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零九章 王冲见宋王!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宋、王两家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政治联盟,也有许多其他的情感因素在里面。

    老宋王和九公是同辈的,两人当年就是很好的兄弟。

    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两人一起并肩战斗,扶持着当今圣皇一起走到如今这个位置。

    因为这个原因,可以说宋王也是九公看着长大的。

    老宋王还在的时候,九公也曾经到过宋王府,看过他,抱过他。摒弃掉政治上的原因,在内心深处,宋王其实还把九公看做一位父辈人物,一位亲切的长辈。

    因此,尽管这次九公并表态支持他,让他有些失望,宋王也并没有因此就大雷霆。

    对于王冲,宋王并没有太大的印象。但仔细回想起,其实也是有些模糊的印象的。

    在他小的时候,自己应该是抱过他,哄过他的。只有后来坐上宋王的位置,日理万机,越来越忙,所以不再有时间去关注这些“小辈”。

    现在朝廷上的事暂时告一段落,看着眼前的王冲,又勾起了宋王心中的回忆,勾起了一些做为长辈的情怀。

    王冲并不知道宋王在想什么,但王冲感觉得出来,现在的宋王对自己是最亲切,最随和,也最放松的时候。

    似乎完全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在跟自己说话。

    “殿下,长者赐,不敢赐。如果可以的话,晚辈可以要一个人吗?”

    王冲低着头,躬身道。

    “一个人?”

    宋王和一旁的卢廷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顿时大为好奇。特别是宋王,本来正在为太真妃的事情心烦,听到王冲的话,一下子来了兴趣,朝廷上的烦心事也暂时被他抛诸脑后。

    “哈哈哈,一个人?女人?你这是看上了那家的女孩子。少年慕艾,这也是人之常情,说一说,不管是谁,我亲自帮你去说。”

    宋王哈哈笑道,心情看起来好了许多。

    谁没有年轻过,听到王冲的话,宋王以为王冲喜欢哪家的女孩子,一下子也勾起了自己许多回忆。

    “就是,冲公子,你尽管说。就算是公主,有宋王殿下出面,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卢廷捋着胡子,也在一旁调笑道。

    “不是的!殿下误会了。”

    王冲心里哪个尴尬啊,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这两位想到哪里去了?

    “晚辈想救一个人,但只有殿下才能救得了他。晚辈想求殿下帮忙救他!”

    “哦?”

    宋王看着王冲,见他不像是在说笑,顿时皱了皱眉头,收起笑容,郑重道:

    “你想救什么人?我可先告诉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朝廷有朝廷的律例,就算我是皇室亲王,也不能随意胡来!”

    “晚辈明白,这个人叫张慕年。他所犯的事情,并不算是很大。这是他的卷宗,殿下可以看看。”

    王冲低着头,将事先准备好的手抄卷宗取了出来,双手托着,递了过去。

    宋王王冲是一定要见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情。对于王冲来说,还有一个人比太真妃都要重要的多。

    这个人就是张慕年!

    自重生之后,王冲思考过无数个日日夜夜,要想改变帝国的命运,有一个人绝对必不可少:

    张慕年!

    “张慕年?”

    宋王皱着眉头,似乎在极力的思考,但是最终,宋王现自己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卢学士,你有印象吗?”,宋王递过去一个眼神。

    卢廷摇了摇头。

    这个名字他同样没有听过。

    “这就奇怪了?”

    宋王暗暗诧异,从王冲手中接过卷宗,翻开,仔细看了起来。

    “原来是个农吏,怎么贪污这么多?二万两黄金!”

    宋王看着卷宗上的资料,皱起了眉头。不过内心中,宋王反而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是王冲要救那种杀人放火,强抢民女,投敌叛国,十恶不敕之类的暴徒。

    至于贪污,虽然按照帝国律例,也是不小的罪行。但是仅仅只是和钱财相关,看在宋王眼中,反倒并不是太大了。

    至少,并非十恶不敕。

    “殿下,贪污二万两黄金确有其实。但是晚辈保证,这件事情另有隐情,这些钱他绝不是为了一己私利。”

    王冲诚声道。

    “哦?”

    宋王眉头扬了扬,反倒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这种地方小吏级别的琐碎事情并不值得他太过关注:

    “这件事情,如果能先偿还那二万两黄金的话,我倒确实可以帮忙,让刑部回重……”

    “那二万两,晚辈可以帮忙偿还!”

    王冲心中大喜,不待宋王把话说完,立即抢先道。二万两以帝国律例量刑来说,这个大数字,但是对于现在的王冲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呵呵,你听过说完。这件事情,我可以让刑部回重审。只要你还上他贪掉的二万两黄金,这件事情就很好解决。不过,要我答应你,你必须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啊!”

