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四十九章又得一助力!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白虎之獠!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眼前这位放在十几年前,名震京师,乃是刑部最具前途的天才。

    他的实力在当时的兵部年轻一辈中,号称最杰出的存在。

    虽然过着十几年落魄的生活,被贬谪到了吏部衙署,做了一个小小的,无人瞧得起的抄书吏,但是他的实力却是一点都没放下。

    “玄武境!”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这个马胤砻实力已经出了真武境,至少达到了玄武境的境界。

    “公子,小心!”

    正在思忖间,突然之间一声娇叱传来,似乎感应到王冲的危险,黑影一闪,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房梁上跳下,直扑马胤砻而去。

    “不好!”

    王冲大吃一惊,马胤砻虽然气息勃,给人威胁极大,但却并没有多少杀机。这一点王冲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宫雨绫香明显是不知道的。

    王冲进入衙门,宫雨绫香就跳上了房梁。马胤砻一出手,宫雨绫香几乎是本能的认为他要攻击王冲,立即动了攻击。

    “住手!”

    王冲大惊。他心知肚明,宫雨绫香根本不可能是马胤砻这位刑部的白虎之獠的对手。但是宫雨绫香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她又是蓄势而,就连王冲都来不及阻止。

    铿,光芒一闪,宫雨绫香就扑到了马胤砻头顶,一柄三尺长剑寒光闪闪,直奔马胤砻头顶劈落下去。

    “哼!”

    房间里狂风浩浩,马胤砻坐在文案后,抬头盯着上空扑下宫雨绫香,眼睛里寒光一闪,连手都没动,下一刻,轰!天摇地动,一股深黑色的罡气洪流从马胤砻体内喷薄而出。

    那深黑色的罡气洪流震动虚空,甚至出阵阵钢铁的轰鸣。

    砰!

    罡气倒卷,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瞬间击中空中的宫雨绫香,宫雨绫香甚至连闪躲的能力都没有,身上的元气瞬间被轰散,整个人犹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马先生,住手!”

    王冲心中大急,一边纵身而出,接住半空中摔下的宫雨绫宫,一边连忙出声阻止马胤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谁叫你们过来的?刑部的事情,我已经十多年没有插手过来了。高句丽人的事情也与我无关。到底是谁告诉你们我在这里的?”

    马胤砻的头颅从文案后抬起起来,和刚刚落魄、颓丧的神情不同,这一刻的马胤砻锋芒毕露,眼神迸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如同一只狰狞的白虎般,深深的看透人的灵魂深处。

    任何人在这股目光面前,都会如同针剌一般,下意识的避开来。

    气氛剑拔弩剑,王冲能够感觉得出来,马胤砻心中的杀机含而不,如果自己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接下来,这位刑部十几年的白虎之獠,就要真正翻脸不认人了。

    “宫雨绫香,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王冲没有理会马胤砻,双手抱着宫雨绫香的身躯,心中一片关切。

    “没,没事……”

    宫雨绫香脸上的黑色蒙巾已经被击散,露出来的脸庞苍白无比,看起来元气击散,虚弱不已。不过唯独两侧脸颊,火烧一般,通红不已,隐隐流露出一股羞涩的味道,看到王冲的目光,下意识的避过头去。

    “嗯?”

    王冲先是讶然,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两人现在的姿势亲密不已,自从认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两人的姿势这么亲密。

    “这……”

    王冲心中微微有些尴尬,连忙把宫雨绫香放了下来,下意识的撇过头去,一个字都没说。

    “哼,我不是每次都会这么手下留情。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下次就不是这点轻伤了。”

    马胤砻冷冷的声音从耳中传来,王冲这才回过神来。

    “马先生,我已经说了。我是为了小兽林王而来的。前辈虽然躲的隐蔽,但是你应该知道,以我们的身份,要调查前辈在哪里,并不是件太难的事。”

    王冲道,说这翻话的时候,声音自有一股傲气。

    将门公子,世家子弟,要调查一个人确实不会太难。不管马胤砻躲在哪里,不管是不是在街道上遇到,只要有心,只要还在京师这个范围内,王冲都是一定能查得到的。

    这就是王公权贵阶层的自信。

    马胤砻怔了怔,脸色终于柔和了许多。

    “前辈,高句丽帝国始终是帝国之患,这一点相信你比谁都相信这点。小兽林王是高句丽在大唐的间谍领,当年的案件,你是追捕小兽林王的负责人之一,你研究了他十几年,相信你比谁都了解这个人。所以,我想这次希望能够请动你帮忙,一起抓捕小兽林王!”

