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七十章王冲的意外发现!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老爷,又有人来求见了。”

    就在王忠嗣坐在床榻边,皱眉沉思的时候,一身青衣的老仆人又拿着一叠拜贴走了进来。

    “诶,让他们走吧。我不会见的。”

    王忠嗣心中叹息不已。

    王冲的事情,他左右为难。和许多人不一样,王忠嗣心中并无胡汉之见,他的一生即和汉人并肩作战过,也和胡人并肩作战过。

    如果不是如此,他也不会提拔一个哥舒翰了。

    让他站出来反对以前的部下哥舒翰,还以前并肩作战过的胡人将领,那是做不到的。让他站在哥舒翰一边,反对汉人将领,那也是绝计不可能的。

    因此,整件事情王忠嗣左右为难

    “张老,你去替我送一封私信吧。这孩子本心不坏,劝劝陛下,能留就留下来吧。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王忠嗣沉吟良久,终于长长的叹息道。

    “是,老爷!”

    老仆人应着,转身往书房走去。

    朝廷上的局势随着安南大都护章仇兼琼,安东大都护张守珪的出现,而压上了极具份量的一块筹码。

    胡汉之间的冲突变得剑拔弩剑,极其紧张。

    在这件事情上,双方谁都势不可能退让。一切都摆到了明面上来,所有人都在等着朝廷的裁断,等着圣皇的裁断。

    然而,从中午到日落,深宫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哪怕所有的胡汉诸将都上了折子,哪怕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折子多如雪花,哪怕无数的大臣在面前对掐,圣皇也依然没有表露任何的态度。

    关于处死王冲的请求,圣皇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在这件事情上,圣皇的态度讳莫如深,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圣皇的这种态度,让很多人即感到疑惑,又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大人,老相公说了不见,您还是请回吧。”

    傍晚,最后一缕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上。四方馆外,一名禁军将领冲着大树下站着,等了很久的姚广异摆了摆手。

    “他真的说了不见吗?”

    姚广异皱了皱眉,再次确认道。

    “不见。老相公有令,三日之内,谁也不见,包括大人。”

    禁军将领沉着道。

    “怎么会这样?”

    姚广异看着远处紧闭的大门,心中怅然若失,喃喃自语。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过来了,但却是第二次被拒绝。

    姚广异本来是有权利任意进出四方馆的东院的,但是就昨天,他的权利被收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为什么不见我?”

    姚广异心中此起彼伏。

    王家三子王冲的事情在朝野内外闹得沸沸扬扬,所有的胡汉诸将都参与进来了。

    他本来想来征求一下父亲的意见。只是没有想到,王亘他们在四方馆吃了闭门羹也就算了,自己居然也会在四方馆吃上闭门羹。

    父亲从来不会拒绝接见自己的。在姚广异的记忆中,这应该还是第一次。第一次,姚广异感觉有些棘手。

    “老爷,现在怎么办?”

    一名家将在旁边道。

    “先回去,等明天再来。”

    姚广异沉吟片刻,一挥手,离开了四方馆。

    黑夜让白天的争议温度降了下来,但是在这种黑夜掩盖的背后,却是更加激烈的汹涌。

    “大哥,这位就是赵风尘赵大人。”

    皇宫大内,在夜色的掩盖下,王冲的姑父李林带着赵风尘一起走了过来。周围巡逻的禁军全部被调走了,周围全部换上了李林和赵风尘自己的人手。

    “王大人!”

    赵风尘大步走了过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朝廷以外的地方见到王家的长子王亘。

    “有劳了!”

    王亘大步迎了上来,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宫门天黑之后就会关闭,不过王亘是朝廷中的重臣,拥有参政议政,随时进入宫中起奏,便宜行事的权利。

    这次王亘就是利用这个权利进来的。

    不过,虽然如此,王亘也不能在宫中久留。

    “赵将军,我那侄儿王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王亘急声问道。

    从第一天开始,王冲已经在天牢里关了两天了。两天的时间音讯全无,连他这个朝堂中的重臣都查不出什么消息。

    这令王亘不得不担心。

    妹夫李林在禁军中当差,又与赵风尘相识。天牢在禁军之中,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王亘就想到了拜托赵风尘查勘。

    “没有!”

    出乎预料赵风尘却摇了摇头,脸色凝重无比:

    “我们禁军和狱卫相熟,以前的时候,只要打声招呼,多少会得到点消息。但是这一次完全不同。我们所有人都不能靠近天牢。所有的狱卫也严禁离开地下,违者格杀匆论。我在宫几十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次的事情太蹊跷了。”

    “怎么会这样?”

