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三章 杨钊驾到!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三章

    昆吾山顶,杨钊戴着黑色幞帽,穿一袭素白长袍,昂着头,挺着胸,周围四名魁梧健硕的带卫金吾卫,看起来很是气势不凡。

    山顶凉风袭袭,杨钊背负着双手,一袭长袍立即随着山风猎猎舞动起来,看起来很是有股卓而不群的位置。

    进入京城不过几个月,杨钊已经把那名臣的风范,学的七分相似了。

    若不是知道的,看到杨钊这背影和卖相,只怕是已经心生敬畏,把他当成绝代名士。

    王冲是知道杨钊底细的,也见到过他好赌落魄的样子,然而即便如此,每次见到杨钊的时候,王冲也不由得心生叹喟,对于这位未来的国舅也有几分佩服之心。

    才学什么之类的暂且不说,杨钊这份“勤奋好学”的心思,令人叹止。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杨钊这份努力,能够三两个月,把名士风范学的这么像的。

    传闻之中,这位未来的国舅已经和朝中的一些大臣打得火热了。

    “一个人用心到这种地步,哪怕他好赌滥赌,也是个天才了!”

    王冲心中叹道。

    杨钊之所以能以微末的出身,最后能爬到那么高的位置,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在王冲看来,眼前这一幕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沉下心来,王冲很快在一名教官的带领迎了下来。杨钊现在是“代天巡狩”,杨钊想要见他,王冲还真是半点都拒绝不得。

    “嗡!”

    前方的凸岩上,听到身后的动静,杨钊心神一动,也回过头来。

    “哈哈,王冲,好久不见了!”

    看到王冲,杨钊眉头舒展,喜笑颜开。从凸岩上跳下,大步走了过去,一脸热情的样子。

    “杨大人!”

    王冲也笑着迎了上去。

    “啧啧,王冲,一个多月不见,你这次看起来很不一样啊!”

    杨钊上下打量着王冲,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王冲气质上的变化,一脸惊奇的神色:

    “看来这昆吾训练营真是能锻炼人。我都快有点不认识你了。”

    杨钊没说错。

    以前的王冲虽然也有本事,但总体给人感觉还是一个小孩,历练不够的感觉。但现在的王冲,就好像出鞘利剑,历经磨练,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他整个人的气息也因此变得凌厉无比,让人不敢小觑!

    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就能生这么大的变化,也难怪杨钊惊奇。

    “杨大人谬赞了,我不还是我吗?哪里有什么变化。”

    王冲笑着否认道。

    他心知肚明,这根本不是什么昆吾训练营的功力,而是自己修练苏正臣的苍生诛戮剑,受到那股诛戮剑气、剑意的影响生的变化。

    不过这种事情,王冲却不会在杨钊面前透露。

    “呵呵,你自己当然看不出来。不过我们就看得出来了。”

    杨钊看着王冲,眼中闪过一抹抹异色。

    “嗯,可以了。你们先下去吧。我要和王公子走一走,散散步。”

    杨钊突然越过王冲的身后,对着那名通知王冲的教官道,接道又摆了摆手,把四名金吾卫挥退开来。

    “呵呵,小弟,有兴趣和我一起走走,散散步吗?”

    等到四周无人,杨钊突然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掌,对着王冲道。若是其他人在此,必然会吃惊已。

    堂堂太真妃的堂兄,居然会和九公的子嗣结拜,互相结为兄弟。

    “呵呵,大哥带路就是。”

    王冲听到杨钊变了称呼,心中会意,立即大步跟了上去。两人一左一右,很快并肩而行。

    “大哥这次来,可是有事?”

    王冲直接开门见山道。

    “这说来话来。”

    杨钊故意面露犹豫,做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实不相瞒,这次到昆吾训练营来,兄长我其实是有事相求。”

    “哦?”

    王冲一脸疑惑的神色,心中却是暗笑。杨钊恐怕还不知道,大伯王亘早已到了这里。

    朝堂上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意关注。但只看到杨钊出现在这里,王冲就知道大伯猜的没错。

    章仇兼琼入主中庭的事恐怕是到了最紧急的关头,或者说,这件事情现在应该是看起来有点“悬”了。

    要不然,杨钊不会曲线来回,绕到自己这边来。

    “在这件事情上,杨钊恐怕比章仇兼琼还要心急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不知道,二弟没有注意朝堂中的事。安南大都护章仇兼琼入主中庭,这件事情已经在朝野闹得沸沸扬扬。实在,当初我在剑南,章仇大人资助极多。如果不是他,杨钊恐怕早已饿死在剑南关的路上。”

