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阴山先生!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宋王是清晨出去的,但却是极晚回来了。【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殿下,怎么样?”

    宋王从马车上下来,卢廷就连忙迎了上来。事实上,他根本就没离开过,自从宋王出,他就一直在门口等着。

    但不知道为什么,卢廷总感觉宋王回来的时候,心神不宁,而且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就好像经历过几一场大战一样。

    宋王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的眉头皱得深深的,跟随宋王这么久,卢廷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围,所有人,包括护卫、丫寰在内,早就被谴散开来了。

    寿王的事情非同小可,卢廷早就和老总管联系好了,不能让任何人偷听到。

    “我没有办法仔细跟你说,——到里面再说吧!”

    从宋王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深深的警惕,这种小心谨慎的味道,是卢廷以前所没遇到过的。

    寿王的事情,卢廷以为把大门附近护卫、丫鬟谴开就可以了。但是看起来,这件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

    到了宋王府内,大殿紧闭。外面的所有四个角落,全部都有宋王府的高手守卫,老总管在外面亲自坐镇,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来。

    “瑁儿说了!”

    到了大殿里面,没有外人,宋王的神色明显放松了许多:

    “开始的时候,他一只吱唔其词。我问他,他一直顾左右而言他,不肯承认。若不是我从小看着他长大,又拿出今早陛下给我的旨意,恐怕他永远都不会开口。”

    “寿王说了什么?”

    卢廷心中嗡的一震,立即脱口道。

    宋王的眉头比刚刚皱得更紧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不断的暗示我,让我在太真妃的事情上,不要再追究!”

    “啊!”

    卢廷低呼一声,显得很吃惊,但很快反应过来:

    “寿王他是不愿意违逆陛下吗?”

    太真妃的事情上,寿王无疑是个受害者。【愛↑去△小↓說△網 .ai qu xs】父夺子妻,这种事情内心的痛苦是根本不能向外人言。

    但是寿王是个孝子,这件事情,他劝宋王不要追究,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不是!”

    宋王摇了摇头,神色凝重,否决了卢廷的猜测:

    “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事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瑁儿虽然没有直说,但他只是不断的暗示我,这件事情未必像外人想的那么不堪,他也并不像外人想像的那么委屈!”

    “啊!”

    卢廷轻声低呼,真的感到吃惊了。太真妃的事情,乃是“君夺臣妻,父夺子妻”,这事明明白白,是所有文武大臣都知道的事实。

    而且寿王和太真妃在一起好几年,一直恩爱,这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多的大臣反对圣皇,反对太真妃进宫。

    在这件事情上,所有人都是站在寿王这一边的!

    “寿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秘?”

    卢廷吃惊道。

    这场朝堂的政治风波,卷进了整个大唐的文武大臣,甚至连一些洲郡的小官小吏都牵扯进来了。

    许多人义愤填膺,攻击太真妃,攻击支持太真妃入宫的姚家和齐王,劝谏圣皇。但唯独没有人考虑寿王。

    也没有人去问过寿王。

    在这件事情,所有人都认为寿王是严重的受害人。就算再刻薄的人,都不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落井下石”去询问寿王。

    若不是一连接了五张圣旨,宋王被排挤出朝廷之外,恐怕连宋王都不会想到去拜访宋王。

    “这件事情我也想不出来。”

    宋王摇着头,这其实也是他心中深深的疑惑:

    “太真妃这件事情明明白白,当年瑁儿大婚的时候,我甚至还去喝过他的喜酒,给他送过一对玉狮子。这件事情,我实在想不到出来,还能有什么样的隐秘?”

    寿王的态度,还有隐讳的语言,使得这件事情突然披上了一层迷雾,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殿下,你能把你和寿王见面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跟我说一遍吗?”

    卢廷突然道。

    宋王点了点头,卢廷是他的心腹。如果连卢廷都信不过,那真的就没什么人可以信任了。这件事情蹊跷太多,宋王也必须找个人帮自己一起想想。

    当下,宋王就把整个拜访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其间,卢廷插了几句话,特别是询问了几句寿王说话时的神情、态度。

    等到宋王说完,卢廷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

    “殿下,太真妃的事情,我们恐怕真的忽略了很多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样的秘密,但是寿王殿下明显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悲伤。”

    “确实如此!”

