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可改变的大势!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三十章

    就算章仇兼琼失败了,做不成“兵部尚书”,他也依旧是军界的一条巨鳄。“安南大都护”这个身份,依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是能让人随意忽视的。

    虽然王家也不见得就怕了章仇兼琼,但平白无故竖立这个敌人,或者更进一步,被齐王、姚家拉过去,那就更糟了。

    “齐王、姚广异那边什么态度?章仇兼琼有没有找过他们”

    王冲一脸思索道。

    “没有。”

    王亘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现在的王冲确实是令人刮目相当,不用他多说,就能察觉出里面许多的关键。

    没错!章仇兼琼和他们任何一方不同。不管是王家,还是姚家,他和任何一方以前都没有太大的交情王冲的事情除外,换而言之,他和任何一方都没有仇。

    他即可以拉拢王家,也同样可以拉拢姚家。在这方面,他是没有任何顾忌的。

    “姚家那边还没有任何的表态,这才是麻烦的。这件事情才是刚刚开始,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章仇兼琼那边和姚家、齐家有没有接触。如果我们赞成,以姚家敌对的立场,十有会反对。而我们反对,姚家就算原来不赞成,但这个时侯恐怕也会赞成一声。哪怕这件事情最后不成,姚家也一样能够得了好处去。”

    王亘皱着一双浓眉道。

    如果不是事情棘手,他是不会来找王冲的。政治上的事,表面不见得一丁点动荡,但是等到尘埃落定,便是轩然大波。

    历来,不知道多少世家、豪门,都是这样一招走错,或者家族破灭,或者人头落地。

    追究起来,凡此种种不得不仔细。

    在王家,够资格商量这些件事情的人不多,王冲算是唯一一个。

    “大伯是拿不准,这次的事情,章仇兼琼到底能不能成功?”

    王冲沉吟片刻道。

    “是!”

    王亘郑重的点了点头。在自己的侄儿面前,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这件事情他已经想了很久了。

    “大伯放心,章仇兼琼一定可以入主中庭!”

    王冲沉声道。

    “什么?”

    王亘一脸的惊讶。看着身旁的王冲,只见他神色平静,目光镇定,给人一种成竹在胸,大局在握的感觉,似乎这件事情,他已经思考了很久。

    王亘本来是来征求王冲的意见的。但是没想到,他会给自己这么肯定的答复。

    “冲儿,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王亘神色凝重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很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王冲居然好像特别的肯定。

    这种话就像王亘都不敢这么说。

    “呵呵,大伯,你相不相信我?”

    王冲笑了。

    “你这孩子。”

    王亘不由宠溺的笑了笑。如果连自己的亲侄儿都不信,他也就不会过来了。

    “章仇兼琼是一定做坐上兵部尚书位置的。”

    王冲认真道:

    “只不过,即便他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也不一定会对我们有利。章仇兼琼绝不会属于任何王家和姚家之间的任何派别。不过如果直接拒绝他,也绝不明智。”

    “章仇兼琼即然敢公开试图染指兵部尚书的位置,肯定是有所凭借。现在局势未明,和大伯一样犹豫的人一定不在少数。但是我觉得,既然章仇兼琼迟早是要坐上兵部尚书位置的,大伯何不在这个时候,提前写一封支持章仇兼琼。”

    “这样一来,也可以让章仇兼琼领我们的情。以章仇兼琼的性格,他得了大伯的这封信,一定会大加宣扬。毕竟,这种事情他蓄谋已久,志在必得。但是大伯却不能在口头上承认,更不能在朝堂上表明态度。”

    “这样,一来还可以看看,章仇兼琼在朝廷里联系了哪些人。二来,等到事情紧急的时候,章仇兼琼一定会派人来找大伯。到时候,大伯再正式表明态度,支持他不迟。这样,即可以让章仇兼琼领我们的情,另外,也可以避免我们王家成为众矢之敌!”

    王冲低着头,捏着下巴,沉声道。

    朝廷上的事情,涉及到具体的政治事情,王冲一般是不掺和的。但是章仇兼琼不是一般人物,这位未来在朝堂里绝对占据了一个份量很重的角色。

    王家在这件事里脱不开干系,王冲不得不慎重。

    “我明白了。冲儿,你的意思,章仇兼琼这次之所以这么高调,其实是因为他已经有一定的把握了。除了我们王家,他还联络了许多的其他人。甚至姚家、齐王,宰相那里都有可能。你让我先写一封信支持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王亘沉声道,似乎明白了什么。

    “嗯。”

    王冲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另有所思。王冲之所以肯定章仇兼琼能够打破先例,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不是因为知道了这些,而是因为这本来就是历史的宿命。

    未来的历史,注定就是要这样展。

    “即然如此,那我明白了。”

    王亘笑了笑,好像突然之间轻松了许多。和王冲聊了一会儿,说起了训练营里的事,王亘很快就离开了,没有惊动任何人。

    王冲从马车里出来,看着大伯王亘的马车慢慢的消失在远方,嘴角最后一缕笑容也渐渐敛去,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

    “想不到章仇兼琼还是要入主中庭,成为兵部尚书!”

