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发现目标!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人都安排好了吗?”

    王冲伸出食中二指,轻轻的敲击栏杆,出阵阵的脆响。

    “准备好了。”

    宫雨绫香淡淡道。她站在王冲背后,昂着头,负着手,一动不动。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已经换了一身行头,黑色的斗笠,周围垂下一圈轻纱,轻轻抖动,将她的面庞全部遮住,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但是那一双眼睛还是一如继往的冰冷,即便隔着黑色轻纱,也让人心中寒颤,冰入骨髓。

    宫雨绫香的剌客气质,是深入骨髓,不论穿什么衣服,都掩盖不了。

    “很好,告诉他们,一会儿给我注意身周出现白色光圈的人。时间只有一刹那,所以一定要看仔细。另外,只要看着就行了。谁都不许给我动手。”

    王冲淡淡道,一边说着,一边伸直手臂,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十五岁的年纪,喝酒确实有点早了,不过也可以学着接触一点了。

    更何况,他的身体里面还藏着另一个灵魂。

    “但是公子,这样真的好吗?这里可是高句丽人的地界。而且,我们谈论这些的时候,还是光明正大的高句丽人的楼子里。”

    宫雨绫香微微蹲下身子,自然,而且乘巧的从王冲手里接过杯子,轻轻的放到一旁的桌子。

    海外瀛洲的女人在这一方面却是出乎意料的温顺,哪怕宫雨绫香做了剌客,也依然保持着性格。

    当然,只是对比自己强的人。

    “高句丽人凶狠歹毒,而且人数众多。如果惹怒了他们,我们恐怕离不开这个地方。”

    宫雨绫香瞥过太师椅上的王冲,目中透出深深的担忧。

    普通人一无所知,所以能在这里安然自得。但是对于知道底细的人来说,站在这种地方简直是如芒在背。

    宫雨绫香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是和高句丽人交过手的,这些人极其可怕。打起来,凶狠不要命,拼命三郎的架势,比他们这些剌客还要狠。

    王冲现在居然要在高句丽人的地界对付他们,这由不得宫雨绫香不担心。

    “哼,谁说这里是高句丽人的地界了?郎郎乾坤,天子脚下,这里还是中土的地界,什么时候又轮到这里高句丽人做主了?”

    王冲伸出一只手,倚着栏杆,望着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冷冷笑道。

    中土尚在,大唐犹存,那场浩劫还没来临,中土也还没衰弱到看高句丽人的脸色,什么时候这里就轮到高句丽人来做主了?

    以前没对高句丽人下手,是因为高句丽人还算规矩,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不过,即然他们不安份,想要对大唐下手,那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王冲望着栏外,眼神越的冰冷。就连王冲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他说这翻话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气息凛冽、霸气从他体内散出来。

    三名庄家的铁骑和池家铁卫都是目光一怔,就连宫雨绫香都目光呆了一下。

    这个样子的王冲,有种慑人的气质,令人望而生畏,和他们印象中的样子还真是截然不同!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没有证据啊根本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些袭击的高句丽人和这里的人有关。如果一不小心,落下什么把柄,恐怕反而会让鸿胪寺会对公子不利啊。”

    宫雨绫香担心道。

    她知道王冲想做什么,入营第一天就受到高句丽人的袭击,还差点死在白虎峰上,任何人都会有怒火。

    但是城西的高句丽人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这些人虽然会放高利贷,会出手教训一些欠债不还的人,但是除此之外,其他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要不然,大唐也不会容忍他们。

    “呵呵,证据吗?自然会有的。”

    王冲冷然一笑,眼中掠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看来城西的“高句丽”人,是守法公民的事情在民间还真是传的人尽皆知。就连宫雨绫香这种剌客,都能知道这些高句丽人“没什么问题”。

    不过王冲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小兽林王”和他那批高句丽剌客在大唐臭名昭著,人尽皆知。虽然很多人都说他们和城西的那些高句丽人并没有关系。但是王冲又怎么可能相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是不可能离开他的源泉的。要说小兽林王和那些高句丽剌客和这里的高句丽人全无关系,那怎么可能?

    这里这么多的高句丽人,这是小兽林王和那些高句丽人最佳的掩护场所。除了这里,任何地方小兽林王和他的剌客们都不可能那么如鱼得水。

    虽然,兵部和刑部确实监视了他们几十年,最后毫无所获。但在王冲看来,他们还遗漏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落”。

    那些密密麻麻,往来穿梭于各个酒楼、赌坊的“顾客”!