    宋王点头道,这同样是他的感觉。

    “但是殿下有没有想过,即然寿王并不希望殿下追究,而且他自己也说,他其实也并不像外人想像的那么受伤、委屈。即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不站出来向众人说明呢?寿王事陛下向来极为孝顺。”

    “如果这件事情有他站出来出面解释。陛下受到的阻力,一定会比现在小很多。”

    “这……”

    宋王也呆住了:

    “你的意思,难道瑁儿在说谎?不可能的!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宋王立即否认。

    “殿下,这件事情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种,就是寿王在说谎,他说的压根不是实话。第二种,寿王说的确实是实话,他之所以没有站出来,是因为有人阻止他,不让他出来说话。但是——”

    卢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内心中他很不想说出这句话:

    “但是殿下想过没有,寿王是皇族,是帝国的亲王,身份尊贵无比。到底是什么人,才能阻止他,让他闭口不言?”

    “你是说陛下!”

    宋王浑身一震,脑海中一阵轰鸣,几乎是下意识的闪过一道念头。李瑁是圣皇亲封的寿王,论地位,虽然宋王是皇叔,但地位上也是和他平起平坐。

    要想让他封口,就连他和齐王都做不到。更别说是其他人。整个中土神洲,能做到这一点的,有而且只有一个人才能做到。

    那就是皇宫之中,那位至高无上的圣皇天子!

    但是这种念头,就连宋王都不敢去想。明明只是寿王开口,陛下遇到的阻止就会少上很多。但是陛下为什么不让他说?

    这一刹那,大殿中静悄悄的,两个人谁都不敢说话。

    “乱了,全乱了……”

    宋王仰起头,只觉得心乱如麻。第一次,宋王感觉到眼前迷蒙重重,好像有一层看不透的纱遮蔽着自己一样。

    “准备一下,明天我要入宫一趟!”

    电光石火间,无数的念头划过脑海,宋王突然下定了决心。

    “殿下要去面圣?”

    卢廷心中一惊。这个时候,圣皇是绝对不会见他的。

    “不!”

    宋王的回答却出乎卢廷的意料:

    “我要去见见太真妃!”

    ……

    天色已暗,但宋王的行动却比卢廷想像的还有快。就在当天晚上,宋王的马车就已经准备妥当了。

    皇宫大门,入夜之后就已经关闭了。但是宋王不同,做为皇室贵胄,宋王拥有特殊的权利,可以在城门关闭以后,入宫面圣。

    虽然马车准备妥当,却宋王却并不是一个人入宫的。

    “阴山见过宋王殿下!”

    夜幕时分,一道苍老的身影穿着黑袍,戴着斗笠,头顶垂下黑纱,出现在宋王的马车上。

    老者躬着身子,头颅垂地,似乎刻意的掩饰着自己的面目,不想让宋王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看到。

    这种时候,就连宋王一向信赖的卢廷,也被撇开到了一边。

    “阴山先生辛苦了,当年我父亲在世时和您有过约定,非一般的事情绝对不可劳动你。但是这一次事出有因,只能有劳您和我一起跑一趟皇宫了。”

    马车门敞开着,宋王站在马车门口等候已久,神态看起来非常的尊重。

    “呵呵,殿下不必客气。不管老宋王,还是殿下,都是信人。上任宋王至今,殿下也不过动用了阴山寥寥几次。上一次还是在六年之前。”

    “如今,殿下有需要。阴山又敢不从命吗?”

    阴山先生呵呵笑着,他的声音低沉、嘶哑,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宋王点了点头,让到一边。阴山先生低着头,就像一团阴影一样滑进了马车里,没有出任何的声息。

    对于这位“阴山先生”,宋王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是父亲手上传下来的一位奇人异士。

    父亲对他极为尊敬,甚至可以说出了尊敬的范畴。老宋王曾经对他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轻易请动阴山先生。

    如果不是接到了五道圣旨,如果不是太真妃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朝堂的文武大堂,如果不是寿王说的话太过诡异……

    宋王是绝对不会请动这位阴山先生的。

    “出!”

    宋**音一落,马车立即驶开了。外面马车隆隆,但是里面却是一片死寂,不管是宋王,还是那位阴山先生,谁也没有说话。

    而阴山先生自从进入马车之后,就自动坐在了马车的最角落里,和阴影融为一体。似乎天生惧怕阳光一般。

    “轰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轰隆巨响,城门打开,宋王的马车果然穿过了皇宫,顺利的进入了皇宫内苑之中……

    【第三章预计晚上11点,这几天没有办法码得很快,我尽量早点上传!^-^】

    【ps:大家记得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啊,搜索皇甫奇即可。上面有不少本书人物照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