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实质性的进展!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六指张”的事情,王冲本来以为至少要好几天才能有个进展。【愛↑去△小↓說△網 .ai qu xs】不过王冲低估了“六指张”在赌桌上的大胆放肆,也依估了他对自己丹师身份的依仗。

    就在当天晚上,“六指张”就受到了袭击。

    虽然在丹道上造诣非凡,但是丹道上的修为越高,生活越枯躁,六指张在赌桌上似乎就越大胆,完全是忘乎所以。

    就在当天晚上,六指张就受到了高句丽人的袭击。那些人用了些非常的手段,用了**、迷香、迷弹,还有石灰……

    如果不是申海、孟隆带着阿罗迦、阿罗傩及时出现,“六指张”恐怕早就被捅上几刀,然后砍掉一只手了。

    高句丽人的凶狠、残忍,在京师里面也是出了名的。

    不过这件事情,也是六指张自找的。

    他身上只带了二三千两的黄金,但是居然敢在金天大赌坊里借二万多的高利贷,加上之前的,居然欠了金天大赌坊五万多两黄金!

    ——这胆子也真是够肥的!

    六指张白天在赌场里借了二万多的高利贷,本来约定,最迟申时三刻就会还的。但是六张指在赌坊里喝了酒,完全忘了这回事,这才把这群高句丽人惹急了。

    “所有的赌资都替他付清了吧?”

    书桌后,王冲开口问道。

    “回少爷,按少爷的吩咐,已经全部帮他付清楚了。帮他付清之后,我们就离开了。并没有和他太多接触。”

    申海、孟隆道。

    帮人家这么大的忙,随便送出去五万两黄金,却什么都没说,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对于两人来说,实在是很难理解。

    不过这是少爷的决定,两人也不好多说。

    “很好,从明天,你们每天都送他二千两黄金。除此之外,其他你们什么都不要多说。”

    王冲道。

    “是,少爷!”

    申海、孟隆应声道。

    接近五万多两黄金送出去,但却什么也没有得到。这换了别人,是绝对不干的。不过王冲却毫不在意。

    丹师们的秘密群体里,蕴含着巨大的利益。但是门槛也是异乎寻常的高。他们售卖的客户,往往都是几十年延续下来的,甚至更久。

    这种关系因为历经漫长的时间,所以非常可考。而且丹师们对于新的客户的挑选,极其的谨慎。

    往往几十年中,也未必会挑选一个。

    正是因为这种谨小慎微,严格调选的态度,丹师们的秘密团体才能够隐而不,在皇宫和各大王府之外保持自己的秘密,而不被曝露。

    对于王冲来说,只要能够接触到这个团体,只要能够挤进他们的群体,从其中源源不断的购买珍贵的丹药,送出去五万两黄金什么之类的,反倒不重要了。

    六指张现在戒心还重,现在跟他谈加入丹师群体的事还为时尚早。王冲现在的做的,就是不断的送给他黄金。

    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增加他对自己的好感。

    总有一天,当六指张内心对自己不在戒备的时候,王冲相信,他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把这件安排下去之后,王冲安心继续修练自己的龙骨术。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王冲的力量每天都在精进,根骨虽然还并没有实现大的突破,但每过去一天,都会变得更加致密。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王冲的龙骨术还没有太大的进展,申海、孟隆那边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少爷,六指张求见!这次是他主动找到我们,指明了想要见少爷您!”

    王冲正在院子里修练,突然之间,申海、孟隆就走了过来。

    “哦?”

    王冲眼睛一亮,大为意外。六指张比他想像的似乎还要沉不住气。

    “让他进来!”

    ……

    王冲是在自己的书房里见到六指张的,和几天前刚刚见到六指张相比,现在的六指张看起来远没有那么疏冷,傲慢,不可靠近。

    不过,在他身上王冲却感觉到了浓浓的疑惑,还有些许的不安。

    “张仲叔见过公子。”

    六指张躬身行了一礼,看起来有些局促。说实话,丹师的身份在任何地方都能吃得开。所以碰到其他人,大部分丹师都会很傲慢。

    只是张仲叔没想到,那天在碧落阁前“纠缠”自己的人居然这么大的来头。

    丹师的身份虽然不差,但是和王家这样的将相门第相比,又算不得什么。

    “呵呵,道师,我们又见面了。”

    王冲笑道,目光瞥过六指张的左手,王冲看到一条巨大的剑痕从袖子里伸出来,看起来很是碜人,似乎就是不久前,在高句丽人手中受的伤。

    “公子,您就别寒碜我了。什么道师不道师的,要知道你是九公的孙子,我哪里敢怠慢。”

    六指张一脸局促道。

    “呵呵,道师客气了。不知道道师找我什么事?”

