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零九章 大决战!商讨!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零九章



“大相,这小子什么意思?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难道他还有什么手段不成?”



龙钦巴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大钦若赞。



和孙六岳的一场大场,让龙钦巴罡气消耗极大,身上的铠甲也满是刀痕,许多地方甚至直接被砍裂了,露出了里面模糊的血肉。



不过即便如此,龙钦巴还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战意。



大钦若赞沉默不语,一旁的火树归藏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换作是以前,他对于王冲虽然不至于不屑一顾,但也就是稍微能多看一眼的那样,也仅仅只是一眼。



但是现在不同,王冲的那些战斗光环甚至能够大幅的影响到他的“大日佛陀”,而且如果王冲说的是真的,这场战争他觉得自己能赢,那么就算火树归藏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他虽然不在意王冲一个人的实力,但却不能不在意一场战争的胜败。毕竟,做为将军他的使命并不是战胜对手,而是获得胜利。



“大钦若赞,你觉得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火树归藏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火树归藏居然开口问向了一旁的大钦若赞。



“大人,难道你们真的以为他还能赢?”



龙钦巴叫道,一脸难以接受。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大钦若赞深蹙着眉头,一脸的沉思:



“这小子的能力你也见过了,他虽然说的话不至于句句是真,但也绝不至于句句是假。而且,都已经到了这种田地,他完全没有使用这种小手段的必要……”



“传令下去,全军戒备。这段时间,派十拨人马,轮流随时盯着唐人。另外,营地之中用火油设置营火,所有死角都要照得通透。巡逻队进出,包括蒙舍诏的人靠近,一律使用暗号,绝对不能给他们丝毫的可乘之机。”



王冲带领唐人伪装成蒙舍诏人袭击乌斯藏的事还刚刚过去不久,大钦若赞可不想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纰漏。如果再让王冲踹营成功,多抢到一些水,每多延迟一天,乌斯藏帝国的战略就会多一分失败的机率。



王忠嗣已经离开大唐京师,现在的情况和开始时完全不同,现在的大钦若赞比阁罗凤还要着急。



“是,属下遵令。”



大钦若赞的声音一落,几名乌斯藏的传令兵迅速得令而去。



……



“大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另一侧,距离乌斯藏人极远的一间营帐里,谁也没有想到,两道人影正聚在一起。一位是蒙舍诏的国主,一位是蒙舍诏的大将军。



这个时候,就连太子凤都被排斥在外,得缘一见,更别说其他人了。



“今天这一战,唐人的战斗力陛下也已经见到了。如果硬攻、强攻只怕损失惨重,即便成功了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得不偿失,大钦若赞已经毁掉了他们的水源,在这一点上我和大钦若赞的看法是一致的,休战三日,虽然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但这个时间却不能不等。”



营帐里传来段葛全的声音。



这位蒙舍诏唯一的大将军一直隐于幕后,寡言少语。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显露出来,这一场战斗真正的指挥其实是段葛全,而不是阁罗凤。



“关键还是那个王家的幼子啊,如果不是他,我们早就胜利了。”



阁罗凤道。



现在只要想起那个小子,想起那个王家子,阁罗凤就如芒在背,甚至食不下咽。单论实力,对于阁罗凤这种强者来说,王冲这种级别的武者那完全就是蝼蚁一般,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换了其他地方,阁罗凤轻易就能将他捏死。



但是偏偏,王冲最长的不是武力,而是在战场中最重要的兵法。而且,两军交战,壁垒分明,王冲站在山顶,周围铜墙铁壁,不知道多少高手在为他护驾,就连王严和鲜于仲通都在其中。



所以,不管是乌斯藏和蒙舍诏多想杀他,哪怕聪明睿智如大钦若赞,对他也丝毫没有办法。



——想要斩首对方的主帅,没有那么容易的。



“放心,等到三天之后,最后一战,安南都护军全军覆没,那个王严的幼子自然也跑不掉。”



段葛全淡淡道。



“大将军今天可是看出什么东西?”



