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决战!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安南都护军的水源问题现在已经相当严重,大钦若赞的奇袭发挥了效果,几乎是在当天,王冲的大军中就没有多少水源能用了。



    而到了现在,就连罗极这些高级将领都是皮肤粗糙,嘴唇干裂,由此可知安南都护军的水源问题有多么严重。



    现在的安南都护军灶火数量连之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战马的饮水更是被控制到了极限。



    军中的士气早就是一跌再跌,人心惶惶,偏偏这个时候,大钦若赞还每天用饮用水来干扰安南都护军。



    “这一招虽然简单,但却相当的有效。我们根本没有好的应对之策啊!”



    老鹰看着山下忧心忡忡。



    现在大唐的水源问题早就不是秘密,就连底层的盾兵都知道,军营里没多少水了。大钦若赞每天都让人到阵前用大肆的用水洗澡、洗马,剌激所有人。



    本来就已经是严重缺水了,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嘴唇越发的干裂,心中越发的干渴了。



    这是一种完全不受控制的本能反应。



    哪怕众人明白这是生死攸关的战场,也完全不受控制的产生这种反应。



    现在是人心浮动,老鹰站在山顶都能感觉到这种浮躁和不安,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



    “杀马吧!”



    王冲突然道。



    “什么?”



    老鹰怔了怔,脑海里反应不过来。



    “杀掉一些战马,用它们的血水暂时解渴。这是目前唯一的权宜之计。”



    王冲沉声道。



    “可是,没有了战马,公子的计划怎么办?而且,现在安南都护军的战马本能就不多。”



    老鹰一脸的错愕。他万万没想到,王冲会突然提出这种策略。



    之前的战争,王冲预留的山顶骑兵部队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可以说起到了战场扭转性的关键作用。凤伽异率领的蒙舍诏最精锐的“龙子军团”,差点将大唐的阵线全部凿穿,一路杀到山顶。



    最后还是王冲的骑兵用奇袭之计,抓住一个破绽,将龙子军团前后截断,才破了他的锋芒。凤子军团战死了超过三分之一,就连凤伽异都差点死在山上。



    ——如果不是他的部下护送着他拼死逃离的话。



    大唐没有了战马,就等于少了很多回旋的余地。



    “宰杀一部分就可以了。现在是能拖延一天是一天。现在拼的就是谁能坚持的时间更长。传令下去,现在每日的饮用按滴来计算。如非必要,绝对不能随意消耗任何一滴水。”



    王冲道。



    六万大军,每天按滴来供应水源,对于一支正规军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如果换作是以前,这种做绝对会引起巨大的恐慌。



    但是到了现在,经过大钦若赞这么不停的渲染,反倒是没事了。



    这也算是错有错招。



    “属下明白了。”



    老鹰点头道。



    “另外,大钦若赞现在的处境可并不比我们好过啊!”



    旗杆下,王冲看着对面,突然笑了起来。



    大钦若赞费尽心力,每天又是一壶一壶,一袋一袋,一桶一桶的在山脚下,在所有安南都护军面前倒水,又是洗马,又是洗澡。



    但是他自己的情况,王冲甚至什么都不用做,都不用去效仿,就已经足够乱了。



    缺水,节约一点也就是了。



    以前每天一袋,现在每天两次,每次五六滴,七八滴也就是了,熬一熬也能坚持过去。但是没有牛羊肉,习惯不了农耕民族的食物怎么办?



    让天天吃牛羊肉的人去吃米饭?吃蔬菜?也就是他们眼中的“草”!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还熬得住,但是乌斯藏人却偏偏是以凶狠、悍勇、好斗著称,根本就不是那种能收得住性子的人。



    站在山顶纵眼望去,大阵前端,一片平静。但是蒙乌联军的后方,早就是闹翻天了。即便是隔了这么远,王冲都能够听到远处的呱噪声音。



    一天之内,就王冲眼睛看到的,就至少已经有十七八起械斗了,全部都是蒙乌士兵之间的。王冲猜都能猜得出来,乌斯藏人食物不足,肯定是把主意打到了乌斯藏人身上。



    ——毕竟,名义上,蒙乌是盟友,乌斯藏是为了蒙舍诏才出兵的。



    只可惜,双方语言不通,所以这就变成了单纯的无理取闹,故意找碴,甚至大打出来,隔阂也越来越深。



    照这样下去,王冲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看到蒙乌之间互相内耗,损兵折将了。



    “大钦若赞,就算你智深近妖,也绝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吧。想要对付大唐,就得付出代价!无论如何,乌斯藏绝对不会是胜者!”



