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人皇纪》 第一百零八章 宋王拜寿!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虽然对于帝国的未来,“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要远比太真妃事件深远的多。【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但王冲心知肚明,目前在朝堂上,这件事情当之无愧的第一件大事,占据了几乎所有朝臣的注意。

    “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对帝国的危害是未来的事情,但是“太真妃事件”却是眼下的事情。

    它在朝廷里的影响和波及到的大臣数量,也绝对是本朝以来最多的。

    “大伯还是放心不下啊!”

    王冲看着送到四方馆大门口,还在和一名御史大夫急交谈,交换意见的大伯,心中隐隐有些忧虑。

    大伯是朝中的重臣,但这重身份,现在反而成了他的掣肘。而爷爷然的地位,这个时候又使得他无形之中成为了这次反对“太真妃”的朝臣之。

    未来,尘埃落定,大伯受到的处罚恐怕也会是最大的。

    “这可不妙啊!”

    王冲低下头,微微皱起了眉头。

    “太真妃”事件涉及到的是做臣子的本份,是封建礼教的纲常。王冲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提起“节度使制度”,打乱了大伯的安排,他是一定会想办法在议事厅内提起太真妃的事情,并且会想办法从老爷子那里获得支持。

    王冲有心相劝,但他心知肚明,“节度使”的事情上,大伯可能会赞同自己。但是“太真妃”的事情上,大伯绝对不会赞同自己。

    不但不会赞同自己,反而会辞言色厉的赞同自己。哪怕老爷子,也绝对不可能会站到自己这边。

    涉及到臣子的本份,大伯不可能听从任何人的劝告。

    这也是王冲没有在议事厅提及的原因!

    “宋王殿下到!——”

    就在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暗暗忧虑的时候,一阵高亢的声音突然从大门的方向传来。轰隆隆,同一时间,大地震动,王冲耳中仿佛听到一阵潮水通动的声音。

    就在四方馆外,街道的尽头,一辆马车驶来,马车之中,一股磅礴的气息,如同朝升的太阳一般,无弗及远,幅射出来。

    但是这股气息霸烈之中不乏柔和,柔和之中又不失霸烈,给人一股刚正的王者气象。

    “终于来了!”

    感觉到这股气息,王冲突然长长的松了口气。王家和宋王三代的情谊,这次的“太真妃”事件,朝廷里的那帮重臣,包括大伯王亘在内,也是唯宋王马是瞻。

    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解决这场危机,避免“太真妃事件”对半数的朝臣造成危机,这件事情还必须落在宋王身上。

    ……

    “殿下!你终于来了!”

    四方馆的大门口,看到宋王驾到,王亘精神一振,整个人都振奋了不少。这一天,有太多的事情让他分神了。

    但是在王亘心中,毫无疑问,始终惦念不忘,难以释怀的还是“太真妃”的事情。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半数的朝臣,已经演变成大唐帝国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暴。

    “和老爷子谈过了吗?”

    马车门打开,宋王一身衮服,从里面走了下来。他的神色凝重,看起来也是心事重重。

    “还没有。”

    王亘摇了摇头。老爷子现在关心的是怎么向圣皇进谏,阻止“节度使”和“重用胡人”的策略。

    这种时候,王亘还真不知道怎么向他开口。

    思来想去,还只能是等待宋王过来了。

    “殿下,太真妃的事情非同小可。这事关臣子的名节,和陛下的清誉。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啊。为人父者,岂可纳子妻为妃?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岂非使圣皇半生清誉毁于一旦,成为民间的笑柄。”

    “陛下现在是沉迷女色,身在其中而不自知。等过一段时间,他必然会清醒,只是那时候恐怕已经晚了。我们为人臣子的,无论如何,都不能使陛下犯下这种错误,一定要想办法警醒他,让陛下从女色中清醒过来。”

    王亘沉声道。

    “嗯,我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父亲纳儿子的妻子为妃,这是皇家的丑事,也是大唐的丑事!”

    宋王点了点头,心中同样充满了忧虑:

    “可惜现在,有宋王和姚家在背后搞鬼,有半数的朝臣支持陛下纳杨太真入宫为妃。陛下又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我只能想办法让九公出面,助我一臂之力了。这也是我这次赶过来拜寿的主要原因。”

    “九公是朝廷的元老,在朝廷上拥有巨大的号召力。同时,又是从龙的功臣,陛下对他极为信任。如果有他出现,一定可以改变这桩有违人伦纲常的皇室丑事,避免前朝旧事重演。”

    “这也是我的想法!陛下半生清誉不易,不能毁于一个女子手里啊!”

