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七十五章 西南诸将的尊重!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七十五章

    章仇兼琼误以为王冲的话是出自王亘的授意,倒越不敢大意的。

    “冲公子机敏好学,将相之家出身,能有这种散性的想法是好事。你们不要想多了!”

    章仇兼琼挥了挥手,先是制止了一群部下,然后扭头望向王冲,淡然一笑,神情中一股气魄:

    “蒙舍诏和乌斯藏帝国并不是第一天才出现,但是冲公子知道公子所说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吗?”

    “蒙舍诏和乌斯藏一个在洱海,一个高原,不同文也不同种,连肤色都不相同。而且中间有我中土大唐,就像一把尖刀将他们分隔开来。从始自终,两个国家就没有机会来往来,更别说是联合。”

    “人心多疑,就连两只手都没有办法轻易同步,更何况是两个帝国,而且这么庞大的军队,谁来指挥谁,谁为长,谁为次。冲公子没有上过战场,不知道军伍中的事也是情有可原。”

    章仇兼琼食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出咚咚,做为安南大都护,对于乌斯藏和蒙舍诏他再熟悉不过了

    “乌斯藏和蒙舍诏如果想联合进攻中土,双方各自出动的兵马至少不能少于二十万。总计四十万的大军,双方如何统帅?什么时机出动?如何出动,如何统一步调?,冲公子,你还年轻,把这些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几十万的兵马,又不是几百几千,哪有那么容易轻易调动?”

    “而且,就算他们联合,十万兵精锐,背靠城池,难道还挡不下他们的进攻吗?只要拖上一段时间,等到朝廷大军一到,双股联合,就算他们再多的兵马,也要灰飞烟灭。”

    “别的不说,离剑南最近的,就是陇西的大斗军!这是大将军王忠嗣一手建立的军队,虽然现在统帅换了哥舒翰,但是大斗军几乎全是汉人。对付乌斯藏的铁骑,大斗军积累了庞大的经验。”

    “一旦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大斗军必定出动。另外,也可以从其他边陲调动兵马。我大唐从立国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战争不是儿戏,就算阁罗凤再有野心,再盛年一些,也要考虑考虑清楚。一旦得罪大唐,也要考虑考虑大唐震怒的后果,那不是一个洱海蒙舍诏能够承受得了的!”

    说到最后,章仇兼琼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不怒而威。蒙舍诏和乌斯藏不同,蒙舍诏是大唐的藩属国。

    藩属国就是那种受儒家的影响,可以占领而没有占领的国家。

    如果蒙舍诏胆敢反判,就真的需要考虑考虑后果了。

    “大人,蒙舍诏能不能和乌斯藏联盟王冲不知道,但是蒙舍诏生出不臣之心,派出使臣去联系乌斯藏的七代赞普却已经是事实!”

    王冲正襟危坐,一句话震动四座,章仇兼琼、鲜于仲通,还有其他剑南诸将统统都变了脸色。

    “冲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军国无儿戏,你说蒙舍诏去联系乌斯藏结盟,这是真的吗?”

    章仇兼琼一脸的凝重。

    他本来以为王冲只是想要向他讨教,将门之后,这是很正常的。但王冲这句话可就脱离了讨教的范围了,已经属于军国大事的范畴。

    如果蒙舍诏向乌斯藏求盟,这可不是小事。西南要地是他的管辖范围,至少在他入主兵部之前还是。

    如果出了问题,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要受到牵连。

    “不久前,我新近认识了一位洱海的贵族公子。他父亲是蒙舍诏的高层,据他所说,阁罗凤已经派出一位心腹大臣,做为使者,出使乌斯藏表达结盟的意图。那位公子对我们大唐有好感,内心不想和我们大唐生战争,再加上我盛情款待,所以才会醉酒的情况下无意说出这个。”

    “不过,他酒醉之后清醒过来。自知失言,第二天就匆匆返回洱海了。连告辞都没有。将军是安南大都护,因此王冲才有如此一说。决无冒犯之意!”

    王冲道。

    一席话,说的宴席之中气氛陡然之间变得沉重起来。楼阁之中的西南诸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就连杨钊,都是神色一窒,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冲公子,恕我多言了,你说的那位洱海的权贵公子姓什么?”

    章仇兼琼沉声道。

    “姓陈!”

    王冲道。看着满堂的西南诸将都被自己吸引了注意力,王冲心中暗道一声“报歉了”。

    南诏的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到十八万大唐精锐和西南几十座城池,近百万黎民苍生的性命。

    为了警惕这些剑南的诸将,尽量的为未来做些准备,只能使些小手段了。

    “陈?”

