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八十章宫廷军务官,李清有!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八十章

    张寿之在土木工程上浸淫了半辈子,在工部,他是资历最老的官吏。所有和土木有关的东西他都了如指掌。

    但是张寿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呵呵,前辈一直想要做研究的,不就是那种最强的砖墙粘合剂吗?这张单子就是这种配方,说不定能对前辈有所启。”

    王冲说着,把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单方递了过去。

    这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份“水泥”方子。

    这已经不是王冲第一次做出这种事情了。但是每一次都有种说不出的说不出的感觉。

    武道的世界,什么都好,就是后勤交通很不方便。虽然飞鸽往来,几天就可以到达。

    但是如果是马车往来,往往需要一个月以上,甚至更长的时间。

    章仇兼琼这样的人物,紧赶慢赶,从剑阁赶到京师也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

    国与国之间的交场,有的时候,比拼的不止是双方的军力,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双方的后勤。

    王冲自己做过兵马大元帅,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

    最简单的,战争中,运兵度最快,援军来得更早的一方,更容易获得战争的胜利。

    在局部的战争中,这关系到的只是一场战役的胜负。

    但是在大国级别的战争中,这就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衰和权利的更迭。

    不过在这个时代,除了王冲,基本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块。

    在王冲的计划中,“水泥”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虽然看似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但和杂交水稻一样,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非常高深的技术,只是一直都没有人钻研到这种高度而已。

    王冲给张寿之的,就是一块基础的水泥配方。至于具体该怎么做,怎么去生产,这些就要张寿之自己去做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

    张寿之开始还是漫不经心,但是就着房间里昏暗的灯火,张寿之托起手中的单子,只是稍微瞄了一眼,张寿之立即就变了脸色。

    他一辈子在钻研砖石的粘剂,王冲给他的东西,一看就是非常厉害的东西。这东西甚至比他最后研究出来的东西,还要厉害的多。

    张寿之心中的天平一下子就打翻了。

    就着昏暗的灯光,张寿之拿着手中的单子,看了很久很久。王冲也没有打扰,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怎么样?”

    王冲在一旁道。

    张寿之没有说法,手中握着那张单方,眉头蹙起,似乎还在犹豫,拿不定注意。

    王冲怔了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的走上前去,在张寿之耳边附耳低语,只说了一句话:

    “如果张老答应我,我也可以答应张老,帮忙对付徐将作!”

    这句话成为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帮忙把徐西子那个混蛋弄下来!”

    张寿之狠狠的点头道,眼神中射出深深的仇恨。

    当年,如果不是徐西子那个混蛋陷害他,在他研制的粘合剂里动手脚,导致宫中的宫殿出现裂缝,墙壁倒塌一截,他又如何会被驱出工部,流露到现在这种地步。

    杀人不过头点地,张寿之也不要他死。只要他离开工部就可以了。

    “公子,你没有骗我吧?我知道你来头很大,但是徐西子现在是宫中的将作。想要把他弄下去,可并不容易。王家难道有这种能力吗?”

    张寿之想起了什么,沉声道。

    “呵呵,这你就不必管了。不容易,又不是办不到。你放心等消息就是了。”

    王冲摆了摆手,一脸云淡风轻。

    要想罢免一个宫中的将作可并不容易,就算是王氏一族也没有这种能力。再厉害的世家大族,也不可能把手伸到皇宫里去。

    不过王冲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

    只要跟宫中的太真妃打个招呼,换个负责建造宫殿的将作,根本轻而易举。

    成功说服了张寿之帮助自己负责剑南的城池基地,王冲很快的离开了这间偏僻、破旧、潮汐的老旧府第。

    外面天色已暗。

    一阵微风吹过,王冲心中思绪翩翩,也随之此起彼伏。

    建造城池不是小事,特别是王冲要的,还是一座能够容纳十八万将士,供提充足的粮食,并且能够在关健时刻,防御对手攻击的城池。

    这座城池必须要很大很大,而且特别的牢固,包括了各种防御工事,以及饮水、饮食,马粮……

    所有这些都不是小事。就算一百两万黄金,恐怕也远远不够。

    不过,即便花费如此之巨,王冲也毫不在乎。

    王冲只是感觉自己能够提供的帮助实在是太少了。现在的自己,还远没有到那种一言九鼎,举足轻重,笑谈间轻易决定帝国的方针政策的地步。

    以王冲现在的能力,帝国西南,狮子山上的那座城池,已经是他的最大努力了。

    “……一旦开始建造城池,我身上的那些钱恐怕就远远不够了。必须要赚到更多的钱才行。看来,得想办法提前推动那件事了。”

    王冲慢慢的抬起头,心中思绪连翩,目光缓缓望进了漆黑的夜空深处。

    “哗啦啦!”

    片刻之后,一只鸽子振翅飞起,掠过层层虚空,飞向了京城张家的宅第。而鸽子飞向京城张家的同时,三十多锭的海德拉巴矿石也送往了京城张家。

    而随着这些海德拉巴矿石的出现,京师中的乌兹钢武器数量也多出了三十多把,而所有的这些武器,全部都涌向宫中。

    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策!

