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四十八章刑部传说,马胤砻!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以那个人的实力,富商身边的那些护卫根本不是对手的。s正常情况,那个肥肥胖胖的家伙完全是自讨苦吃。

    但最后的结果却和王冲预计的完全相反。

    “有意思。”

    第一次,王冲心中产生了一丝好奇。那人明显是不想反抗,这种情况,王冲也不好插手,索性在一边看着。

    “真是晦气!”

    “走!不用理他了。”

    肥肥胖胖的富商出了气,骂骂咧咧,终于扬长而去。就在离开之后,地上,那落魄的中年人又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受了这样的毒打,他的身体居然依旧稳的惊人,双脚和肩部,一动晃动都没有,就好像根本没有受过一样。

    “好厉害的武者!”

    王冲还没反应,旁边,凭栏旁的宫雨绫香却是瞳孔一缩,暗暗为之心惊。

    那个胖子富商身边的几名雇佣护卫实力不俗,下手的时候都用了全力。那样的毒打,在不反抗的情况下,就连宫雨绫香都承受不了。

    但这个人却好像一点伤都没有。

    “高手!”

    王冲剑眉挑了挑,有些意外。这个人的实力,似乎比自己预估的还要强大。

    街道人,人群熙熙攘攘,刚刚的骚乱就像海面上泛起的一个泡沫,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除了王冲、宫雨绫香,还有庄家、池家的几个高手,其他根本没有多少注意。

    而那人似乎也根本没有注意到王冲等人,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在他最后站直身躯的刹那,王冲终于看到了一脸有些恍惚的脸庞。

    “是他?”

    王冲眼皮跳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王冲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那个人。

    “公子,你认识他?”

    宫雨绫香从一旁走过来,露出外面的一双眼睛还盯着那人的背影,看着他失魂落魄般慢慢的消失在人群里。

    “嗯。”

    王冲点了点头,眼中有种怪怪的感觉:

    “跟我来吧。s说不定,我们这次还能找个厉害的帮手!”

    声音一落,王冲很快改变注意,从玉京楼出来,王冲并没有返回王家,而是转身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吏部?他是吏部的官吏?不过,这里是应该是吏部分支的杂署吧。都是一些吏部誊抄文书的小吏住的地方。以他的能力,这未免有些屈才吧?”

    宫雨绫香看着眼前不起眼的衙门,眼中的疑惑更重了。到中土的时间虽短,不过在天子脚下住久,宫雨绫香也多多少少知道些东西。

    大唐朝廷分成礼、吏、工、兵、刑、农六部,但是除了这六个总署衙门,在京师之中,六部还有大大小小几十上百个小衙门,根据职能不同,处理不同的问题。

    像眼前这座衙门,从破旧、低矮的外表来看,应该只是吏部下面那种最不起眼的文书衙门。

    一年到头这里恐怕都见不到几个大人物,整日都和文书、卷宗打交道,属于最不受重视的那类吏部文职小吏。

    这类的工作要求不高,普通人就可以了。以那个人的实力,却做着这种文书小吏的工作,实在是些大材小用了。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大门上方那张落满灰尘的衙门牌匾。如果说王冲最开始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王冲已经可以百分百的确认那个人的身份。

    “李满,你们几个在外面等着。我进去一趟。”

    王冲对庄家和池家的几名高手说完这句,很快跨身走进了衙门里面。

    公门之中是有很重的规矩的,哪怕是这种誊抄文书的吏部小衙门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

    王冲亮出宋王给自己的那枚腰牌,然后一路畅通无阻走了进去。

    “你干什么的!这个时候才到衙门里来?你以为还是在你以前的那个刑部吗?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年轻的天才?”

    “废物,当年抓那些暗害朝廷大臣的凶手抓不到,现在抄个文书还要拖别人的后腿,你到底还能做什么?”

    “一点用都没有的!告诉你,今天不把这些文书抄完,你就别回去了。整天就想着混吃等死!”

    ……

    人还在院子里,还没有跨进里面的大厅,王冲就听到一个粗大的嗓门在里面破口大骂,骂的话特别难听,就连王冲都听不下去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

    王冲皱着眉,跨进了衙门里的文书房,放眼望去,十几个文吏正在里面誊写文书,桌案上的文件堆积如山。

    而斜对着大门的地方,一个看起来是衙门里小头目的文吏,正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王冲在玉京楼上见过的中年人破口大骂。

    而落魄中年人低着头,逆来顺手,毫不还口。想起这位十几年前的名声,王冲也不禁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同情。

    放在十几年前,谁能想到这个人最后会落到这种田地。

    “你是谁?”

    那名文吏头目正是怒目可遏的时候,看到不认识的王冲走进来,立即勃然大怒:

    “朝廷重臣,严禁外人闯进,你不知道吗?!而且我教训衙门里的人,关你什么事?”

