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一十九章 小兽林王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这一场夜袭,昆吾四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每一个营的损失都不下于五十人。只会多,不会少。

    而其他龙威、神威两大训练营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三大训练营加起来,损失至少在五六百之数。这么多的学生死亡,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但眼前这位大人,却说这个数字还在死亡名额的范围之内!

    一刹那间,年轻身影心中的感觉顿时完全不同。

    死亡名额的存在在三大训练营中早就不秘密,他一直以为所谓的死亡名额也就是二三个,最多也就是二三十个的样子。

    但是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恐怕远远低估了这份名单。

    不知道为什么,当从心中敬重的那位大人口中听到这句话,刹那间,他心中突然产生一种无比惊怖的感觉。

    天威可畏!

    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感觉。

    “朝廷需要的是狼,而不是羊!在这一点上,我和陛下是相通的。战争不是游戏,这场夜袭,或许在你的眼中是残忍,但是在我和陛下的眼中,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黑暗中,传来那位大人的声音:

    “几百名神箭手,数百名高句丽武人,再加上一点北部草原上的突厥巨狼,这么一点实力和真正残酷的战场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如果无法在这场夜袭中生存下来,那么在未来更大,但却更残酷的战场,他们恐怕更加无法生存下来!”

    “死在这里,总比将来死在战场上强。至少,这里还能有个全尸!越快明白这一点,明白自身的处境,就对他们就越有好处。这也我和陛下明明知道有这场夜袭,但却放任自流,任由他们进入三大训练营,动袭击的原因。三大训练营虽然死了五六百个学生,但未来,却会有更多人因为他们而存活下来!”

    “这就是我和陛下给他们上的第一堂课!”

    黑暗中那位大人的声音镇定而从容,始终给人一种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的感觉:

    “知道赵千秋为了给他的学生上课,从陛下那里弄了十几头猛虎吗?”

    “啊!”

    后者一脸的惊讶。

    “这就是我们送给那些学生的猛虎!”

    那人道,声音意味深长。

    年轻的身影终于说不出话来。

    “报!”

    正在沉默的时候,一阵籁籁的声音突然从树林中传来。浓密的灌木中,眨眼之间走出一名全身重甲,龙虎行步的禁军的将领。

    一股浓浓的煞气从他身上散出来,山风吹过,人还没有靠近,两人都从他身上闻到了浓重到化不开的血腥味。

    “报告两位大人,所有的高句丽武人和突厥人全部清剿干净。除了一名高句丽人强行逃出我们的包围圈之外,其他人无一幸存!”

    后出现的禁军将领单膝跪在地上,声音铿铿有力,从他垂下的手臂上,一滴滴浓稠的鲜血从盔甲的缝隙里汇聚,滴落在草地上。

    这场战斗结束的远比众人想像的还要快得多。六只禁军集体出动,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没有任何人能够生存下来。

    这些高句丽武人和突厥神箭手甚至连一波像样的攻击都没有起,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全部被剿杀殆尽。

    “想不到还是让他逃了啊!”

    黑暗中,凸岩上那人突然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但只是一刹,就回过神来:

    “传令下去,所有的痕迹全部打扫干净,绝不能留下任何蛛丝蚂迹,包括血迹。绝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出过手!”

    “是,大人!”

    后出现的禁军将领很快应声而去。

    “李通,你也离开吧。告诉陛下,那个人已经跑了!”

    一转头,那人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年轻人,也就是李通道。

    “可是大人,不是还没有确认吗?”

    李通抬起头来。只有他才知道,今晚的任务除了清剿那些突厥人和高句丽人,还要抓捕一个重要的人。

    “哼,六支禁军布成的天罗地网,那人却还能逃脱。你以为这是普通人能办到的吗?不用看了,那人必定逃脱无疑。这个高句丽人还真是狡猾啊!”

    凸岩上,那人说着身躯一晃,很快离开,消失不见。

    而身后,李通犹豫了片刻,也离开这里。

    整座山峰空荡荡的,微风徐徐,吹拂而过。

    对于三大训练营中的人来说,这里生的事情注定是个秘密,没有人会知道六支禁军出现的事。

    更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出现过的这三个人。

    砰!

    狂风猎猎,一具巨大的狼尸,相貌狰狞从山崖上笔直的坠落下来。而山脚下,这样的尸体已经堆叠如山了。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座山峰上,到处都是尸体。如果不处理,很快就会出尸臭,不出三天,这几座山上就没法居住了。

    战斗已经结束,接下来的事情还很长。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帮着处理尸体,包括王冲和魏皓他们。

    甚至就连尹侯这些女生都加入了进来。

    “王冲,有没有觉得这些女人都好恐怖啊!”

