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九十二章未来的将星!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一百九十二章

    山上的人很多,参加考试的学生,加上驻足山上的禁军,一时半会,要从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位教官可并不容易。

    “笨蛋!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正在山上寻找那位隐藏教官的时候,王冲突然听到人群传来一阵压的很低的,暴虐的身影。

    “可是,公子,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王冲耳中听到另一个人苦苦的哀求着。

    “哼!我才不管这是不是你什么唯一机会。别忘了,你父亲可是在我父亲手下做下,你要敢不听我的,你父亲就等着回家种田吧。到时候,你们全家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那个家伙很强,你给我记住了。无论如何,就算是死,你都要给我重伤他。我知道你的能力,你肯定可以办得到”

    之前听到的声音恶狠狠的威胁道。

    “哼!又是这种以强凌弱的事情,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在三大训练营中也敢这么干!真是胆子不小!”

    王冲心中冷笑一声,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早就听说三大训练营中,有些人会利用家中的权势逼迫别人,在教官考验的时候动手脚,为自己赢得不正当的优势。

    因为手法隐蔽,而且并没有破坏规则,所以就算是教官也没有办法。

    不过,王冲进入昆吾训练营这却还是第一次真正遇到。

    心念一动,王冲很快转过身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昆吾训练营中人来人往,注意到他们的不多。

    透过人群,王冲一眼就看到三道孤傲的身影站着,在他们面前,另一名看起来十几岁的少年衣着简陋,正跪在地上,抱着其中一人的一条腿,苦苦哀求,看起来充满了绝望。

    第一眼王冲还没怎么注意,但是当看到那人脸的时候,王冲猛然怔住了。

    “怎么是他”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怔怔的站在那里,突然认出这几个人是谁了。未来的昆吾训练营里,绝对是将星辈出。

    大唐在这里走出来的赫赫将星,绝对光耀星空,能将大唐的夜空照亮很长一段时间。这是大唐最璀璨的一段时间,也将是最后的一段光辉时代。

    当这些光耀苍穹,照亮天空的时候,王冲还是默默无闻的芸芸众生之一。所以,王冲和他们其实是错过的。

    双方并没有太大的交集。

    他们的时代,自己还籍籍无名而自己的时代,他们早已陨落!

    这是王冲心中深深的遗憾。

    身为大唐最后一位兵马大元帅,手下却没有可堪一用,能够独挡一面的将领,这一直是王冲心中深深的痛。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冲最后才独力难支,默默支持十几年,依旧折戟沉沙,兵败被杀。

    如果历史能够改变,自己能够在那个将星辈出的时代声名鹊起。如果有那么多的大将可供自己差谴,那么或许一切都截然不同吧。

    因为这个原因,王冲对三大训练营中出来的这些将星,特别是昆吾训练营的将星都有过的了解。

    在昆吾训练营出去的这些将星之中,有一个人是最为特殊。因为他非常擅于奇袭作战。

    在大唐的芸芸将星中,像这样风格的武将,寥寥可数。

    在整个大唐陷入一片黑暗、动乱的那个年代里,他率领的大军曾经缕缕在非常不利的情况,奇袭突破,为大军制造机会。

    在那个时代里,很多人都对他有着很大的期待。

    但是这个人就像一颗慧星一样,在短暂的散出一阵令人耀眼的灼烈光芒后,便匆匆的陨落了。

    他太于薄弱的武功,成为了他的致命原因。

    而一次不当的“正面突破”的强行命令,成为了他死亡的直接原因。而归咎起来,都是因为他跟了一个不恰当的主人。

    对于这一点,事后无数人为之扼腕、叹息!

    “孙知命!”

    王冲看着那名跪在的考生,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能强行命令孙知命,以两败俱伤的打法提前重伤自己潜在的强力竞争对手,为自己铺平道路,没有意外,这人应该就是“邓明心”吧。

    也就是未来,直接导致孙知命死亡的那个人。

    “想不到,居然是他们!”

    王冲不知道也就罢了,不知道那就更加不可能放手不管了。这个孙知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第一届因为邓明心的原因,直接就落榜了。

    他真正进入昆吾训练营恐怕还是第二届的事情,而那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别看只是半年的差别,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却可能是质的分别。

    第一届出现的教官,很多人第二届直接就是不教了,也不带学生了。有一些是升官了,而另外一些心思完全放在第一批身上,根本就不想多带。

    而且三大训练营开营,第一拨在朝野内外受到的重视,倾斜的资源也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真正想出人投地的人来说,完全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更别说,还耽误了半年的修练!