    王冲抬起头来,这个就出乎他的预料了。

    “放心,不会太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他。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宋王笑道。确定王冲要他救的人,并不是什么十恶不敕之徒,宋王现在也相当放得开,甚至还开起了他的玩笑。

    “这个……我和他其实并不认识。”

    王冲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如实道来:

    “但我可以告诉殿下,这个人未来对于大唐,绝对拥有巨大的作用。”

    “哦?”

    宋王、卢廷闻言,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的神色。没有人明白王冲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也不清楚王冲为什么对这个人张慕年这么看重。不过,经历了姚广异的事情,倒也没有人敢再把他当成十五岁的孩子。

    “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只要不是十恶不敕之徒,只要不是太过违背帝国的律例,只要不是对帝国不利。我都可以答应你。这回去后等消息吧,我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

    宋王道。

    最后几句话,并不只是针对张慕年的事情,也算是宋王对王冲这个聪慧晚辈的一些告诫。

    聪明才智用于正处则为正,用于邪处则为邪!

    王家是将相之门,这一点,将来尤为重要!

    “多谢殿下教诲!”

    王冲也听出了宋王借机教诲的意思,躬身谢道。

    “呵呵,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卢学士,我们回去吧!”

    宋王对一旁卢廷道,准备打道回府。这次来四方馆,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疲惫。

    “殿下,我们走吧!”

    卢廷在一旁笑道,伸手做了个引路的动作。

    “等一下!”

    看到两人做势要走,王冲脱口而出道。

    “嗯?”

    两人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王冲。

    “王冲,你还有什么事吗?”

    宋王微微笑道,显出一股长辈的慈爱。对于王冲这个晚辈,他心中非常的宽容。

    “这个……”

    王冲犹豫了。虽然早就打定了注意,在太真妃的事情上要劝劝宋王,但真的开口,王冲又感觉有些难以启齿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太真妃”的事情本身不大,但涉及到的却是臣子的本份和原则性的问题。宋王刚刚才教诲过自己,才智要用在正确的地方。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提起太真妃的事情,想让宋王改变立场,宋王和大伯还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自己。

    自己之前苦心积累的一点好印象,恐怕不但要烟消云散,而且还会被宋王和大伯误认为是奸佞小人,小小年纪就已经误入歧路,丧失了原则。

    这件事情可并不好开口!

    王冲甚至感觉比“节度使制度”的事情还难以解决。

    “怎么了?”

    王冲这边正心焦,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边宋王和卢廷看到王冲不说话,反而越好奇,催促起来了。

    “是啊,冲公子,在宋王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卢廷也在一边笑道。

    这小子给他的感觉一向是胆大包天,特别是姚广异的事情,更是印象深刻。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反倒畏畏缩,不敢说话了。

    这可不像他印象中的那个王家麒麟子!

    “晚辈斗胆……殿下正在为太真妃的事情心烦?”

    王冲心中挣扎许久,咬咬牙,终于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嗡!”

    王冲话一脱口,假山竹林附近,气氛骤然一变,倏忽之间,就仿佛有一阵狂风席卷而过,天昏地暗。

    王冲耳中只听到一阵猎猎作响,低头看时,只见宋王的袍子激烈的抖动。

    “你想说什么?”

    宋王厉声道。他本来是一脸和煦,完全是慈和长辈的样子,但是这一刻却是神色剧变,脸色铁青无比。

    就连旁边的卢廷,虽然一直都对王冲印象很好,但是这一刻,也变了脸色,在一旁沉默不语。

    虚空之中,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扩张开来,而所有的压力全部对准了面前的王冲!

    “殿下误会了……”

    王冲连忙辩解道。宋王显然误会了什么。

    “王冲,今天我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告诫你,纲常伦理,这是做臣子的本份,原则性的问题,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君王做错了事情,哪怕被君王呵斥,贬谪,甚至流放,做臣子的也一定要去劝谏,因为这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

    “陛下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为我大唐有史以来最英明的君主。在他手上,我大唐积极进取,极力开拓,现在南从交趾,北到阴山,东到东海,西至葱岭,全部都是我大唐的领土,,面积前所未有的广大,这是中土神洲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没有任何一个帝王可以与之相比!不管是秦皇,还是汉武,都是如此!”

    “我大唐文治武功,全部都是盛极诸朝。陛下是真正的千古一帝!他现在一时糊涂,沉迷女色而不自知,牵动了整个大唐的朝臣。陛下不自知,我们做臣子却不能不进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陛下千古一帝的声名上出现任何的污点!”

    宋王一脸的心痛道。

    【第一章已更,今天三更,大家多多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啊,搜索皇甫奇三个字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