    王冲望着远方,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忧虑。

    章仇兼琼想要入主朝廷,大伯王亘看到的是政治和权势的斗争,但王冲看到的却是帝国的未来。

    一切无可避免!

    大伯不知道,当王冲听到章仇兼琼想要进入朝堂的时候,心中是如何震动。历史就像一只巨轮,滚滚向前,不可阻拦。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章仇兼琼都成功的坐上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然而没有人知道的是,随着章仇兼琼的离开,帝国的南端防御却由此陷入了空虚。

    王冲有心想要阻止,但是王冲更加知道,章仇兼琼是一个野心很强的人。他在边疆忍了十几二十年,终于忍不住了。

    如果章仇兼琼没有公开,还只是隐晦的表明。那一切还有希望。

    但是这一次,他即然公开表达了愿望,也就是表明他已经霍出去了一切,也放开了一切。

    在入主中庭这件事情上,他已经铁了心,十头九都拉不回来。这是任何人都劝阻不了的。

    王冲绝对不会低估一位地方大都护,中土大将军的心胸和魄力,以他现在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劝服这种级别的巨鳄的。

    而且,即便这次阻止了,章仇兼琼也一定会再次努力,尝试第二次,第三次。到时候,一旦章仇兼琼成功,那时候,他就是王家的死敌。

    这也是王冲不试图通过大伯王亘,影响他的原因。而且,一报还一报,节度使事件,章仇兼琼帮助过自己,王冲也做不出来那种恩将仇报,过河拆桥的事情。

    “杨钊这次,恐怕是铁了心思一定要把章仇兼琼推上去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

    有一件事情王冲没有告诉大伯,他之所以肯定章仇兼琼会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是因为太真妃一定会让他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因为她在朝堂中实在是太势单力孤了。

    只有把章仇兼琼插是朝堂里,太真妃才算是在朝堂里有了依靠,才算是能稳固自己的根据。否则的话,她就太孤立了。

    为了这个目的,她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助章仇兼琼上位!

    而杨钊同样想要章仇兼琼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甚至比章仇兼琼还要热切。所有人都以为章仇兼琼野心太大。

    但是在王冲看来,恐怕杨钊才有可能是幕后的黑手。

    只有他才能鼓动太真妃,只有他,才能和章仇兼琼利益一致,勾搭成奸。在大唐朝堂,杨钊无疑只是个小人物。

    但王冲深深知道,所有人都小看了这个大唐未来的巨鳄。

    这一位未来的地位,还要越姚广异。虽然还比不上姚崇这种级别的存在,但却绝对差不上太多。

    杨钊比任何人认为的都聪明的多。

    他深深知道自己的资历太过浅薄。所以他才会想把章仇兼琼推上前台,扶到兵部尚书的位置来。

    “朝中有人好办事”,只有章仇兼琼上位,他杨钊才能名正言顺,登上高台,步步高升,实现他心中野心。

    在章仇兼琼这件事情上,有两个人会比章仇兼琼还要热心,一个是太真妃,一个是杨钊。

    这两个人都是大唐未来赫赫有名的“巨头”。

    所以不管有没有前世的记忆,王冲都深深知道,章仇兼琼入主中庭这件事情是不可阻止的。

    上辈子,大伯王亘在这件事情上站错了队伍,成为太真妃的眼中钉,肉中剌。但是这一世,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大伯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心思也细密了许多。

    这也是王冲欣慰的地方。

    “没有意外,现在该是那个上台的时候吧。”

    王冲脑海中浮现一个身影,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历史的大势终于走到了这一步,章仇兼琼还是要进入京师,而那个人,也一定会接任安南大都护的位置。

    这两件事情,全部都不是王冲的能力可以阻止的!

    这让王冲心中泛起一种深深的无力。

    大势所趋,非人力能逆。王冲能做的,只是一步步的完善那个计较,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一步步的来改变未来的大势。

    “看来,我也该加快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