    王冲并不是拘泥不化的人。

    ……

    朝日初升,万道金霞从云层落下,洒在巍然的大唐皇宫之中,一座座宫墙在晨曦中散光芒,如同人间圣地一般。

    此时此刻,一道人影穿着朝服,正穿行金黄色的宫墙之间踽踽独行。他低垂着头颅,一幅满是心思的样子。

    尽管身边没有一个陪伴的人,不过那人行走举止之间却流露出一股很强的威势。而腰上一条垂下来的二指宽的紫色垂吊令牌,更是显露了此人非凡的身份。

    在宫廷之内,但凡腰上挂着这种紫色垂吊的令牌的,大都身份非凡,在宫廷内拥有特殊。

    因为所有这种紫色吊牌,不是朝廷的,而是当今圣皇所。

    “再过不久就是一年一度圣皇检阅的时候了,希望今年能够让陛下满意才好啊!”

    李清有皱着眉头,心事重重。

    他是正三品的军务大臣,不过和朝廷里的官员不一样,李清有不用上早晨,也不参与军国大事。

    他只要负责宫中的禁军就可以了,而且是直接向圣皇负责。

    腰间那枚美仑美奂,透着华贵气息的令牌,就是李清有身份的证明。身为宫廷的军务官,或者说是陛下的军务官,李清有的权力很大,甚至比朝中某些负责军需的官员权利还要大。

    至少,李清有可以调动的财力就远远出想像。

    不过这让李清有一点感觉不到快乐,反而感到强大的压力。

    做为禁军的军务官,李清有需要同时满足十几万禁军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李清有满足陛下的要求,让圣皇满意。

    只不过,兵工坊的武器和几大铸剑世家铸造的武器质量却完全不能让人满意。

    兵工坊的武器质量参差不齐,而几大铸剑世家的宝刀宝剑产量太低,每年武器的损耗几乎和购买量一个样了。

    凭借这样的表现,是很难让陛下满意的。

    做为宫廷直接向陛下负责的军务官,他的表现几乎没有什么可圈可点,能够让陛下留下很深印象的。

    “哎,再这样下去。即便陛下不说,我这个军务官也很难当下去了。”

    李清有心中暗暗道。

    “哈哈哈……”

    正是心情烦闷的时候,旁边的院墙,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伴随着剧烈的打斗声。

    宫中武风较盛,禁军之间彼此切磋,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李清有每天从这里经过,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太一样。

    往常激烈的打斗可以持续很久,不过今天很快就结束了。不止是如此,今天打斗的声音似乎也不太一样。

    似乎并不是寻常兵刃的声音。

    几乎是下意识的时候,李清有驻足停步。

    “再来!”

    正在疑惑的时候,宫墙内,突然再次再来那个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服气。

    “哈哈哈,来就来!就算再来一百次你也输定了!”

    另一个爽朗的声音道。

    接着是一阵兵器交击的声音。罕见的,李清有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宫墙外谛听。

    在这宫廷里,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像这样的事情,太不寻常了,是很难遇到。李清有心突然产生了一些兴趣。

    铿!

    这一次战斗结束的比上次还人快。铿!一声兵器折断的声音传来,因为用力过猛,一截剑尖高高飞起,掠过城墙,铿的一声落在李清有身前不远处,插入了宫廷的坚实的红色地砖之中。

    “这是!”

    就在剑尖坠落的那一刻,李清有眼尖,一眼认了出来,心中呼噔猛的跳了下来。

    “这不是京城鲁家的铸造的名刀吗?”

    李清有捋起袖子,陡的蹲了下来,伸出两根铁钳般的手指,小心翼翼的从地上轻轻一夹,夹出了那枚剑尖来。

    没错,是京城鲁家的名剑!

    上面有京城鲁家的花纹烙印,绝对错不了。做为宫廷的军务官,每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对这些他再熟悉不过了。

    京城鲁家是京城新兴的家族,在几大铸剑世家里是最年轻的。但或许正因为如此,在几大铸剑世家里,品相、规格、质量反而是相对最好的。

    而且由于鲁家的产量更高,所以在禁军里用得人很多。

    鲁家的名剑居然让人砍断了,这实在是让人意外,但更让让李清有惊愕的是那截断剑的断口,居然像镜子一样光滑。

    “这是什么武器居然会锋利到这种地步!”

    李清有眼中难掩震惊。鲁家的名剑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一流之列,要想像将它斩断绝不容易。

    而要想它的缺口斩成这个样子,那把剑必须得锋利到了极点。

    但是李清有主管禁军军械军备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武器能锋利到这种地步。

    “原来他们是因为刀剑被砍断所以才结束战斗。”

    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李清有突然明白了什么。只是对于那把砍断鲁家名剑的武器,李清有却更加好奇了。

    “哈哈哈,好剑,果然是好剑!周烈,你还要再来一次吗?”

    只听宫墙内那爽朗的声音爱不释手道。

    “不来了,不来了。黄裳,不就仗着买了一柄乌兹钢剑吗?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你就不用乌兹钢剑,和老子单打独斗!”

    那输了的禁军道,最后一句听得宫墙外的李清有心中陡然一震。

    乌兹钢,那居然就是乌兹钢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