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二十四章书信!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百年以上的人参,在高句丽都是禁止外流的。王冲没想到,两人拿出来的居然是三百年高句丽老人参。

    “那就多谢了。”

    王冲也没有拒绝。他正好需要突破到元气八阶,两人送的这份礼物来的正好。

    “王兄客气了。”

    看到王冲收下礼物,郭封、柴志义都松了口气。郭家、紫家虽然是大唐的开国公臣,但毕竟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了。

    而王家却是大唐的新贵,特别王家的老爷子“九公”,不但有从龙之功,做过宰相,而且德高望重,在朝野都有极大的影响,俨然已经呈现出新的老牌世家的迹像,比起他们也不差多少。

    而王冲在广鹤楼大闹,把姚风揍了一顿,又一手掀起了天下关注的节度使事件。两人本来以为,王冲可能不太好说话,或者至少有点脾气。

    但是现在看来,王冲却是出乎意料的好打交道。

    “对了,王兄如果有空的话,不妨到京中的虎豹堂来,我和柴兄到时一定做东,说不定能介绍一些朋友给王兄认识。”

    郭封道。

    “是啊。其实还有很多人希望能和王兄见上一面。”

    柴志义也在一旁道。

    京师里也有三六九等的,同是王公子弟,也分成一个一个的群体。“八神阁”是京师中那些十五六七岁的世家子弟玩乐的地方。

    而“虎豹堂”就不一样的,那里的层次就要高出许多。

    能进入“虎豹堂”的,大部分各自世家的中受到重视的子弟,或者即将参军,有了功名的子弟。

    和八神阁里那些溜鸡斗狗的纨绔子弟是完全不同的。

    一般情况下,王冲是很难进入那里的。郭封和柴志义这翻话,无异于向王冲打开了大门,将王冲容纳进了自己的群体。

    尽管同为京城世子,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虎豹堂还是很难进的。

    “呵呵,正好我也准备成立切磋交流武功的元气楼。郭兄和柴兄如果有兴趣,到时候不妨过来坐坐吧。”

    王冲突然开口道。

    “元气楼?”

    郭封和柴志义互相看了一眼,大为惊讶。

    “不知道王兄的元气楼准备开在哪里?”

    “当然就在这里!”

    王冲伸出一根手指,随手往着外面一指。郭封和柴志义面面相觑,第一次感觉有点看不懂王冲了。

    “王兄放心,我们到时一定过来。”

    两人同声道。

    在王冲的房间里盘桓了片刻,两人很快离去。王冲送别两人后,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很快陷入了沉思。

    “元气楼”的事,王冲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郭封和柴绍准备把王冲纳入自己的群体,但是王冲又怎么可能答应。他加入昆吾训练营,可不是为了加入某个势力。

    昆吾训练营是百将之营,王冲的心愿就是将他们全部聚集起来,凝成一股,并且利用自己的知识,眼界和储备的功法,帮助他们越前世的桎梏,达到更高的成就和境界。

    对于王冲来说,这些人都是自己未来的伙伴。必须有一种方法将他们聚集起来。而元气楼就是最好的方法。

    “这件事情,只能麻烦姑父去做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现在他身边的人统统都被他差谴出去了,申海、孟隆、李诛心、宫雨绫香全部都不在。

    拓跋归元正在负责和张家的事,而且家族里的事情他也不懂。阿罗迦和阿罗约之前就走了,说是有什么消息很快会联系到。

    导致一时之间王冲身边居然没有什么可用之人。

    不止是如此,由于李诛心等人的离开,王冲身边的守护是一片真空。而且昆吾训练营也不能让外人进来。

    这也是让王冲头疼的事情。

    姚家、齐王,还有那些胡人,在实力还没有起来之前,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极为危险的。

    “或许,也该把那一位弄过来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脑海中却是想起了一人来。

    神通大将李嗣业!

    在大唐帝国的历史上,这位留下的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大唐将星璀璨,最为辉煌的时间段,这位燃烧出生命中最璀璨的光芒,并且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这是大唐唯一一位不懂兵法,仅以勇猛,就晋封到“大将军”的前锋,他虽然统领过百万兵马,更没有坐镇一方的彪柄权势,但在军伍和大唐历史上的地位,却丝毫不逊色于张守珪、高仙芝、夫蒙灵察一流。

    大唐的军伍,没有过人的实力,地位,覆历,没有坐镇一方的彪柄,是不可能做上“大将军”这个位置的。

    所有王冲的父亲王严,姚家姚广异,还有那些封号将军,统统没能坐上“大将军”的位置。

    李嗣业能够凭借个人的勇猛,坐上大将军的位置,并且官封“神通大将”,其勇猛程度可见一斑。

    在帝国的历史上,对李嗣业的评价是:

    在战场上,能够凭借个人的勇武,在一场战役级的大规模战争中,改变整场战争走向以及最终的胜负走向!

    这是独一份的评价!

    李嗣业战斗起来的风格是,不避矢石,勇往直往,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也绝不后退。

    也因为这个原因,李嗣业身上的伤痕多的乎人的想像。

    这是真正的硬汉,也是大唐历史上公认的第一前锋!