    人群中,魏皓突然用手肘轻轻撞了撞王冲,小声道。

    王冲顺着他的目光,一眼就看到尹侯她们了。

    “你不想活了。被她们听到,有你受的。想一想尹侯扎枪的样子,你不会想被扎上一枪吧!”

    王冲笑嘻嘻道。

    魏皓脸色一寒,想起尹侯她们在战斗时枪枪致命,干净利落的样子,顿时头皮麻,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混蛋!你敢吓唬人!”

    不过很快魏皓反应过来,狠狠的撞了王冲一下。

    “嘿嘿,谁让你小子没骨气。白天的时候丢下我一个人就跑。”

    王冲道。

    “那也不能怪我啊!我这不是,我这不是打不过吗?”

    被王冲提起这茬,魏皓立即一脸讪讪。

    王冲倒是没和他计较,抬起头来,目光瞥过远处的尹侯等人,王冲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虽然魏皓把尹侯她们说成是人形女暴龙一样,暴虐、张狂、无所畏惧,但是王冲的感觉却并不是如此。

    虽然和其他人一样在清理着尸体,但看尹侯她们的神情,显然心里也是非常不适,甚至差点都要把尸体扔掉了,这和她们之前女战神的形象倒是形成了鲜明对比。

    “嗯?”

    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之间目光一瞥,隐约见看到的东西令王冲忍不住心中一跳。

    “魏皓,等一下。把尸体放下。”

    王冲突然拦下了魏皓。

    “怎么?难道你对尸体也有兴趣?”

    魏皓一脸的戏谑。

    “嗤啦!”

    王冲却没有和魏皓嬉闹,走过去,伸手抓过那具高句丽武人的黑色裤管,用力一撕,嗤啦,下一刻,一个奇异的剌青图案陡然出现在了这名高句丽武人的右腿上。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图案,魏皓也是神色一变,收起了嬉闹的心思,放下尸体,跟着凑了过去。

    这是一个圆形的剌青,剌青里有一条蛇,还有一只金乌。鳞蛇在下,金乌有上,四目相对,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这是某种势力的标记?”

    魏皓反应也不慢。

    王冲没有说话,眼睛盯着那个标记,脑海中此起彼伏。

    他认识这个标记!

    这次的夜袭,王冲本来以为只是高句丽人和突厥人的一次简单联合,试探三大训练营,同时希望以此挫挫大唐的锐气。

    但是看到这个标记,王冲才现,自己恐怕还是还是想得太简单。

    “小兽林王”

    看着那个诡异的剌青,王冲脑海闪过一个人的名字。

    虽然东西突厥汗国和乌斯藏吸引了大唐所有的注意力,但东部的高句丽帝国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大唐的消息剌探和搜集。

    而“小兽林王”就是高句丽在中土大唐的“谍王”,是高句丽王渊盖苏文插在中土的一根“肉剌”。

    他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传闻却被高句丽王渊盖苏文亲自封为王族,“小兽林王”就是渊盖泉文起的,对他的器重可见一斑。

    而这个金乌与蛇的剌青,就是他的部下标志。

    虽然做的是情报搜集和剌探的工作,但是“小兽林王”在京师做的事情却远非如此。

    破坏、暗杀,所有能对大唐造成破坏,并能得高句丽得利的事情他统统都做。

    而他最“臭名照著”的事迹,就是剌杀中土的大臣。

    所有朝中主张对高句丽战争的大臣,几乎都受到过他们的剌杀。这种剌杀不仅限于本人,还包括府中的丫寰和仆人,以及女人还小孩。

    曾经对高句丽主战的御史唐昭,就是死在他的手中。府中上下,无一幸存。这件事情,大约八年多前,曾经轰动大唐。

    虽然朝廷震怒,也抓了不少高句丽的间谍,一一处死。但是做为主谋的“小兽林王”却始终没能抓到。

    原因很简单,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就连“小兽林王”这个名字,也是从高句丽帝国那边买通了大臣知道的。

    至于长相什么之类的一概不知道。

    只知道他讲得一口流利的中土语言,对于大唐极其熟悉,几乎和汉人一模一样。就算当面见到,也无法判断他是汉人还是高句丽人。

    “想不到居然是他!”

    王冲心中暗暗道。他没有想到,那个幽灵一般的“小兽林王”居然也参与到了这次的夜袭之中。

    努力一下,先把更新调整过来。^^大家有空加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