    王冲目光转动,看着六指张笑而不语。

    “公子客气了,在下是来谢谢公子的。公子救了在下一命,又帮助在下还了五万两黄金的欠债。在下心中感激不尽。”

    “不过,如果公子想要从在下这里求取几味丹药的话,请恕在下实在是做不到。至于那五万两黄金,虽然在下暂时还还不起。但是如果公子想要的话,在下一定会想方设法,尽量还给公子。”

    六指张低着头,有些不安道。

    “呵呵呵,谁说我要从你那里求取几味丹药了?”

    王冲笑了起来。

    “难道不是?”

    六指张一惊,猛的抬起头来,一脸的意外。

    他一直以为王冲帮他这么多,是想让他帮忙炼丹,所以一直心怀忐忑。他是皇宫中的炼丹师,一旦在外面帮别人炼丹,必定会受到严厉处置。

    所以,这也是他心里不安的原因。

    但是王冲这样豪爽的人,挥金如土,五万两黄金送出去,连问都不问原因,又是六指张很少遇到的。

    让他就这么割舍又做不到。所以才想到到王家来见上一面。

    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道师,‘丹寇流千载,炉火燃万秋’,我想去看一看,不知道道师能不能帮忙让我看一看?”

    王冲笑道。

    哗!

    刚刚还一脸镇定的六指张,霍然之间变了脸色。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六指张盯着面前的王冲,一脸的惊骇,就好像心中最隐秘的秘密被人窥破一样。

    “丹寇流千载,炉火燃万秋”这是他们宫内一个地方的对联,是一切的起源,也是丹师们互相切口的暗号。

    丹师间的秘密团体,这是六指张心中最深的秘密。

    他根本没有料到,王冲居然能一口道破。

    他和王冲交往,一直都是以普通丹师的身份。他一直以为王冲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早早瞧破了他的虚实。

    这让六指张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道师何必惊讶,如果我想泄露,早就泄露出去的。又何必等到现在?”

    王冲笑着,提起书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香茗,推了过去。丹师间的秘密团体,不管他怎么做,只要提到,就会引反弹。

    六指张还能留在这里,没有夺门冲出去,已经是很出乎他的预料了。

    “公子即然知道‘丹寇流千载,炉火燃万秋’,就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危险性。难道公子就不怕给家里惹来麻烦吗?”

    六指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

    他刚进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局促,拘束,不安。但是当王冲提到“丹寇流千载,炉火燃万秋”这几个字,整个人顿时变了一个人,仿佛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再没有了一丝的不安、局促和畏缩。

    听到六指张的话,王冲顿时沉默起来。

    皇宫和各大王府中炼就的丹药,向来都是禁忌。和这些走私丹药的炼丹师群体牵连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很可能会给王家带来很大的麻烦,激怒皇宫,并且招致各大皇室亲王的敌对,为了几枚丹药,实在是划不来。

    如果正常的情况下,就算知道有这种秘密的丹师团体,王冲也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但是王冲深深知道未来即将有一场莫大的浩劫来临。

    在这场浩劫中,所有的一切都会土崩瓦解,皇宫,王府,律例,家族……,所有珍惜的一切都会化为焦土。

    在这场浩劫中尽可能的壮大自己,并且尽力的保全别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和皇宫、王府中的炼丹师牵连,可能引的危险,反倒不在王冲的考虑之中了。

    “这件事情我自有考量,道师不必多虑了。还请道师,引我入门。”

    王冲抬起头,轻松笑道。

    这回轮到六指张沉默了。

    他本意想要让王冲知难而退。没想到王冲的意志比他还坚定,似乎铁定了心思,想要进入自己的群体。

    如果换了是其他时候,六指张是万万不会答应的。甚至连考虑都不会考虑。但是王冲曾经帮助过他,而且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

    六指张不可能装做不知道。

    但是丹师间秘密的团体向来规矩森严,轻易不接纳外人。而且,就算他想接纳,这也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今天只有两章,第二章移到晚上九点半,如果码完,尽量早更!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