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五十三章邪帝老人?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一百五十三章

    清晨,王家后花园里,王冲吞下了从六指张那里买来的那颗大圆满级的“虎骨小还丹”。

    咔嚓嚓!

    一阵清脆的骨骼声从王冲体内传来,王冲周身穴窍之中,爆出了阵阵气雾。吼只听虚空中阵阵群虎咆哮之音,王冲终于达到了虎骨三重!

    “这颗小还丹的效用,果然比之前的强多了!”

    王冲心中一片惊喜,和之前相比,王冲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更重要的是,虎骨修练到第三重,就真正的达到大圆满的境界,力量、耐力、体力,爆力和之前强比,都会大大增加,提高一个级数。

    “轰隆!”

    王冲手掌一切,近在咫尺的地方,一块假山被王冲爆成粉末,粉碎的程度比之前更加厉害,也更加的壮观,滚滚的浓烟迷弥不散。

    但王冲的手掌却没有多少疼痛的感觉,这就是修成虎骨的同时,筋骨皮筋也大大增强,抵御疼痛和伤害的能力大大增加。

    “再试试度!”

    王冲目光雪亮,迅的向周围扫了一眼。王家的宅子里,树木种的不少,因此引来的鸟雀也不少。

    有些丫寰甚至还拿府里剩下的糕点给它们喂食,这样吸引的鸟雀就更多了。

    王冲的目光扫了一眼,很快看到一只白头翁在不远处的虬梅树梢上跳跃。

    “就是这只!”

    一股气息在体内流传,王冲微微一笑,下一刻,轰!周围气浪炸开,虚空中隐隐传出一声虎啸,王冲就如同猛虎下山一般,飞的冲了过去。

    “啾啾!”

    白头翁感觉到危险,想要振动翅膀起飞,但还是慢了。一只修长、白皙,但却极其有力的手掌飞的合拢过来,但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又很快的松开了。

    “扑楞楞!”

    白头翁受到惊吓,朴楞楞从王冲的五指间飞了出去。

    “呵呵,现在体力的消耗果然少了很多。”

    王冲胸膛微微起伏,看着白头翁从天空飞走,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上次使用这一招的时候,他的体力近乎耗尽。

    不过这一次不同,虽然依旧消耗体力,但却不到上次的三分之一。

    这就是虎骨与豹骨的区别,耐力、体力、元气消耗,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少爷,少爷!”

    就在王冲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孟隆突然气喘吁吁,十万火急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少爷,少爷,出现了!你说的那个人出现了!就在周记烧炭酒不远的地方!”

    “什么”

    听到这句话,王站心中剧震,猛的回过头来。

    孟隆吱吱唔唔,语焉不详,但是王冲还是从他的描述里,大概分析出了怎么回事。按照王冲的吩咐,王家的护卫在城东周记烧炭酒,还有周文曾经活动的路线附近布下了天罗地网。

    按照王冲事先的吩咐,这些人只负责观察,但有现,立即通报王冲。只是,十几天过去了,众人什么都没有现。

    直到今天,周记烧炭酒的附近现突然多出了一名来历不明的老人。孟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王冲要找的,但这确实就是这段时间来唯一的现了。

    “你们说的就是他吗?”

    王冲看着数十丈外的那道身影。那是一个白老人,穿着黑衣,仆倒在地上,气息奄奄。

    周围有不少人经过,但却没有一个人瞧他一眼,更别说是拖以援手了。

    “就是他!我们的兄弟昨天查过,这里方圆几里之内,都没有这个老人。所有人都毫无印象。他就好像突然之间一夕出现的。而且,他早上的时候,还醒来过一次,但是又昏迷过去了,好像受了伤!”

    “我让一个兄弟特意从那里经过,结果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只是,大家记得少爷吩咐过,不得轻举妄动,所以兄弟们也没有仔细去查看。”

    孟隆蹲在王冲身后,压低声音道。

    王冲皱起了眉头,沉思不语。

    王冲也不知道那个躺在地上昏迷的老人是不是“邪帝老人”,关于那一位的资料,实在是太少。

    就算是上辈子的周文,也是语多隐讳,并不多过多提及。所以王冲也就无从得知这邪帝老人到底长的什么样,有什么特征,喜欢什么打扮?

