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宋王抵达!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四十一章

    

    他查过,那些追杀他的人有唐人,有蒙舍诏人,也有乌斯藏人,甚至连大食人也有,这显然不是一般人,一般的势力可以做到的。

    

    西南这场战争牵涉到大唐、乌斯藏和蒙舍诏三个大帝国,涉及到火树归藏、大钦若赞、段葛全、阁罗凤这样的大将,关系到七八十万的大军,以及数百万的黎民百姓。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有人有心促成的,如果说真的有一股力量大到了这种程度,可以把这么多的帝国,这么多的名将,这么多的士兵、百姓玩弄于股掌之间……

    

    独狼甚至想想都觉得不寒栗。

    

    在内心深处,独狼更加趋向于这一切只是一个偶然事件,追杀他们的人,和追杀公子的人属于两股不同的势力。

    

    “不知道!”

    

    王冲摇了摇头:

    

    “我说了,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或许是的,或许不是。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确定,这次西南之战除了大唐、蒙舍诏、乌斯藏这三个大帝国之外,在暗流之下还隐藏着其他我们看不见的势力。”

    

    “这些人连朝廷的太守都敢诬陷,杀戮,甚至连我都敢暗杀……,他们的胆子已经大到了一定程度。朝廷的律法和世俗的规矩已经约束不了他们,也对他们没有用。”

    

    “西南之战,有那么多的人在场,有安南都护军的所有将军,有我父亲王严,有大都护鲜于仲通……,这么多人在都不能让他们所有顾忌。可想而知,他们的胆子有多大。”

    

    王冲开口道,神情沉声无比。

    

    他是活过两世的人,所有的事情他几乎都了如指掌,但是遍寻脑海的记忆,王冲居然发现不了任何一丁点和这些人有关的东西,至少,发生在剑南太守张虔陀身上的事情就是他从来都不知道。

    

    冥冥中,王冲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上辈子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公子,如果你有忌惮,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吧!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已经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不管他们是谁,也不管他们有多大能量,我都无所谓惧。此生此事,我只为一件事而活着,那就是揪出他们的真面目,替彬儿、彤儿、夫人她们报仇,也为我自己洗涮怨屈。”

    

    “只要能实现这个目的,不管是刀山火海,拔舌剐鼻,我都毫无所谓。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无面人神色怨毒,说到最后一句,惨笑不已。

    

    能量再大又如何?来历再神秘又如何?手段再高明、狠毒又如何?他已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家寡人,即然没什么可失去的,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王冲和独狼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沉默不语。

    

    王冲都能够感觉到无面人内心深处的那种深深的痛苦、仇恨、不甘和怨愤,不得不说,这一切是完全说出乎王冲心中预料的。

    

    曾经的剑南太守,变成了一个脸部覆着黑铁面具,只为复仇而活的“无面人”,说出去,谁都不敢相信。但是想想张虔陀身上所遭受的东西,又并不意外了。

    

    “或许,这件事情交给他来,才是最好的安排。”

    

    王冲看着无面人血红的双眸,心中暗暗道。

    

    不管是他,还是独狼,都还是活在阳光里,明面上,还是有太从的忌讳和不方便。独狼虽然比他好一点,但是只要他做出任何一点事情,曝露之后都会牵扯到他,也牵扯到王氏一族。

    

    反倒是无面人,他存在的痕迹已经全部被抹杀。而且这个地窖里,也没有人比他有更强大的决心和魄力去追查这件事情。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晃而过,王冲很快就有决定。

    

    “先生,这支黑箭就交给你了!你想追查线索,就从这个黑箭开始吧。”

    

    王冲说着,突然将手中的黑色断箭递了过去:

    

    “我没有办法承诺你太多东西,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承诺,在追查剑阁这件事情上,你绝不是孤独的。从此以后,只要你需要,不管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提供给你。武功秘籍、丹药、人手、军队、在朝堂和军伍中的人脉……,所有你需要的东西,我都会全力支源你。”

    

    “在这件事情上,我和王氏一族将是你背后最大的靠山和支柱!!所以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放心去做吧。天”

    

    王冲沉声道。

    

    “公子!!”

    

    听到这句话,无面人浑身剧颤,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这些人有多么庞大的势力,又有多么的肆无忌惮,无面人是亲身感受到过的。

    

    连堂堂的朝堂太守,他们都毫不放在眼里。

    

    王冲愿意介入到这件事情中来,这本身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而且事实上,以王冲的出身,以王家在朝野中的影响,以及王冲这次在西南立下的天大功劳,如果有王冲以王家在背后支持,这也将是他在大唐所能获得的最大支持。

    

    这绝对比他一个人孤家寡人,孤军奋战要强的多!希望也要大得多!