    王冲沉声道。

    对付高句丽人的事,王冲其实安排的已经差不多了。有宋王帮助,加上朝廷的兵马,有心算无心,要对付这些高句丽人根本易如反掌。

    不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死一批高句丽武卒对于庞大的高句丽帝国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一拨又一拨,源源不断的派出大量的士卒来。暗杀、破坏的事情,他们依然可以持续不断的进行。

    打蛇打七寸,要想真正的重创高句丽人,就必须找出高句丽在中土的剌客领“小兽林王”。

    只有杀掉这个高句丽的谍王,才能真正的根除高句丽对大唐重臣的暗杀,至少,没了这个人,高句丽帝国在大唐的影响就要大为削弱,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如鱼得水。

    不过,小兽林王狡猾如狐。

    王冲虽有把握除掉他从高句丽帝国调来的那些高手,但却并没有把握可以抓住他。

    这也是王冲跑来找马胤砻的原因。

    十几年,小兽林王暗杀朝廷重臣的时候,马胤砻身为刑部最年轻的天才,正是此案的负责人之一。

    他追踪调查了小兽林王十几年,甚至最后也因为此案也被刑部革除功名,贬谪到了吏部,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抄书小吏。

    但是论起对小兽林王的了解,王冲深知,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过他。

    这不止是因为他对小兽林王的了解。更因为

    当年小兽林王暗杀的朝廷重臣里面,就有马胤砻的提携恩师,以及他生平最喜欢的女子。

    十几年前,马胤砻还没有这么老,还是二十几岁春风得意,意气分的时候。

    而他的提携恩师,刑部的张守善,张大人有个爱女,年轻漂亮,早已许配给他。

    高句丽人夜袭暗杀的时候,向来是鸡犬不留。那些死的人里面,就包括刑部张大人的那位爱女。

    这件事情非常隐秘,在当年,知道的人不多。不过王冲还是有所耳闻的。

    论到对高句丽人和小兽林王的仇恨,绝对没有人比得过这位当年刑部的“白虎之獠”。

    小兽林王在十几年里这么安份,再没有动大的暗杀、破坏,这位白虎之獠的存在也有不少的功劳。

    不过可惜,虽然马胤砻对小兽林王如此了解,但是上辈子,终其一生都没能抓到小兽林王。

    而当小兽林王成功动第二次暗杀、破坏之后,马胤砻终于再次被人们记起。

    马胤砻受到这样的打击,终于崩溃了。

    王冲最后听到的消息是,小兽林王成功逃回高句丽帝国后不久,马胤砻就搬到了当年恩师张守善埋葬的地方,建了一座草庐,没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王冲当年听到这件事情,也是惋惜不已。

    马胤砻绝对是个有才能的人,也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他虽然没能抓住小兽林王,但是他的存在,对小兽林王也起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这样的人物,应该得到一个机会,一个复仇的机会!

    这也是王冲在玉京楼上看到,突然改变注意的原因。这故然是帮助朝廷,但同样是在帮他自己。

    “没有用的,你们找错人了。要对付小兽林王,我帮不了你们。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马胤砻却不知道王冲的打算,听到他的请求,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哈哈,马先生,如果我说,小兽林王准备再次起暗杀、破坏,再弄一出十几年前的大案,不过这一次却准备剌杀更多的朝廷大臣,你也准备置之不理吗?”

    王冲冷笑道。

    “你说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王冲的话,马胤砻神色大变,猛的抬起头来,隔着文案盯着王冲,眼神通红无比。

    “马先生,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小兽林王又要再次行动了!”

    王冲沉声道。

    轰!

    光芒一闪,就连宫雨绫香都没看清楚,就现眼前多了一条人影。马胤龙几乎是瞬间出现两人面前,双眼之中杀机凛冽。

    “如果你们俩敢骗我,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马胤龙的神情阴沉无比,就连宫雨绫香都心中一寒,产生一种巨大的威胁。

    不过王冲见到这一幕,反倒笑了起来。自己的判断没错,虽然消沉了十几年,但是在这位刑部的前白虎之獠心中,从来都没有把小兽林王放下过。

    “马先生,真与假,是与不是,你一辨就知!”

    王冲自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