    这些东西统统没有,王冲又如何能确定哪个是邪帝老人,哪个不是?

    不过,尽管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对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至少,一个普通的老人绝对不会受什么内伤!

    “走!过去,他现在这样的状况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快步朝着墙根下的老人走了过去。对方的状态非常不妙,就算对方不是邪帝老人,王冲也不可就这么站在这里,放任不管。

    这并不是他的性格。

    “等等,少爷!”

    孟隆一怔,连忙跟了过去。

    街道上人来人往,但那个老人趴在地上,脸孔朝着,却好像和整个世界隔离开来了一样。

    王冲走过去,还很远,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个人受的伤,比孟隆他们说的还要严重!”

    王冲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老人已经极力隐饰了,但是凭借上辈子的经验和修为,以及对各种刀剑伤的熟悉,王冲一眼就看出来,老人的背后中了一剑,而且还是后心的位置。

    “这是熟人下得手,否则的话,不会剌的这么精准。”

    王冲看着昏迷过去的老人,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人如果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就算是躲闪不开,也会有时做出闪避动作,不可能剌的这么准。

    只有熟人下手,才会出一这种情况。

    “这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历,这种遭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附近有不少的雇佣高手据点,至少王冲知道的就有三个。他现在看起来气息紊乱,非常微弱,王冲也无法判断出来他是什么来历。

    “弄点食物和水来,另外,叫几个人来,把他带到济慈堂去”

    王冲对着身后吩咐道,一边说着,探出手来去翻老人的身体,想要把他翻过来。

    “嗡!”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王冲将他翻过来的刹那,异变突起,原本气息紊乱,“昏迷”不醒的白老人霍的睁开眼睛,双目之中冰冷无比,迸射出一股令人心神颤栗的可怕杀机。

    “不好!”

    王冲心中一凛,陡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危险,蹲着的身体骤然一力,就要向后退去,离开这个老人。

    然而还没等王冲退开,一只枯瘦,但是强而有力,仿佛铁钳一般的手掌立即扣中了王冲的手腕。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人神色冰寒,声色俱厉。王冲只觉手腕一麻,全身的力量就散得干干净净,在老者面前居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你”

    王冲心神大骇,看着眼前的老人,浑身绵软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一幕,实在是出处他的预料。

    这老人看着气息微弱,实力不强,自己轻易就可以拎倒。但是以自己刚刚晋级的元气七阶的修为,在他面前居然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他在自己手腕上的那一扣,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法,自己浑身的力量,还有体内的元气居然是一点都使不出来。

    “铿”

    几乎是在王冲被老人扣住的同时,四面八方一阵阵金铁声传来。

    “放开我家少爷!”

    “老东西,你想做什么?”

    “快快放开少爷,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孟隆长刀出鞘,带着众护卫,将老人团团围住,气的脸色铁青无比。亏他们刚刚还想着把这个老人救走,没想到,转眼间,这老家伙居然就对自家少爷下了手,孟隆又惊又气,简直恨不得把这老人劈成两段。

    “啊!”

    人群阵阵惊呼,这突然的一幕,把周围路过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如避瘟疫,纷纷闪避开来。

    “哼!你们谁敢过来,就等着替你少爷收尸吧!”

    老人脸上掠过一抹凶戾的神色,手指用力一收,王冲痛哼一声,全身如万蚁噬咬,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

    “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

    王冲痛声道,声音细微,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哼!年轻人,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吗?这附近全都是你的人,那几个人,至少经过了四次。你以为骗得过我的眼睛吗?”

    “你一直在找寻什么东西吧?说!是不是那个孽畜派你过来的?”

    说到最后,老人扣住王冲的手指又加紧了三分,那一双眼神里迸射出一股邪恶至极,却又杀戮至极的气息。

    这一刹那,透过对方的眼神,王冲清楚的感觉到了一个的意志:

    只要自己回答不对,只要自己一个字答错,这个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哪怕这里众目睽睽,哪怕这里是京师!

    对于这种人来说,多杀一个人只是多杀死一只蚂蚁,对他来说绝对不会有什么区别,更不会有什么顾忌。

    “这个人就是邪帝老人!”

    王冲全身冷汗滚滚,生死关头,王冲突然之间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