    唰唰唰!

    大厅里,其他人也一起看了过来。这衙门里平时就那么二三十个人,都是些熟面孔,王冲这种人一进来就扎眼的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哼!”

    王冲也懒得多出,直接亮出一面金晃晃的腰牌来。

    看到这面金黄的腰牌,文吏头目唰的一下就变了脸色。虽然这里只是吏部下面一个不起眼的衙门,他的级别也小的很。

    但天子脚下,那些门门道道多多少少也听说过,见识过。王冲手里的分明是一面人亲王令牌,而且从上面的那个宋字来看,还是大唐朝廷威名赫赫,地位非凡的宋王李成器。

    虽然是天子脚下,但众人待在这没什么份量的衙门里,恐怕十几二十年都难得见到有一位有份量的朝迁要员,更别说是亲王这种级别。

    “公子原来是宋王殿下的人!”

    文吏头领绕过桌子、文案,瞬间换了一副脸孔,躬着身,拱着手,态度热情无比:

    “不知道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公子海涵。不知道宋王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这你就不必管了。我是冲着他来的。”

    王冲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来,突然指着不远处,文案后的落魄中年的人道。这一下大出众人意外。

    落魄中年人头颅低垂,不敢谁打谁骂都逆来顺受,毫不反抗,但这个时候听到陌生的少年跑来说找自己,也不由抬起头来,眼中第一次透出了诧异的神色。

    “他?”

    文吏头目一脸的诧异,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是来找这个衙门里最无足轻重,也最被人瞧不起,也最没有存在感的那个家伙。

    “公子,你确定真的是他吗?怎么会?”

    “哼,难道我找谁,我自己不清楚,反而你清楚吗?”

    王冲冷冷道。

    “这……,公子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文吏头目连连摆手,一脸的尴尬。只是心中十分疑惑,不过他的反应却也不慢。

    不管王冲找什么,想找谁,都与他关系不大。倒是亲王殿下,身份尊贵,双方身份有如云泥之别,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文吏可以得罪。

    “好了,好了,今天先休息一天。大家都赶紧出去。马胤砻,这位公子就交给你了。好好接待,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唯你是问。”

    文吏头目也知道自己刚刚吼的大声,这位公子估计不怎么喜欢自己。赶紧招呼众人离开了文房,只留下王冲和马胤砻两个人。

    “真的是他!”

    王冲心中再无疑问。想想十几年前,那个声名鹊起,备受瞩目的刑部天才,再看看眼前这个样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落魄中年人,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王冲也很难相信,这两个人居然是同一个人。

    当年高句丽剌杀案,毁掉的可不止是一个人。

    “你是谁?我并不认为我认识你。”

    文房里只剩下自己和那个陌生少年,马胤砻终于抬起对头来,冷冷的看着王冲,神情拒人于千里之外,和在文吏头目,以及街头那名胖子富商面前的态度截然不同。

    自从十几年前那件案子开始,他就不想再和那些高官显爵的人有任何的联系。

    “呵呵,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

    王冲笑了笑,直接道明了来意: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帮忙抓一个人。”

    “我想你找错人了。我只是一个誊抄文书的文吏。如果你们想请人帮忙抓人,应该去刑部,或者兵部,又或者是其他地方。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还是请你快离开吧。”

    马胤砻冷冷道,没有什么好脸色。

    “呵呵,你先别急着拒绝。等我说完也不迟。我们这次的行动和高句丽人有关。”

    王冲道。

    马胤龙的眉头猛然抽了一眼,就好像第一次注意到王冲一样。但是很快,这丝表情就一闪而逝,就好像什么也没生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对高句丽人不感兴趣,大门就在那里,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马胤龙说着抓过一袋文档,低下头来,开始誊写,摆明了要送客。

    “呵呵,连小兽林王也没有兴趣吗?”

    王冲哂然笑道。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声音一落,文档后,马胤龙霍然变了脸色。他中的狼毫笔咔嚓一声折成了两断。

    轰隆,与此同时,文房间内气机骤然一变,犹如狂风暴雨般,一股庞大、恐怖的气息突然马胤龙身上爆出来。

    这股气机如此强大,以致于连连连跃升,已经达到元气九阶的王冲,都在这种气机面前变得黯然失色,渺小无比。

    这一刹那,王冲甚至有种感觉,就仿佛已置身于世界上最狂暴的海洋中,那千尺巨浪就朝着自己拍打下来,要把自己拍成粉碎。

    “这个家伙,居然已经如此恐怖!”

    王冲感受着身上庞大的压力,也微微变了脸色。

    十几年过去了,这个人的实力不但没有退化,反而变得比传闻中的更加强大。就连自己以前遇过的那些高句丽真武境强者,在他面前都变得有如蝼蚁一般,渺小无比。

    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