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二百零五章真正的敌袭!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二百零五章

    赵敬典那边是最先结束战斗的。

    这场深夜的虎袭,只是用来考验他们的,并不是用来杀死他们的。所以赵千秋也是根据每个人的实力水平来“纵虎”的。

    赵敬典的房间纵的虎是最少的,所以第一个结束战斗。

    “公子!”

    赵敬典身上鲜血淋漓,满身的衣衫都被浸染了,也分不清是虎血还是人血。从房间里踏出来,赵敬典神色慌张,几乎是立即往王冲的房间奔去。

    而就在赵敬典从房中奔出的同时,吼!一声濒死的惨叫,庄正平和池韦思的房间中,一头小山般的老虎从大门里,重重的飞了出来,地面剧烈的抖动了两下,这老虎便一动不动。

    “走,过去看看!”

    房间里隐隐传出庄正平和池韦思的声音。两人几乎是紧随着赵敬典后面,奔出了房间。

    虽然是深夜,但槐树下,赵千秋看得清清楚楚,两人神色狼狈,脸色惨白,衣服袖口、手臂、胸、腹很多地方都被抓深,有些地方甚至隐隐露出骨骼出来。

    这两人虽然受到的招待不如王冲和苏寒山,但是也是赵千秋的重点照顾对象。

    “不错,世家子弟果然就是世家子弟,修为确实不俗。”

    黑暗中,赵千秋点了点头。

    这两人受的伤比他想像的要轻很多。本来,赵千秋以为这两人至少要重伤一个,不过现在,两人仅仅只是皮肉之伤,内腑受创也并不是很严重,这让赵千秋还是颇为满意的。

    这一次招生招了五个人,虽然比他预计的要多了些,但是实力也是个个不凡。

    “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赵千秋目光一扭,望向了王冲和苏寒山的房间。对这两个他最看重的学生,赵千秋是“宠爱有加”,所以半夜的时候,赵千秋给他们加的“料”也是最多的。

    甚至,针对王冲的情况,他还弄来了三只经过高手点拔,会点武功,披了重甲的猛虎。

    好学生,总要特殊“照顾”嘛!

    王冲和苏寒山,这两人最杰出的学生居然住在一起,这让赵千秋最开始还真是头疼了一翻。

    这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尖子,如果这两个家联起手来,他还真是有些头疼。许多措施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不过,赵千秋很快就现自己想多了。

    这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联合起来的,倒不是王冲不愿意,而苏寒山的性格就是那种就算死,也要一个人死,不愿意和别人躺在一起的。

    现在这种情况,九头虎可以在攻击一个人的同时,还可以攻击另一个人,这比单个测试还要好得多。

    “现在就看他们两个人能免受多大的伤害了。”

    赵千秋侧耳细听了一阵,现王冲和苏寒山房间中的战斗也零零散散,接近平息了。

    “差不多了!”

    赵千秋身体一动,立即向着王冲和苏寒山的房间走去。吼!一声虎啸,地动天摇,王冲和苏寒山的房间一阵抖动,然后一切便平息了下来。

    黑暗中,一点灯光亮起,映照出房间里窗格的轮廓,也隐隐映照出几道年轻的身影。

    赵千秋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房间里,战斗已经结束,赵千秋刚一进来,就看到房间里满目疮痍的情况。桌、椅、床榻、屏风、门扇全部都四分五裂,甚至连墙壁都处处坍塌,砸出一处处坑洞,那一缕缕刀剑般的虎爪印遍布四周,看起来触目惊心。

    房间里,血迹斑斑,血流成河,整个地面都是红色的。十多头巨型猛虎,每一头都一像一座小山,堆积在房间之中。

    这些巨型猛虎每一头都相当于四五个成年人,堆积在房间中,看起来相当惊人。

    赵千秋专门针对王冲的三头重甲猛虎,就倒在其中,身上铁甲都劈开了,裂口光滑如镜,连同下面的虎躯一起都被劈开了。

    “好锋利!”

    赵千秋眼睛眨了眨,也是暗暗吃惊。他现自己恐怕低估王冲手中这柄武器了,这乌兹钢武器比他想像的还要锋利。

    他给猛虎披的这些重甲可是玄铁铸造,坚硬无比。

    在战场上,只有最精锐的士卒才能装备。但是就算是这样,居然也挡不住王冲手里的乌兹钢剑。

    目光掠过房间,赵千秋很快就现,王冲和苏寒山虽然是他重点“照顾”的,但是却是几人之中受伤最轻的。

    准确的说,两人除了脸色苍白,元气消耗有些大,根本就没有受伤。

    这和赵千秋想像的可是不太一样。

    “十几头猛虎,这么狭窄的空间居然连这样都没有伤到他们!”

    赵千秋挑了挑眉,真的有些意外了。

    王冲和苏寒山的表现,比他估计的还要好得多。对付这两人,看起来单纯的力量和数量,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赵教官!”

