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四十四章 章仇兼琼的野望!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四十四章兄弟们,国庆节快乐!^^

    对于王冲身上的变化,宫雨绫香的感知再清楚不过。不过宫雨绫香聪明的没有去问这件事。

    “公子,现在情况有些复杂了。看起来高句丽人已经有所猜疑了。”

    宫雨绫香道,黛眉间隐隐透露出一丝担忧。

    不管两人做的多么隐秘,高句丽人毕竟不是傻子,这么多人人间蒸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哪里都找不到他们,如果他们没有什么想法那才怪了。

    “嗯。”

    王冲不着痕迹的抽回小阴阳术,眉宇间也掠过一抹阴云,不过很快,王冲就恢复了正常:

    “呵呵,想那么多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是高句丽人有所猜疑,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在城里哪里死的。我当初选择在他们离开据点之后再动手,就是这个原因。”

    “只要不是在他们基地里动的手,这些人就无法确认我们是不是现了他们的基地。甚至还会认为是某种偶然的情况。”

    王冲道。

    高句丽人太自信了,他们认为大唐绝对不会找到他们行踪。毕竟,高句丽人一直实行明暗分离的方法。

    明处的人绝不做一丁点违反大唐律法的东西,哪怕大唐朝廷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也只会现他们规规矩矩,是最好的良民。

    但是暗处的人,则化妆成各种商旅、富贾、保镖等等,往来于高句丽人的客栈、酒楼、赌坊,平常也沉默寡言,能不开口尽量不开口。如果要开口,就只说中土语言。

    如此,就算朝廷有心也绝不可能现他们。更不可能找到他们隐秘的基地。

    因为他们的基地根本就不在城西的高句丽地界。

    这一整套的手段是高句丽骄傲和自信的地方,充分的利用了兵部和刑部的思维弱点。

    不过对于王冲来说,他们长期实践过程中养成的这种骄傲和自信,恰恰正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地方。

    不管杀死多少人,只要没在基地中杀人,王冲就不怕他们现什么。即便他们有所猜疑,王冲也毫无畏惧。

    “可是,只要有了怀疑,他们以后就会防备很多。以后,就未必有这么轻松了。”

    宫雨绫香表示不同意见道。

    高句丽人在中土势力很大,甚至过了大唐以外的任何一个势力。如果没有一点本事是不可能的。

    “防备就防备,敌在明,我在暗。难道你以为以我们的实力,还打不过他们吗?别忘了,我们可是也有很多底牌没用呢!”

    王冲洒然笑道。

    宫雨绫香怔了怔,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确实,王冲这边也不止一个人呢!

    王冲知道宫雨绫香明白过来,也没多说,俯下身来,在独眼胖子身上搜索了一翻。很快,王冲就从他身上掏出了两个锦盒。

    两个锦盒中每个里面都有一棵四百多年火侯的金黄色人参。

    “果然啊!这些高句丽人几乎人人身上都有人参!”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但王冲心中还是感慨不已。高名丽人在这方面的“富庶”简直出人的想像。

    这种几百年的火侯的人参在中土凤毛麟角,但是高句丽人几乎人手一枚,只要是高句丽的武卒,王冲几乎都能找到这种人参。

    高句丽帝国培养高手之快也就可想而知。

    把两个锦盒重新盖上,王冲毫不犹豫的将两枚四百年火侯的人参收入了怀里。

    “对了,什么是高丽棒子,公子?”

    突然之间,一个疑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听到宫雨绫香的声音,王冲一个趄趔,差点摔倒。

    “咳,咳,宫雨绫香,你刚刚说什么?”

    王冲一脸古怪的看着宫雨绫香,差点都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我高句丽水平不高,懂的高句丽语也不多,只能认识一个个字,却不知道意思”

    身旁宫雨绫香皱着眉头,一脸费力道,似乎在非常费力的回想:

    “不过,不过刚刚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公子说的应该是高丽棒子吧?这是什么意思?那家伙为什么这么生气?中土有这种说法吗?”

    宫雨绫香一脸的迷惑,王冲出去的时候,只说了四个字,但那个独眼胖子却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剌激一样,连想都不想,一下子就追过来了,这给宫雨绫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这”

    看着宫雨绫香一本正经的样子,王冲尴尬癌都快犯啊。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宫雨绫香是故意逗他的,但是看宫雨绫香脸上的表情,王冲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件事她绝对是认真的!

