灵脉的事情现在是一塌糊涂,现在唯一值得欣慰,当初自己的脑子够灵,提前花了好几万两黄金把那座山脉,连同附近的山一起买了下来。

    而且京城王家的招牌也足够响亮。

    有灵脉上的那些禁军教官在,再加上爷爷的金字招牌,在这京城的地界,还没有人敢乱来。

    灵脉的事情,只要他不愿意卖,不管什么世家大族,王侯公卿,统统只望洋兴叹,拿他没辄。

    估计,这也是那伙人把消息故意捅出来,打他个措手不及的原因。

    “手上拿着罗盘,那就是天机术师了。只有那些天机术师,推算命理的人,才会用到罗盘。但是天机卜算,推算命理的人,怎么可能卜算到我的灵脉?”

    王冲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即然有天机术师出现在灵脉附近,这倒也解释的通。但关键是,上辈子王冲分明记得根本没有天机术师数算京师周围的这座巨型灵脉。

    那座灵脉是有庞大的煞气干扰的,这会对天机卜算造成巨大的影响。如果不是这样,那座灵脉也不至于等到末日崩毁之时,自己爆炸,灵气喷薄,才会被人现了。

    但是现在,还没等到那场浩劫降临,居然就有天机术师算到了自己的灵脉,这实在不可思议!

    未来已经出现了和自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变化!

    “王冲!——”

    正在凝思的时候,突然耳中的传来一道毫不客气的声音,山顶下方,人群之中,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背上飘着一根红缨长枪,正分开人群,正大步往山顶上冲来。

    几名止戈院的护卫想要拦住她,但是被王冲挥了挥手,赶紧阻止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