    王亘失声道,眼中满是错愕。

    看到王亘的神情,赵风尘心中不由叹息一声。对于王冲,他也是很有好感的。以前还曾拜托李林邀请他入宫一叙。这次王冲入狱,赵风尘也非常上心。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天牢赵风尘居然完全无法接近。天牢里面也传不出任何的消息,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样。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赵风尘一咬牙,突然开口道:

    “在天牢里有个宫廷狱卫,以前是我的部下,因为触犯禁军的律法,差点被处死,是我救了他。我已经拜托他想办法传递一点消息出来。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呱!”

    突然,一声小儿啼哭般的叫声从头顶传来,一只巨大的黑影舒展着翅膀从头顶滑过。

    “是猫头鹰!”

    王亘仰起头,突然认了出来。

    大唐的宫殿是建立在前隋的皇宫废墟上的,传说前隋覆没之后,在这些残破的废墟上聚集了大量老鼠。

    虽然大唐初建的时候,已经想办法去消灭这些老鼠了,但还是有些老鼠活了下来。

    这些老鼠漫长的时间,已经适应了皇宫的生活,个头更大,胆子更大,而且也不怕武者的威压。

    虽然还不敢靠近皇宫中央,天子所居的地方。但是皇宫面积这么大,那些皇宫边缘的边边角角,却成为它们活动的地方。

    为了对付这些老鼠,皇宫里专门放养了一批猫头鹰来捕捉这些老鼠。

    王亘只是听说过这个传闻,却没有亲眼见过。没想到传闻居然是真的。

    “啪哒”

    猫头鹰从上方掠过,双爪一松,啪哒一声,扔不来一个黑乎乎,血肉模糊的东西,居然是一只小猫一般的硕大老鼠。

    “是天牢里的老鼠”

    赵风尘迅的过去,剖开老鼠的肚子,果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纸条。看一眼,赵风尘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样?”

    王亘心中一紧,关心道。

    “我的人把能查的地方都查过了,王冲根本不在天牢里面!”

    “什么!”

    一刹那间,王亘顿时变了脸色。

    “天牢”里面,王冲即来之,则安之。

    虽然双手被锁链束缚着,也完全无法挣脱,不过王冲现,体内的元气却是不受束缚的。

    王冲索性在这里修练小阴阳术,在体内开劈一道道元气运行的血脉、穴道。

    虽然“与世隔绝”,但王冲还是总能不断的从那些宫廷狱卫那里小纸条带来的消息。什么“百将联名”,什么安东大都护和安东大都护力挺自己,什么朝廷里的大臣开撕,老御史何骖突然出现在朝廷上,对着萧禾,还有那些弹劾自己“妄议朝廷”的御史一手一个巴掌,还没人敢反抗

    这些消息看得王冲又是解气,又是好笑,又是感动。

    有这么多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也不枉自己冒了那么大的风险,递了那封折子了。

    看得出来,这些“宫廷御卫”也是站在自己一方的。

    王冲试过想要借助这些宫廷御卫,递几纸条子出去,给家人报个平安。但是之前还“消息灵通”的宫廷御卫们立即连连摆手,一脸的惶恐。

    试探了几次,王冲也渐渐感觉出来了,这里的消息似乎只能“只能进,不能了”。

    “啊!”

    正在沉思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王冲皱了皱眉,立即睁眼望了过去。只见隔壁的牢房,一群人正对着一个人殴打。

    “不说实话是吧?不说实话就给你个教训!”

    一群人拳打脚踢,一边嘴里叫骂着。

    天牢里不见天日,一片黑暗。在这里呆久了,人性都是会扭曲的。这种殴打,王冲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正要转过头去,突然之间,耳中突然听到一阵惨嚎: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叫张慕年。我就是南岭的一个农工小吏而已。”

    “嗡!”

    这个声音传入耳朵里,仿佛一道雷霆掠过耳边,王冲浑身一震,猛然之间扭过头来。

    “哼,还说没有胡说八道。天牢是什么地方?你区区一个边陲的小吏,也能关到这里来。给我打!”

    只听那群人叫骂道。

    “住手!”

    王冲舌绽如雷,突然厉喝一声。这一声,震得整个地下都摇晃起来。一群人纷纷扭过头来,诧异的望向王冲。

    这一章一点钟的,提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