    

    “多谢公子!”

    

    无面人眼眶血红,突然双膝一屈,重重的跪倒在王冲面前:

    

    “公子千斤一诺,无面人无以为报,只要能偿心中所愿,从些以后,只要公子有所差谴,水里来,火里去,便是甘脑涂地,无面人绝对在所不惜。”

    

    君子千斤一诺,就是无面人的誓言,也是王冲的誓言。从此以后,在王冲周围看不见的阴影里,就多了一个除了王冲和独狼之外,就没有知道来历,也从来不轻易开口的无面人。

    

    “轰隆隆!”

    

    一阵隆隆的机括声中,地面的木板打开,王冲带着独狼,还有无面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这位是?”

    

    外间,看到脸上覆盖着黑铁面具的“无面人”,李嗣业微微皱了皱眉,眼中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

    

    “无面人。”

    

    王冲淡淡道:

    

    “走吧,别管这么多了,我们回去吧。”

    

    驾!

    

    一声吆喝,王冲带着李嗣业、独狼,以及一众铁骑返回了基地。只有无面人,在半路上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

    

    也没有人理去。

    

    ——就连王冲都没有过问,其他人自然不会多说。

    

    ……

    

    宋王带领的人马是在半个月之后到达的,一行七万多人马,带着大量的粮草和军械,浩浩荡荡,看起来极为壮观。

    

    “哈哈哈,王冲在哪里?王冲在哪里?快来让本王来看看!”

    

    远远的,滚滚的烟尘中,人还没出现,就听到宋王一阵哈哈的大笑声。

    

    即便战争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宋王还一直处于极度的兴奋和喜悦之中。

    

    “宋王殿下,西南这么多人,还有我和耿直兄,难道就不值得殿下看上一看吗?”

    

    山峦上,鲜于仲通带着王严,骑着两匹高大的神驹早早的迎了上去。

    

    “哈哈哈,你们两个粗野大汉,加起来都八九十岁了,哪里有我们西南的大功臣,未来的大英雄,大将军来得好看!王冲,在哪里呢?”

    

    宋王哈哈大笑,就算是当着王严和鲜于仲通的面,也毫不给面子。

    

    “王冲见过宋王。”

    

    声音一落,王冲骑着白蹄乌,已经从后面迎了上去。

    

    宋王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宋、王两家本来就是世交。熟人见面自然亲切。不过,宋王一见面就这么热情,还真是让人有些出乎预料。

    

    “哈哈哈,你们不知道,知道本王要先来,朝廷里不知道多少人嫉妒红了眼睛。哈哈,让本王看看我们西南的大功臣。”

    

    宋王说着,双臂张开,上去就给了王冲一个大大的热情拥抱。

    

    西南大捷,宋王从得到消息的那天起,就望眼欲穿,带领着七万大军日夜行军,为的就是能够抢先一步,看看在西南立下天大功劳的王冲。

    

    “耿直,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松开手,宋王又看着一旁的王严,满脸笑容道。

    

    “殿下谬赞了,犬子还小,殿下如此过誉对他未必是好事。而且西南之战,也是几万将士立下的汗马功劳,并不是他一个人的。”

    

    王严沉声道。

    

    “哈哈哈,死鸭子嘴硬。如果没有他在洱海边缘建的那座狮子城,没有他赶到西南战场指挥,耿直,以你和鲜于仲通两个人的能力,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吗?知道你是为他好,怕他过于骄躁,希望他能够沉下心来,胜不骄败不馁,不过现在圣皇都发话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凭你们王家,在西南立下的这份天大功劳,从此以后朝廷内外,包括姚家和齐王在内,谁都动不了你们王家。”

    

    宋王哈哈大笑。

    

    今天的宋王显得特别的高兴,他本来不是那么会轻易泄露心中情绪的,但是王冲在西南做下的事情太过惊天动地了。

    

    就因为王冲的这场大胜,原本四面楚歌的大唐,突然之间震慑住了所有的异邦列强,一场天大的危机化解于无形。

    

    宋王心中对王冲的喜爱可想而知。

    

    王严站在一旁,满脸尴尬。王家出了这么一个麒麟子,他又怎么可能不爱护,只是怕他过于骄傲而已。

    

    只不过这点小心思在宋王面前完全藏不住。

    

    “哈哈哈,耿直兄,算了吧,你根本就不是善于说谎的人。而且令公子的才华有目共睹,现在连皇上都急于见他,我们这个时候就不要捣乱了。”

    

    鲜于仲通在一旁哈哈大笑。

    

    【哈哈,第二章如约送上,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催更的到微博,就是记住不要许下“可怕”的诺言,另外想要查看小说相关资料、番外的到微信公众号,那里的留言我都会全部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