    “够了!起来!”

    王冲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眼中光芒一闪,立即大踏步走了过去。

    “孙知命,起来。不用求他。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还要受这种小人的威胁?”

    王冲走过去,毫不客气挽起地上孙知命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挽了起来。

    孙知命茫然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少年,早就呆住了。他根本没有见眼前这人,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什么情况?”

    “王八旦,哪里跑来的瘪三!跑来这里瞎搅和?”

    “你什么人?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离这里远点!”

    孙知命还是一脸茫然,邓明心等人早就是恼羞成怒了。三人正在教训孙知命,不知道跑来乌龟王八旦,乱管闲事。

    三大训练营非同小可,对他们非常重要,谁敢坏他们的计划,谁就是自己的死敌。

    “我要是你,现在就离开!”

    邓明心前上一步,恶狠狠的盯着王冲,毫不掩饰的威胁道。

    “邓明心,我如果是你,现在就滚!我,你还招惹不起!”

    王冲冷冷一笑道。

    “混蛋,怎么跟邓少说话的?”

    一名跟班先按捺不住,怒火焚烧,猛的一拳劈向王冲。

    轰隆隆!

    烟尘滚滚,谁都没看清王冲是怎么出手,这名邓明心身边的随从就被王冲一圈抡圆,狠狠的砸在地上,力量之大,整片大地都仿佛抖动了一下。

    何止是邓明心,就连周围经过的考生都惊住了。

    孙天命这时才反应过来,吃惊的看着王冲,知道这位来头不小。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邓明心瞳孔一缩,整个人恼羞成怒。

    “卫兵,卫兵!这里有人在山上动手,殴打考生!”

    邓明心左右,另一名跟班反应更快,立即朝着山上大声嘶喊。训练营第一日,谁敢在山上考试之地的场合动手,谁就会招来卫兵,剥夺资格都是有可能的。

    “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严禁动手吗?”

    山上的动静早就吸引了几名禁军的注意,几名禁军执戈仗甲,猛虎下山一般,从各个方向急赶了过来,神色很不客气。

    “哼,就是他!这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了疯一样对我们的人出手!”

    看到禁军赶到,邓明心身边的那一名跟班突然一指王冲,阵阵冷笑。

    邓明心没有说话,但眼中也透出得意的神色。

    “我早就说过,让你早点离开。可惜你不听,偏要好管闲事。”

    邓明心阵阵冷笑道。

    对付王冲这样的莽汉,他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略施小计,不管王冲出手还是不出手,他都能轻易的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没有这点本事,他又怎么可能驾驭得了孙知命,把他吃得死死的

    “是吗?我早就说过,我不是你可以招惹的。”

    王冲冷笑一声,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当着几名禁军的面,突然从腰上取出了一面令牌。

    看到令牌上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所有人大惊失色。

    “宋王!这是宋王的令牌!”

    周围一阵惊呼的声音。

    刚刚还耻高气昂的邓明心等人,眼睛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看到这面令牌,豁的变了脸色。

    “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王冲!”

    “天啊!他真的来了昆吾训练营!”

    周围阵阵骚乱,人群中,终于有人认出了王冲的声音。而听到王冲的名字,邓明心更是心中一凉,一颗心沉到了水底。

    他终于知道是什么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好管闲事了。但是,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

    邓明心心中沉甸甸的。

    “原来是王公子!”

    “以公子的名声,必然不是公子主动出手的。你们怎么回事?昆吾训练营里也敢动手,还想不想参加考试了。”

    “把他带走,居然敢在训练营里对冲公子出手。直接剥夺他的考试资格。”

    耳中传来那几名禁军的声音,更是令两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几乎禁军居然公然偏袒王冲,捞起地上被砸昏的那名考生,拖起来,直接就往山下带去。

    眼看就这么被剥剥比赛资格!

    “公子?”

    邓明心身旁,那名跟班脸色灰败,一片煞白。

    “对了,公子,如果有时间,多做几柄乌兹钢剑啊!一个月一柄,真的太少了。”

    其中一名禁军都走出十多丈了,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王冲热情道。

    在禁军里,不管是哪一支,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不知道乌兹钢剑的,几乎没有了。特别是禁军的大统领买了王冲的“死亡深渊”之后,乌兹钢武器的名声更是在禁军中如雷贯耳。

    “知道了。”

    王冲回头一笑,做了个“”的动作。第一次动用自己的特权,感觉还是蛮爽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