    高句棒子他哪里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另一个世界骂人的。王冲也就是随手拿来用了用,没想到,还挺好用的,那个高句丽的棒子一下子就上当了,连犹豫都没有。

    当时用得顺手,一时倒忘了,这个世界是根本没有这个说法的。

    这种事哪里好解释。

    “哈哈,这个,我一时倒忘了,我们还有件事情没做。这个,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王冲哪里敢跟宫雨绫香纠缠,找了个借口,赶紧走人。

    宫雨绫香望着王冲的背影,先是一脸疑惑,随即明白了什么,蒙巾下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王冲策划,一个个狩猎京师的高句丽武卒的时候,另一边,章仇兼琼的争论也达到了顶峰。

    在沉默了将近一个月之后,大唐名相,“九公”长子,大唐重臣王亘先在朝堂上表态,全部支持章仇兼琼接任兵部尚书的位置。

    这是朝廷里面第一次有重臣表态支持章仇兼琼。

    章仇兼琼调升京师,入主中庭的事情,在闹了一个多月后,本来认为已经是希望渺茫。但是王亘的表态顿时使得这件事情峰回路转,出现了不一样的转机。

    众所周知,王亘身为朝廷重臣,从一品的议政大员,一向从事谨慎,很少在局势未明的时候先主动表明态度。

    因此,王亘的这次表态引得了许多人的注意。并被认为是代表了整个王家以及宋王的态度。

    王氏一族自从九公退位之后,就被认为是影响力有所退化。但是经过“节度使事件”之后,再没有人敢小瞧王氏一族。

    不但没有人敢小瞧、轻视,恰恰相反,在所有人看来,王氏一族的影响力在节度使事件之后不但没的下降,反倒众望所归,达到一个更高的声望。

    甚至比之九公在位的时候,都有过之而不及。

    因为,王氏一族获得了一个以前并未能得到的群体的尊敬和爱戴,“军界”!

    九公虽然领过兵,作过战,但九公从来都不是正统的军人。因此九公在位时,赢得的始终只是一少部的军界的将领的爱戴。

    但是节度使制度却使得王氏一族几乎获得了整个汉人将领群体的尊敬。

    因此王亘的这种表态,使人完全不可轻视。

    再加上宋王的存在,这已经是一个不容人小觑的庞大势力。章仇兼琼能获得这个“群体”的支持,情况顿时完全不一样。

    “哈哈哈,杨钊果然出手了。有王家的帮助,我这次入主中庭的事情就有六成的把握了!果然不枉我在节度使事件中帮他们一帮!”

    遥远的安南都护府,章仇兼琼一身重甲,身前燃着火堆,看着手中从北边传来的信纸,哈哈大笑。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管是杨钊,还是王家,他前期花了那么多心思,如果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听到章仇兼琼的话,周围轰然震动,一名名精锐的士卒和将领纷纷跪倒了下去,头颅贴地,心悦诚服的替章仇兼琼感到高兴。

    在边疆坐镇几十年,章仇兼琼并非一无所获。做了多年的安南大都护,章仇兼琼也收拢了一大批忠心耿耿,实力强大的高手。

    眼前这些人,每一个都能心甘情愿的为他去死。而且他们每一个人拉出去,都是震动一方的豪强级高手。

    这是他真正引以为傲的资本!

    有了这些人,就算到了京师那种地方,他也能稳稳坐住位置。而不是仅仅做个有名无实的兵部尚书,如果某些前任一样。

    “鲜于仲通,我离任之后,安南大都护的位置就是你的了。你也准备一下吧,过一段时间,就和我一起前往京师。要想做好安南大都护这个位置,有些人你不能不认识,这些未来对你大有好处!”

    章仇兼琼说着突然转过头来,望向身后一名面相敦厚,满胳黑须,还留着络缌胡的壮汉。

    这人身材健硕,一身的武将打扮,低着头,跪坐在地上,神情一丝不苟。

    “是,大人!”

    鲜于仲通跪在地上,认认真真道。

    章仇兼琼嗯了一声,满意的点了点头。

    鲜于仲通并没有太大的优点,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忠实可靠,能够忠实、完美的执行他安排下来的任何一条策略,是一名典型的守成之将。

    只要剑南无事,以上鲜于仲通的能力,坐上安南都护的位置是绰绰有余。

    更重要的是,鲜于仲通是自己的人。

    只要安南都护府掌握在自己人手里,那驻扎安南的那十八万精兵就等于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自己入主兵部最大的资本。

    所以尽管鲜于仲通的能力略显不足,章仇兼琼也毫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