    章仇兼琼低下头,脸上若有所思。蒙舍诏的权贵高层,他再熟悉不过了,仔细回响,阁罗凤的身边确实有个陈姓的高官。而且,这个人以前还随阁罗凤出使过大唐。

    难道九公的这个孙子说的是真的,阁罗凤正的起了谋反之心,想要联合乌斯藏对付大唐?

    “阁罗凤野心勃勃,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在意后果的。他想要的,只是自己野心。另外都护大人也说过。单打独斗,蒙舍诏绝对不是大唐的对手。所以,他要想成功,就只有联系乌斯藏。”

    “洱海和蒙舍诏天高地远,有大唐相隔。不管乌斯藏对于蒙舍诏有什么样的要求,哪怕是俯称臣,阁罗凤也一定会答应。毕竟,这些都是名义上的。就算乌斯藏想要做些什么,也无法跨越大唐,去要求蒙舍诏。这样的驱虎吞狼之计,绝对符合蒙舍诏的利益。至少,阁罗凤可以彻底的摆脱大唐的控制。”

    见到自己的说辞产生了作用,王冲立即趁热打铁,灌输下去:

    “而对于乌斯藏来说,和大唐之间的冲突日益争多,和大唐之间也有数次大唐。和蒙舍诏之间的联盟即便什么也得不到,只要能够打压大唐,就是对自己有利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蒙舍诏请求联盟,只要能够确认蒙舍诏联盟的诚意和真实性,乌斯藏就有极大的可能,答应蒙舍诏。”

    章仇兼琼看着眼前面容还显出几雏嫩味道的少年,眼中第一眼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即便是旁边的鲜于仲通,也感觉到了这个一本正经的少年身上不凡的味道,眼中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至少周遭的西南诸将,哪里还敢有一个人敢认为他在胡说八道。第一次,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个少年身上非凡的份量。

    这个王家的少年,虽然年纪轻轻,但对于乌斯藏和蒙舍诏的关系却是一针见血。在此之前,众人都觉得这个少年都是无稽之谈,是诅咒,是刻意来侮辱都护大人的。

    但是此时此刻,认真思考,众人不得不思考,王冲说的是极有道理的。

    蒙舍诏和乌斯藏虽然从来没有合作过,但绝非没有合作的可能。正如王冲所说,蒙舍诏可以借助乌斯藏摆脱大唐的控制,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王国。

    而乌斯藏侧可以借助蒙舍诏打击大唐,一洗之前多次败在大唐手里的耻辱。不为别的,就为打击大唐这个敌人,乌斯藏也会有很大的结盟诚意。

    更重要的是,众人一直认为乌斯藏帝国不会轻易的东下,因为乌斯藏根本就没有涉及到剑南,更加没有深入到了过内6。

    对于剑南,他们是真正的一无所知。

    在一片一无所知的土地上进行征战,乌斯藏帝国的力量一定会大打折扣。乌斯藏对内6不熟悉,蒙舍诏却对内6熟悉。

    每一年从洱海进入剑南的商人不知道多少。就连文武大臣,也是多次进出剑南。

    有蒙舍诏的这些引路,做为内应,乌斯藏的最后一个弱点也消失了。

    哪怕章仇兼琼也不得不承认,王家这个麒麟子说的话不是不可能,而是极有可能。一时间,心中不由得沉重起来。

    眼光慢慢抬起头,掠过对面正襟危坐的少年,章仇兼琼心中的感觉突然之间完全不同。

    这次来京师之前,章仇兼琼就听说过这个少年的名声。节度使事件,这个少年是天下当之无愧的中心,不知道搅动了多少军界大将。

    但是听说是一回事,亲身感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节度使事件”虽然他也出手帮过王冲,但那时候更多的感受,是这个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胡汉之争,也确实符合他的利益。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西南是他的领地,不管是洱海蒙舍诏,还是西部乌斯藏,章仇兼琼都了如指掌,再熟悉不过。

    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在他的领地,纵横捭阖,但却偏偏还能鞭僻入里,一针见血,这使得章仇兼琼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小瞧他了。

    这次十日大酒楼摆宴,完全是因为王冲帮了他。但更多的时候,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王冲是九公的孙子,王亘的侄子。

    是因为他那背后显赫的身份!

    但是恍惚之间,章仇兼琼突然感觉到自己完全错了。眼前这个少年,即便去除掉他身上的耀眼的将相世家背景,即便去除掉王亘侄子这个身份,他身上的才能,依然极其耀眼。

    “这个少年能够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绝对不是偶然!”

    不知不觉,安南西都护从上到下,所有人对于王冲的态度都生了微妙的变化,变得微妙无比,充满了尊重。

    就凭刚刚那一席光,就凭他能够一针见血的指出蒙舍诏、大唐和乌斯藏之间的关系,这个少年就值得任何人去郑重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