    大唐的名将里面,王冲最想得到的部将就是他。不过,尽管如此,想要收服这位未来的神通大将却并不容易。

    先,李嗣业出生草莽,关于他的出生来历,以及入伍之前的人生轨迹,始终是个谜团。

    即便是后来李嗣业死后,也没有人能够知道。

    这位似乎从来不跟人提起。

    所以王冲即便知道这个名字,也没有办法提前去找到。

    另外,做为未来的“神通大将”,李嗣业的成长轨迹实在是太快太快了。在他人生轨迹中,只有半年的“真空期”。

    想要招揽他,就只有那么短短的半年。半年之后,他就会进入到另外一位大将的麾下。

    那时候王冲就算想挖也不一定能挖得到。

    而再过得两年,李嗣业锋芒毕露。那时候,已经不可能被任何人收服了。

    所以对于王冲来说,真正的机会就只有那么半年。抓住了就是抓住了,抓不住,就要永远和这位未来的神通大将失之交臂!

    “没有意外,他现在应该已经招募入伍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是李嗣业第一次登上历史的舞台,不是却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前往安西的应募军伍之中,还在里面做着一个小小的,无人注意的普通士卒。

    这个时候应该是他最低微的时候!

    不管尽管如此,要想把李嗣业挖过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军伍有军伍的规矩,所谓军令如山,一旦登记在册,就很难随意调动。

    想要把人从安西的应募军中调到这里可并不容易,别说是王冲,哪怕是王冲的父亲王严,也一样做不到这点。

    “只能拜托宋王帮忙了。他主掌兵部,有调拨之权,这件事也只有他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静下心来,王冲很快写了一封,通过信鸽送了出去。

    接下来,王冲又接待了几拨访客,之后便起身前往中央的昆吾训练营。他需要一处空间,好好的揣摩苏正臣送给自己的“苍生诛戮术”。

    与此同时,另一处地方,青龙峰上。

    “哼哼,孙知命,你真的以为你能够背叛得了我吗?”

    邓明心带着一拨人,毫不客气的闯入孙知命的房间。昨晚的夜袭,邓明心因为分配在青龙峰上,正好躲过了一截。

    虽然夜袭的事情是闹的沸沸扬扬,但邓明心最关心的,还是那个背叛自己的家奴。

    “邓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参加昆吾训练营,是我自己争取的机会。不存在什么背叛不背叛!”

    看着闯进来的一群人,孙知命脸色白了不少,紧紧的攥着紧头,但神色间却并没有妥协。

    看到孙知命当着众人顶撞自己,邓明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以往的时候,孙知命在自己面前,完全是逆来顺受,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从来没有这么顶撞。

    但只不过一天,他居然就敢直着身子,在外人面前顶撞自己来。

    “孙知命,不要忘了你的本份。你只不过是我们邓家的一个小家奴!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

    邓明心的脸色霎时间阴云密布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要背主求荣,跟着王家的那小子,还是重新跟着我”

    “邓明心,不管你说什么,这次我是绝对都不会答应的。”

    孙知命咬咬牙道。

    他好不容易才从邓明心掌下逃脱出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去的。否则的话,以邓明心的性格,以后还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

    “邓公子,用不着对他客气!”

    “这小子是欠收拾!居然敢对邓公子这么说。”

    “教训教训他,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一群跟进来的人纷纷帮腔。

    “孙知命,即然你铁了心不悔改,那就怪不得我了。吏部你父亲也不用待,早早的告老还乡。别以为你投靠了王冲那家伙就有用。现官不如现管,从此以后,你们孙家的人,老老少少,就不用再想出人投地了,在家乡好好的种田吧!”

    邓明心大袖一挥,神色冰冷无比:

    “告诉你,孙知命,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邓明心,你敢!”

    孙知命唰的一下,脸都变了,变得苍白无比。孙氏一族不是什么世家豪强,而是世代的耕种之家。

    孙知命出身的安南,贫脊穷苦,积贫积弱,孙家人靠着自己的努力,一代一代才走出那片穷困的大山。

    在这个过程中,孙家人没有借助任何的帮助。而是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代价才做到这一步。

    在以往,邓明心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威胁他了。只是孙知命没想到,邓明心真的敢这么做。

    借助着他父亲的地位,一句话,就要抹除整个孙氏族人的努力。

    邓明心的父亲“位高权重”,孙知命知道他是绝对有这种实力做到。对于邓家来说,孙家只是一个无足轻重,动一动就可以踩死的小蚂蚁。

    “哼!敢不敢,你很快知道了。”

    邓明心冷笑道。

    “哗啦啦!”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破空声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只漆黑的夜鸢从天空中飞了下来,掠过大殿,轻轻的落到了邓明心的手臂上。

    邓明心一下子认了出来,这真是帮自己给父亲递信的夜鸢。

    “孙知命,你不是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吧。告诉你,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唰!

    邓明心二话不说,唰一下从夜鸢身上取下书信,唰的一下扔到了孙知命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