    就在赵千秋打量房间里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寂静,正在默默调息的王冲第一个注意到大门口的赵千秋,接着所有人的目光统统都不怀好意的看向了赵千秋。

    房间里万籁俱静,气氛突然有些凝固了。

    就连苏寒山也抬头望向了赵千秋,他的脸上虽然没有变化,但看得出来,心情也不是太好。

    这种夜半纵虎的行径,已经不是考验那么简单了。

    和赵敬典一起的那名考生的惨死,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赵千秋说有死亡名额并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众人不能成功的活下来,那么真的就是白死了。

    也没有机会再站在赵千秋面前了。

    王冲、苏寒山、庄正平、池韦思、赵敬典,一双双愤怒的眼神全部看向赵千秋,谁也没有说话。

    空气中酝酿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怎么你们想要造反吗?”

    赵千秋能感觉得到众人眼中的愤怒,但却浑然不在乎:

    “如果觉得受不了,想要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王冲轻轻的擦拭着长剑,没有说话。

    五个人里面,王冲算是赵千秋的底细了解的最多的了,知道他教授的是“统帅之术”,和一般的教官不同。

    不过,王冲也料不到,赵千秋的风格居然是这种。

    深夜人静的时候,扔十多头猛虎进来,要不是他反应快,又有乌兹钢剑在手,还真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这些小山一般的巨型猛虎,抗击打能力、力量、耐力、爆力,都要比他还强。有好几次,王冲都是险象环生。

    如果闪不过,那就是真的死的。

    而且,赵千秋选择了深夜的时候,武者的视力受限,但猛虎却是不受影响的。同时,还专门为他订制了三头重甲猛虎。

    这都出了测试的范围,有些过份了,完全是杀人去的!

    这种教学方法,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嘿嘿,觉得我有些过份对不对”

    赵千秋冷笑着,也拉下脸来:

    “告诉你们,我已经对你们很仁慈了!如果真正按我的想法,你们这里活不下三个人。甚至有两个人就不错了。”

    “昆吾训练营,你们以为是什么?是你们花天酒地的地方吗?是你们培养友谊,呼朋唤友的地方吗?或者,是一处大拣便宜,可以让你们随便学习高级武功的地方吗?”

    “哼,告诉你们,如果存了这种想法,赶紧滚蛋。这里是军营,是战场。是帝国培养最强战士的地方。”

    “将来到了战场,你们以为半夜踹营的只有我吗?你们以为,到时候闯进来的,仅仅只是几头猛虎吗?连武功都不会,还只会凭借着本能,凭借蛮力,横冲直闯吗?”

    “在战场上,你没有选择。你们的敌人不会只有十几头猛虎,也不会只和你们的实力差不多。当那些真武境、玄武境、甚至皇武境的敌方武将、大将出现在你们面前,一刀斩下来的时候,你们以为那时候,也还有一个教官站在你们面前,让你们责骂吗”

    赵千秋神色冷冷,目光缓缓的从众人身上掠过。

    夜半的虎袭,并不是他玩出的无聊变态游戏,也不是为了虐杀这些学生,而适适是为了拯救他们,为了让他们将来不死在战场上。

    “战场不是游戏,在战场,都个人随时都会死,随时都有可能死。任何人,包括我。如果你们没有这种觉悟,将来你们就无法在战场上生存下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

    众人本来满心的怒气,但是听到赵千秋这翻话,一个个都说不了话来了。心中的怒气像泄闸之水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赵千秋的话没有说错

    在战场上,绝不会只有十几头猛虎,也绝不会只是在能力的承受范围之内。相比起未来的战场,赵千秋的这种试验,真的算不了什么。

    “赵教官!”

    王冲正要开口,突然之间,异变突起。

    咻!

    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从夜空中传来,听的时候,感觉还距离很远。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错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犀利的狼牙箭突然洞穿池韦思的肩膀,巨大的力量,将他带的飞了起来,狠狠的钉在对面七八丈外的墙壁上。

    鲜血哗啦啦流淌,池韦思脸色惨白,双手垂下,整个人瞬间丧失了战斗力。

    咻!

    几乎是同时,又是一只利箭,接踵而至。这一次,不再是对准池韦思的肩膀,而是直接他的心脏而去。

    所有人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轰!”

    一只铁拳斗大如钵,快如闪电,陡然之间轰了出来,震飞了这支致命的利箭。

    “趴下!”

    赵千秋厉声大喝,在震飞第二支利箭的同时,闪电般向钉在墙壁上的在池韦思扑去。

    “敌袭!”

    而几乎是在赵千秋扑出的同时,黑夜里,传来一声惊天的大吼,是站岗的禁军士兵。但是这道声音只出了一半,就好像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戛然而止。

    黑夜里,隐隐传来尸体滚下山的声音。

    一刹那,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危机,突然笼罩整座山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