    谁说了高句丽人就只能以高句丽人的身份,在各个高句丽人的酒楼、赌坊、店铺里做事?

    为什么高句丽人就不能冒充汉人?

    只有学会一口流利的中土语言,高句丽人和汉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王冲曾经仔细思考过,兵部和刑部绝不会是什么无能之辈,之所以几十年毫无所获,只能证明,他们在一开始就方向错了。

    他们真正要找的人,并不在酒楼、饭馆里面。而在其他的地方。

    “安排下去,让他们立即执行。”

    王冲回过神来,摆了摆手道。

    “是,公子。”

    宫雨绫香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凭栏外,人流汹涌。王冲和宫雨绫香站在酒楼,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像王冲这样的富公子太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半盏茶后,王冲终于站了起来,在身后众人的疑惑中,慢慢的走到了凭栏前。

    “这些高句丽人是不是被冤枉的,是真是假,是实是假,很快一辨就知。”

    王冲的目光越过凭栏,最后落在了外面的密密麻麻的人群身上。

    这一刻,时间都仿佛仿佛静止了下来。

    砰!

    没有丝毫的征兆,王冲右脚抬起,然后轻轻一踏,砰,下一刻,一股肉眼难见的无形涟漪,以王冲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张开来。

    就在这片城西高句丽人控制区最繁华的地方,王冲释放出了自己“万卒之敌”光环。

    朝廷一直都没有办法区别真正的高句丽商人和高句丽剌客之间的差别。但是王冲不同。

    “万卒之敌”光环就是甄别这种高句丽人的最好的办法!

    “嗡!”

    凭栏外人群静悄悄的,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嗯?”

    王冲看着外面,眉头挑了挑:“难道我猜错了?”

    就在王冲以为自己的“万卒之敌”光环没有任何效果的时候,异变突起,就在王冲的视野之中,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道白色的涟漪突然出现,套中了一个身宽体胖,看起来就像中土富商模样的人。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三个

    十一个,十二个,十三个

    三十个,四十个,五十个

    只是短短时间内,金天大赌坊的人群中便赫然出现数百道涟漪光圈。嗡!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这些白色涟漪就消失无踪,快的就让人以为是错觉一般。

    而酒楼的二层,宫雨绫香和几名庄家的铁骑,池家的铁卫早就看待了。就连王冲自己,都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四周围一片死寂!

    “居然有这么多!”

    万卒之敌光环引起的异象只持续了短短一刹,很快就消失了,但是王冲的心中却是一片汹涌。

    在王冲最初的计划中,万卒之敌光环是用来甄别人群中少数几个高句丽人的。但是实际的结果大大出乎王冲的预料。

    就在一个金天大赌坊附近,居然有数百名高句丽的正统武卒。这个数量大大出王冲预料。

    而且最后一刹那,王冲看得清清楚楚,那些高句丽的武卒完全是一副汉人的打扮。不管行走像貌,一点都看不出来。

    王冲的看法真正彻底的证实了。

    “看清了吗?”

    王冲开口道。

    身后静悄悄的,所有人都被刚刚的一幕惊呆了。

    “嗯。公子,真的让你猜中了!”

    宫雨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中还透露出浓浓的震惊。虽然不知道那些白色涟漪是怎么出现的。

    但是听王冲之前提醒过,宫雨绫香反应再慢也猜得到,这些被涟漪圈中的对象,应该就是这次真正的目标。

    但是这个数量也未免太多了。

    “大人,这些高句丽”

    “住口。别说了!”

    身后,几名庄家的铁骑和池家的铁卫也是一脸震惊,但还没等他们说完,就被宫雨绫香打乱了。

    这种地方太敏感了,绝对不是谈论高句丽人的好地方。

    如果不知道还好,知道了,这个地方的感觉顿时焕然一变。哪怕是宫雨绫香此刻都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呵呵,别管这么多了。刚刚的情况都看清楚了吧。结帐,走人!”

    相比起宫雨绫香的谨慎,王冲就淡然笑了,衣袖轻拂,推开旁边的椅子,径直离开了酒楼。

    即然确定了真相,那么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兄弟姐妹们报歉了,卡壳,加上没休息好,今天这章得很晚了。非常报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