    王亘叹息道。

    “殿下,请跟我来吧。中间出了点事,这个容我以后再跟你说吧。”

    王亘伸手一引,带着宋王,亲自将他指引到了老爷子休息的地方。

    远处,王冲看着这一幕,缓缓的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的神色。大伯和宋王交谈的样子,他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看起来,在阻止太真妃这件事情上都相当的坚决。对于王冲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小友,原来你在这里啊!”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耳中。

    王冲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名宽袍大袍的学士正微笑着向自己走来。

    “卢大人!”

    王冲反应过来,躬身行了一礼。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冲在广鹤楼有过一面之缘的卢廷卢大学士。

    “呵呵,冲公子什么时候回去?”

    卢廷笑着道。

    “吃完晚饭后。”

    王冲怔了怔,道。王氏一族平常都难得聚在一起。也就是爷爷生日的时候才有这种机会,这是王家人的例行聚会。

    上辈子孤家寡人一个,所以这辈子王冲非常珍惜这种机会。

    “呵呵,那就好。我受宋王委托,想要邀请公子一会儿见上一面。”

    卢廷直接道明来意道。

    对于眼前这位王家子嗣,卢廷还是很有好感的。事实上,也是他一力促成了宋王和王冲的见面。

    “哦?”

    王冲怔了怔,点点头:

    “也好!正好我也有事要求见宋王!”

    “啊!”

    卢廷抬起头,意外的看着王冲,这回轮到他惊讶了。

    时间渐晚,拜寿的人群渐渐散去。叶老、胡公、赵老、孙老、马老等人也带着孙儿辈们离开了四方馆。

    整个四方馆很快空寂了下来。

    王冲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宋王从里面出来。脸色却并不是很好看。

    “看来,宋王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王冲心中暗暗摇头。

    上辈子,太真妃的事情他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因此,很多的事情,很多的细节他并不清楚。

    关于太真妃的事情,爷爷的态度是很模糊的。

    宋、王两家几代的情谊,在很多重大的事情上,爷爷都支持过宋王,宋王也支持过王家,双方在很多朝廷大事上都拥有同样的观点。

    甚至因为这种关系,大伯和宋王还在朝堂上达成了一致的“攻守同盟”。

    很多时候,在朝议之前,都会提交商议,交换意见。

    太真妃的事情上,王冲本来以为爷爷会支持宋王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爷爷并没有支持太真妃,同样的,他也没有反对。

    在这件事情上,爷爷选择的是沉默。

    爷爷大半辈子都是在风雨中度过的,他经历过许多的大事。对于圣皇,爷爷一直都是直谏其咎的,很少有所避讳。

    但是在太真妃这件皇室的私事上,爷爷却保持了沉默。这是极其罕见的。即便几十年后,王冲也一直想不明白。

    到了最后,王冲只能理解为,大伯已经表态了,爷爷就不适合再表态。但是王冲总是感觉这件事情似乎还有其他的内情。

    远处,卢廷走过去,在宋王耳语了几句。宋王原本脸色阴郁,但这个时候,又强打精神,脸色好看了很多。

    王冲是在一座假山竹林附近和宋王见面的。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几名禁军在周围巡逻。

    看到王冲,宋王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

    “你大伯父都跟我说了,真是英雄出少年!”

    宋王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

    姚广异的事情前前后后,他都已经听王亘说过了。如果不是此事从王亘嘴里吐出,千真万确。宋王还真是很难以相信,姚广异精于算计,最后居然是输给了一个还只有十五岁的孩子手里。

    “那件事情,我已经下了封口令。所有知情的人,都严禁传扬出去。不知道有人知道是你阻止姚广异的。”

    宋王道。

    对于王冲,宋王还是印象挺深的。年纪轻轻就能够挫败姚广异这种厉害的对手,简直不可思议。

    这也是他在拜寿的时候,特别想要见见王冲的原因。

    “多谢殿下。”

    王冲躬身行了一礼。

    宋、王两家多年的情谊,在这种事情上都不用多说,宋王就会下意识的袒护王家,这是王家人对宋**服的原因。

    “呵呵,说吧。想要什么奖赏!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给你的。”

    宋王大度道。

    “殿下已经给我赏赐了。”

    王冲谢绝道。

    “呵呵,一码事归一码事。那次是宋王赏你的,这次是长者赐,不可辞。”

    宋王微笑着道,神情亲切了不少。

    【今天只有两章,明天三章!这几天在乡下,更新可能有点不稳定,大家见凉。皇甫尽量准点准时更新,如有变动,会在作品相关里公告,请大家多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