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五章宫雨绫香回归!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三百三十五章

    “真是好马!”

    王冲欣喜不已。做为骑兵,有一半的实力体现在战马上。做为曾经的兵马大元帅,王冲对这种铁骑是相当喜爱的。

    “战马,装甲,还有骑士,全部需要特殊的训练方法。庄氏毫无疑问已经形成了一套体系。这样铁骑对家族极为重要,也怪不得庄家对铁骑的调谴严格限制。”

    王冲心中暗暗思忖道。

    “咔嚓嚓”

    正在思忖的时候,森林里一阵阵的脆响,咔嚓嚓的声响中,一颗颗大树在树林里轰然倒下。

    那咔嚓嚓的声音,隐约可以听出是利物砍伐的声音。山林里,不管粗细,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利物的砍伐。

    轰轰轰!

    片刻之后,三棵一人合抱的大树在众人面前斩然,巨大的树干,向着三个方向倒了下去。而在树木的背后,两名四肢粗壮,长得像怒目金刚一样的魁梧壮汉全副盔甲,从容不迫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他们的目光凌厉,步伐整齐划一。而最耀眼的,还是他们手里一人多高的宣花大斧。

    那凌厉的气势,仿佛眼前就算是一座大山也一样能劈开一样。

    池家铁卫!

    不用池韦思介绍王冲也知道这些宣花斧大汉的身份。池家的宣花大斧做的非常精美,大伯表面光滑似镜不说,左右两面还各有一条血红大蟠龙。

    而池家长达三尺多长的巨大斧刃,更是令看到的人不寒而栗。池家的铁卫放在战场上,那是能连人带马一起劈成两段的。

    在激烈的战场上,这些人就是最佳的正面突破利器,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挡住那些可怕的宣花大斧。

    “少爷!”

    两人嗡声嗡气,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行礼。不管是庄家还是池家,这些铁骑和铁卫都是身份特殊的战略级力量。

    “这位是王冲王公子,是九公的血脉。今后的几天,他们就跟着公子一起,全力辅佐他!”

    庄正平和池韦思都对着自家的铁骑、铁卫吩咐道。

    “是少爷!”

    听到“九公”的名字,庄家的铁骑,还有两名池家的铁卫眼中顿时露出了尊敬的神色。

    在大唐帝国,九公受尽尊崇,这一点不止是朝野,但军伍中也是一样。这位如果是九公的血脉,那么身份也就可以推断出来了。

    想到这里,几人眼中的神色越的恭敬了。

    “公子,这些人就够了吗?要不要我们再调些人手过来。”

    “是啊,虽然要调动家族的力量非常的困难。但如果是王公子的话,我相信,家族里面一定会同意的。”

    庄正平和池韦思道。这次进入昆吾训练营,两人可是接到命令,无论如何,都需要交好王家的王冲。

    任何需要,家族都会全力以赴。

    “不必了。这些人就足了!”

    王冲摆了摆手,拒绝了两人的好意。他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可不是战场上的正面拼杀。

    而且这也不是正面拼杀就能解决得了的事情。

    有这三个人就足够了。

    “出来吧!”

    等庄正平和池韦思走后,走到山林里,王冲突然停了下来。

    “铿!”

    一刹那间,刀斧震动,战甲嗡鸣,两名池家铁卫和庄家的铁骑全身蓄劲,一个个都警惕的望着四周。

    然而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也没有。

    “公子”

    三人都回过头来,诧异的望向王冲。他们都是真武境的高手,但什么都没有现。

    不知道王冲一个元气境的武者是怎么现的。

    王冲只是微笑,目光望着周围,并没有解释。

    “嗖!”

    没有丝毫的征兆,就在距离众人极近的地方,嗖的一声,一道娇小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一丛樟树枝上纵身一跳,骤忽间带着无数残影掠过众人头顶,度快的不可思议。

    “小心!”

    “敌袭!”

    三人大吃一惊。嗤,空气剖开,两柄巨大的宣花大斧以雷霆万钧之劈向头顶的黑影。同一时间,马背上的铁骑也是悚然一惊,手中的铁枪一颤,如同一头怒龙般捅向头顶的黑影。

    铿!

    那娇小的黑影脚尖轻点,居然在半空中,如覆平地般以足尖轻点在两名池家铁卫的斧面上。同一时间,腰间的长剑轻弹,轻轻一剑点在庄家铁骑的枪尖上,借着这股力量,一个空翻,轻若无物的落在另一侧的地面上。

    这神乎其技的一幕把三人都看呆了。他们还从没有碰过如此厉害的对手,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完全不受力一样。

    “杀了她!”

    三人神色一凛,随即杀心大起。战马长嘶,枪爷长吟,就要联手将那黑影斩于马下。

    “住手!”

    电光石火间,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宫雨绫香,过来吧!”