    王冲看着远处,心中暗暗道。



    “我需要去安静一下。老鹰,这里就交给你了。”



    留下这句话,王冲转身消失在了山顶。



    ……



    山脚下,营帐中,大钦若赞此时的处境比王冲想要的还要严重的多。



    一封封信件雪花般不停的飞到大钦若赞的手中,第一天不知道多少战马、谍探往来于高原和大唐西南之间。高原上正在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瘟疫。



    几十万,数百万头的牛羊在高原上成片成片,不停的病变倒地。牛羊虽然是乌斯藏人的主食,但是一旦病变,染上瘟疫,就不能再食物。



    而如果食物了病变的牛羊,就连人都会染病而死,而且没有任何的救治办法。



    大钦若赞只不过派几十万大军重重围困,令王冲和唐人陷入了干渴的境地,但是王冲却令大半个草原都陷入了灾荒。



    现在的瘟疫正在从阿里王系,向着整个高原扩散,影响之大,就连藏王都被惊动了。现在在阿里王系的周围边境,藏王已经抽调了大量的军队进行拦截,斩杀所有游荡过来的牛羊,甚至连正在和哥舒翰激战的大将军都被抽调出了军队。



    这种事情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保证不会有漏网之鱼。



    大钦若赞看着桌前的资料,越看越心惊。如果不是现在的西南之争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骑虎难下。他早就带领大军撤兵回去了。



    “这个王家子!!”



    大钦若赞狠狠的握着拳头,额头上浮起了一根根青筋。



    做为阿里王系的智相,大钦若赞手中一根羽扇长年不离,给人的印象也一直是温文尔雅,很少动怒。但是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大钦若赞的心理接受范围。



    在草原上大肆散播瘟疫,毒杀了成千上万,无以计数的牛羊,将整个草原化为一片瘟疫之地,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知道,很难想像居然是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做到的。



    大钦若赞一直以为王冲是个有些天赋,但缺乏历练的兵道天才,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那座山上的少年拥有着一颗比他想像的还要冷酷、可怕的心。



    “那一千多名精骑查到了吗?”



    大钦若赞道。



    “回大相,他们来去无影,而且实力极高,高原上的部落牧民根本挡不住他们。而且,他们的兵器也非常锋利,我们的武器和他们一碰,轻易就断了。”



    营帐口,一名传令官跪在那里,不知道跪了多久。



    “锋利?”



    大钦若赞闭了闭眼睛,心中隐隐想起了什么。



    “对了,大相,大雪山神庙的高手已经在追踪他们了。”



    传令官想起了什么,抬头道。



    “知道了。”



    大钦若赞抬起头来,望着营帐顶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改变。这么长的时间,那支骑兵都还没有解决,很显然,他们已经找到了什么方法来摆脱大雪山神庙的人。



    而且,这次恐怖的灾慌已经在高原上扩散开来,等待乌斯藏的将是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长的灾慌。现在高原上面已经是一片地狱。



    破坏已经造成,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传令下去,封锁消息,在战争结束之前,高原上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大钦若赞闭着眼睛道,衣襟都在颤抖。几十年的大相,他第一次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是,大相。”



    营帐处的传令官应着,在起身的时候,身体顿了一下,但很快就站起身来。



    “说吧!你到了什么?”



    大钦若赞头也不抬道。



    “大相,如果山顶上的那个小子……,他可是能说我们的乌斯藏语。”



    传令官壮着胆子望着营帐里的大相,目中满是担忧。那个王家子是一切的始作俑者,现在这种时候,他如果想要散布消息,这是最佳的时机。



    “不会!”



    大钦若赞想也不想的否决道。他仰着头,双眸紧闭,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虽然他散播了瘟疫,但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聪明,就决不会说出来。因为也绝不会有任何人相信的。”



    乌斯藏大军的后勤食物供应出现了问题,这一点很多人已经知道了。但是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这是和高原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瘟疫有关。



    因为完全超出了想像,所有压根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王冲还是一个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