阁罗凤心中一动,连忙追问道。



“虽然还没有达到陛下想的那种地步,但也相去不远了。”



段葛全点点头道:



“那个王家虽然兵道的造诣匪夷所思,就连章仇兼琼都无法与他相比。不过,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安南都护军统帅,安南都护军也不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在仓促间,能把安南都护军的战斗力提升到这种地步,已经足够让人印象深刻了。”



“只不过,有些破绽是怎么也弥补不了的。”



段葛全淡淡道,眼中掠过一抹惊人光芒,但很快就黯淡下去,一切归于沉寂。



而营帐里也恢复了寂静。



……



这一天注意不管是对于乌斯藏、蒙舍诏,还是大唐,都是一样难熬的。当乌斯藏、蒙舍诏的统帅各自聚在一起商量对策的时候,山峦顶端,大唐的核心统帅们同样聚集在一起。



只不过,这一次不只是王冲、老鹰和陈叔孙,连同鲜于仲通、王严,以及孙六岳在内,全部都在山顶聚在一起。



六个人盘坐在地上,围成一圈。



中间是一个简陋的沙盘,沙盘中央的山峦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蒙乌联军分布图。



——站在山顶上,居高临下要制造一座这样的粗糙沙盘实在太轻易不过了。



“冲儿,不论如何,能达到这一步已经是出乎我们的预料了。不管是为父,还是鲜于大人,都不会怪你的。”



王严第一个打破寂静道。



伤亡情况已经报出来了,这一战,安南都护军的损失不小,当初加上王严的援军,再加上王冲的援军,总计接近十万的大军,现在已经是只有六万多点了。



而关键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水源。



安南都护军的水源被毁,当白哗哗的水源如同瀑布般流出去,就算再后知后觉的士兵都知道,他们此时此刻面入的处境。



“王大人说的不错,无论如何什么结果,什么样的结局,我们都是不会怪你的。”



鲜于仲通也和声安慰道,声音中透着某种觉悟。



安南都护军早在洱海之畔的时候就已经战败了,能拖延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现在的西南大军,内忧外患,已经如龙困浅水,陷入了绝境。



而火树归藏、大钦若赞、阁罗凤、段葛全的存在,也完全断绝了他们的退路。



等待安南都护军的是什么,已经不用多言了。



“不错,公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怪你的。至少,我们已经让乌斯藏人和蒙舍诏人付出了代价。”



孙六岳盘坐在地上,同样开口道。



孙六岳沉默寡语,一向不喜欢说话。能让他说出这翻话来,很显然,王家这位最小的幼公子真正获得了他的尊敬和认可。



“不!父亲,都护大人,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这一战场还远没有到你们想的那种地步。至少,现在还没有。”



王冲的眼中掠过一抹雪亮的光芒,突然一脸认真道。



“少爷,你不用安慰我们……”



陈叔孙也忍不住开口道,一边拍了拍王冲的肩膀。



“陈叔,我没有和你们在开玩笑。”



王冲摇了摇头,神情严肃无比:



“我和大钦若赞说的那翻话,也并不是你们想的场面话。”



“嗡!”



刹那间,整个山顶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着王冲,一个个都怔住了。



“冲儿,你的意思?”



王严皱起了眉头。



王冲这翻话,就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不明白了。难道都到这一步了,还有反手的余地不成?



“公子的意思,难道我们现在还能打败他们?”



孙六岳一脸讶异道。



他虽然在兵法上没有特别的造就,但是孰强孰弱,孰胜孰败他还是看得出来的。现在的情况,水源已毁,大钦若赞他们只要坚守不出,安南都护军几乎就必输无疑。



而且,大唐的军队利步战,不利马战。如果舍弃这些山上的钢铁防御,主动下山求战,那就是自断手脚,乌斯藏人甚至都不用三天,就能让安南都护军全军覆没。



“六叔,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王冲摇了摇头。



“战争从来都不是纯粹的军队之间的战争,而是政治上的延续。决定一场战争胜败的,也绝不仅仅只是战场上的输运,还有‘战场之外’的输赢。西南大唐和乌斯藏、蒙舍诏的战场从来都不是只有这一个地方,至少,对我来说不是。”



一群人面面相觑,别说鲜于仲通了,就连王严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怔住了,完全不明白王冲说的是什么。



战争就是战争,对于他们这些纯粹的军人来说,战争从来都只是简简单单的击溃你面前的对手,其他和什么都无关。



至于什么“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种论调连王严这个军中老将、名将都从来没有听闻,更别说是别人了。



一群人围着王冲,欲言又止,想要插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论兵法造诣,恐怕这里连王严、鲜于仲通在内,都不够给王冲提鞋。双方的造诣,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好消息,皇甫的微博开通啊!如果想知道我在生活中的状态,欢迎关注啊!^-^】



【公众人号独家番外《大*神苏正臣》(一)上下已经上传,欢迎大家关注。加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点击头像,在历史记录里可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