    地面上,那娇小的黑影缓缓站起身来,顺手将手中的两柄长剑反手插回了腰上。

    “原来公子和她认识!”

    庄家的铁骑和池家的铁卫也反应过来,一个个收起武器,纷纷退回。不过,内心中还是隐隐流露出一丝忌惮。

    这个黑衣剌客虽然是个女子,但是一身实力却是极其惊人。集合三人的力量,都奈何不了她。

    “怎么样,没出什么岔子吧?”

    王冲望着眼前的宫雨绫香道。快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没见,宫雨绫香的实力比之以前更加强大了,轻松也越的出神入化。

    “没有!”

    宫雨绫香知道王冲问的是什么,摇了摇头,“进入船队的人基本没什么问题。偶尔有几个别有用心的家伙,也被我亲自料理了。”

    宫雨绫香没有解下蒙面的黑巾,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宫雨绫香一般都不怎么喜欢爆露自己的身份。

    “公子,这是你新收的部下吗?”

    宫雨绫香扫了一眼道。

    “怎么样?”

    王冲笑道。

    “还不错,就是身体太笨重了!这点能力,想要保护公子可是不够看。”

    宫雨绫香淡淡道。

    “混蛋,你说什么呢!”

    三人大怒。

    “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宫雨绫香哼了一声,理都没理三人,径直走了王冲身边,这乖张的引得三人怒目而视。

    王冲心中暗笑,同行相轻,宫雨绫香十有**是看到自己在她离开之后,请了这三个人,心生不满,才故意说了这么翻话。

    “好了,他们都是战场上的勇士。战场讲究的是刚猛和威力,和你们剌客轻盈、灵活、快的风格是截然不同的。”

    王冲微笑道。

    战场的风格和武者之间的生死搏杀是截然不同的。庄家的铁骑和池家的铁卫,放到战场上,勇往直前,不知道要砍杀多少对手。

    但是碰上剌客,还真是一拳打在空处,没法用劲。当然,反过来,在数万人,甚至数十万的人大战场上,人群密密麻麻,没有那么多腾挪的空间,剌客也未必比战士强上多少。

    三人被王冲一说,神色果然好看了不少。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里?”

    宫雨绫香道。

    她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怎么见王冲下山。这次突然离开,肯定是有行动。

    “呵呵,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王冲没有细说,衣袖一拂,往前走去。

    城西,碧落阁附近,一座巨大的赌坊,金碧辉煌,矗立在楼群之中。那拱起的金色屋脊上,矗立的不是中土常见的龙种,而是一只金色的三足金乌。

    除此之外,这栋赌坊倒是和其他中土常见的赌坊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檐牙下,同样挂着一窜窜的红色灯笼。

    “金天大赌坊!”

    王冲坐在对面的一间酒楼里,就在二楼的凭栏上,喝着青酒,一边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对面的赌坊。

    “三足金乌”是高句丽人的崇拜和信仰,对于王冲这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中土知道的人显然并不多。

    毕竟,高句丽地处东北,相隔遥远。而且高句丽帝国实行严格的入关政策,对于那个国土,中土知道的人还真是不多。

    城西是高句丽人的地盘,都挂了三足金乌,或者房内出现隐秘的三足金乌图案的地方,几乎都是高句丽人的地盘。

    甚至就连王冲现在所在的这间酒楼,也十有**是高句丽人的产业。

    王冲坐在凭栏内,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脑海中想起了很多。

    高句丽帝国虽然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严禁外人进入,特别是中土大唐的人。所以要渗入他们的国家并不容易。

    不过,中土大唐却和他们截然不同。

    不管是和什么势力交战,大唐都从来不禁止其他国度的进入。完全是一种包容的态度,容纳其他国度的人。

    所有的商人,在大唐都是受到保护的。甚至连鸿胪寺都专门出面,立了一部律典,专门保护这些来贸易的商人。

    虽然鸿胪寺的很多行动王冲都是有微词的,但不得不承认,大唐这种开放、包容的态度,也确实让自己从中获益不浅。

    大唐有今日的富庶,显然也和这种开放、包容的贸易态度脱不开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高句帝国和大唐关系很僵,但这些高句丽人却能在大唐的京师生存下来的原因。

    高句丽人甚至都在这里开起了赌坊、酒楼、茶庄、马肆等等,大唐也从来不禁止他们。

    倒也不是大唐真的就那么没心没肺。兵部和刑部也联手调查过他们,并且还有一只专门的队伍日夜不停的负责监视这些高句丽人。

    但最后的结果是,这些高句丽人毫无问题,都是纯粹的商人。这种监视坚持了有十多年,最后连兵部和刑部都自己放弃了。

    毕竟,只要是正经的商人,就算是兵部和刑部都不能随便拿人。这是朝廷和圣皇所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