    “这次,章仇大人想入主兵部。杨钊我寻思着,人不能忘本。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章仇大人曾经帮助过我,救过我的命,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帮助他圆了这个的梦。”

    杨钊一脸真诚道。

    不知道底细的人,还真的以为杨钊是为了报恩。不过王冲早已知道里面的门门窍窍。

    不管杨钊说的理由是什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杨钊很想把章仇兼琼这个“自己人”插进朝廷,并且为自己以后上位铺路。

    为章仇兼琼卖力,到最后,还是为了他自己。

    同样的,在这件事情背后,太真妃也是同样的立场。在朝堂里太孤单了,特别是尝到了“太真妃事件”,被群臣孤立的苦,太真妃心中的热切,只怕不比章仇兼琼少。

    “大哥希望我怎么做?”

    王冲衣袖轻摆,在杨钊一起,沿着昆吾山的山脊椎,一路往山下走去。

    “二弟,我知道你大伯王亘是朝中的重臣,而且王家在朝中拥有非凡的影响。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份,只是章仇大人对我有恩,能不能能不能请你,请你大伯”

    杨钊说到后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可以!”

    没等杨钊说完,王冲突然笑了起来,斩钉截铁道。

    “啊?!”

    杨钊一下子呆住了,“可,可以?”

    “二弟,你都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呢!”

    “呵呵,你不是想让我请动我大伯,在朝廷上支持章仇兼琼大人吗?”

    王冲道。

    杨钊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冲,整个人都呆住了。在说服王冲,让他劝说自己大伯支持章仇兼琼并不容易。

    毕竟,这个要求确实是有些过份。

    内心中,杨钊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只是没有想到,杨钊准备的那些方法一个都没有用上。

    他甚至都还没有把话说完,王冲居然就已经同意了。

    惊喜来得如此之快,以致于让杨钊有些措手不及。

    “二弟,你真的答应了吗?”

    杨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内心中有些患得患失。

    “嗯。”

    王冲点了点头。

    杨钊会来找自己的事,大伯早已说过。即然章仇兼琼迟早是要进京的,还不刟点答应,也好让章仇兼琼欠下这份人惊。

    “即然大哥开口,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下山一趟,亲自去找我大伯一趟。”

    王冲道。

    “太好了!二弟,我代章仇大人谢谢你。”

    杨钊大喜。他知道王冲现在在王氏一族的地位,王冲出狱的那天,就连宋王都到他家里去给他接风洗尘,王冲的地位可想而知。

    如果有王冲出面,这件事情的成功率就大多了。

    “二弟,如果这件事情成功,章仇大人做上兵部尚书的位置,我一定会介绍他让你认识。让他好好谢谢你。”

    杨钊开心道。

    现在朝堂里,他其实已经联系了不少人,只可惜,人人缩头不出。一时间他即然毫无办法。

    如果有王家,有王冲的大伯王亘登高一呼,以王家的影响力,加上太真妃的力量,这件事情就有极大的可能性做成。

    关系到自己的未来,由不得杨钊不认识。

    “呵呵,这事等章仇大人成功了再说吧。对了,大哥,你从南边过来。我想问一下,你认识一位张虔陀张大人吗?”

    王冲看似漫不经心道,但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杨钊,明显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在乎。

    “剑南太守张虔陀?”

    杨钊有些诧异道。

    短短七个字,听到王冲的耳中,却是猛然一震,心中骤然掀起一片波澜。张虔陀,杨钊从南而来,居然真的认识张虔陀。

    一刹那间,王冲心如潮涌,瞬息间脑海中掠过无数的念头。

    “二弟,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难道你们王家和张虔陀有旧?”

    杨钊有些诧异的声音从耳中传来。

    杨钊确实有些奇怪,张虔陀是剑南的太守,虽然听着官职不小,但只是沿用旧制,挂了个名号而已。事实上,权利并不是太大。

    像这样的太守,大唐朝廷至少有近百位之多。

    在大唐,知道张虔陀这个名字的人,寥寥无几。

    杨钊实在有些奇怪,王冲怎么会和这样的勾连在一起。他是在剑南待过的。但就连他也没有太过留意这位“剑南太守”。

    但王冲这位京师的贵公子,一辈子没踏出过京师的地界,居然会知道张虔陀一个边陲太守的存在实在让人奇怪。

    王冲没有说话。杨钊的表情他历历在目,全部收入眼底。

    王冲知道他在想什么。

    现在的张虔陀确实默默无闻,但王冲心知肚明,未来这个名号将会响彻整个中土世界,影响整个大唐的国祚,并且将和十八万大唐最精锐战士的性命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个默默无闻的“张虔陀”在两年之后,将是一个谁也无法忽视的存在!

    这是一位未来的“关键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