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四十七章 觐见(一)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氏一族在父亲一辈,曾经享誉天下,号称“大唐九公”,更是尊称“贤相”。但是王亘、王严一辈,却江河日下,完全不能和父亲时代的辉煌相提并论。

    这也是王亘心中深深的痛。

    但是现在,王家终于出了一个王冲。

    西南之战,王冲身上迸发出来的冲天光芒,就连王亘都不敢直视,更不敢相信!

    ——这么久了,王氏一族终于中兴有望!

    “段御史……”

    王冲也没有想到,短短时间内,他不过睡了一觉的事,朝廷上居然还发生了这么多。那个段曹段老御史,王冲心中有些印象。

    他是京城段氏一族的家主,段家号称御史世家,名声极高。

    不过在王冲印象中,上辈子段曹很早就已经退休,不问世事。没想到这一辈子,他为了自己居然冲上朝廷,和齐王,以及群臣据理相争。

    “改天找个时间,侄儿亲自登门去谢谢他!”

    王冲开口道。

    “不用!”

    出乎意料,王亘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否决了王冲的提议。他轻啜了一口茶后,从容不迫的放回了茶盘,这才开口道:

    “老御史是真正的刚骨忠臣,段家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被称为御史世家,并得当年先皇的铁券金书。而且,老御史的行事作风对事不对人。他之所以帮你,并不是对你有特别的青睐,而是因为这么做对国家社稷有利。所以他可以当着满朝大臣的面,驳斥、教育自己的宗嗣,而力荐,支持你。”

    “你现在去登门拜谢,恐怕下一刻,老御史做的事情,就是收回之前的决定,到圣皇面前弹劾你了!而且就算你现在想去见他,也一样见不了了。老御史已经闭门谢客,除非他自己想要出来,否则,谁也见不到他。”

    王亘捋须笑道。

    王冲怔了怔,心中也顿时肃然起敬。

    老御史这样的人,是真正的诤臣!什么道谢反而显得是多余的。

    “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之交淡如水,即然老御史不愿见客,那我就修书一封,以表谢意吧。”

    王冲开口道。

    “嗯。这样也行。”

    王亘沉吟了片刻,这次没有再否决。老御史在廷议之中据理而争,王冲以书信相谢,这也是算是一段书礼之交,成就了一段忘年之谊。

    “对了,三日之后,陛下在皇宫召见,进行封赏。涉及到觐见的礼节问题,你可千万不要疏漏,否则的话,即便你接受了封赏,事后也会受到群臣的攻讦,落下一个大不敬的罪名。日后,对于你的仕途也极其不利。”

    王亘沉声道。

    王冲这次的封赏非同小可,这可是圣皇陛下亲自封赏,这和一般的封赏是截然不同的。这代表着天家的恩宠,是一份极大的荣耀。

    “我已经替你找了安排了一个人,到时候,他会告诉你所有应尽的礼仪。你可千万不要大意。”

    “呵呵,不用了。宋王那边已经替我安排好了。”

    王冲微微笑道。

    这一方面,宋王那边还确实是先知先觉,他人虽然不在京师,但所有这方面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用不着王冲去操心。

    “哦?那样就更好!”

    王亘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

    涉及到觐见礼节这些小事,他倒并没有和宋王事先透过气。即然宋王有安排,那就更好不过。

    王亘很快就离开了王家的府邸。

    而紧随其后,王冲也派人接来了宋王说的那位鸿胪寺的老吏。接下来的几天,王冲一直待在府中跟他潜心学习各种觐见以及封赏的礼仪。

    ……

    王冲虽然回来已经有数天的时间,但是京城喜庆的气氛不但没有丝毫的削减,反而越来越热烈。

    街头巷尾,酒楼茶肆,到处都在谈论这位大唐的少年英雄。而关于朝堂上的廷争,以及王家和姚家,齐王之间的恩恩怨怨也传得沸沸扬扬。

    而王冲过去的点点滴滴,包括曾经强抢民女的事情,也全部被挖了出来,过往的纨绔,也被当成了王冲故意的韬光养晦,隐藏锋芒。

    而关于王冲在西南大战大钦若赞,火树归藏,以及蒙舍诏诸将的情形,也被传的绘声绘色,成为了街头巷尾说书先生的谈资。

    在这些说书先生的口中,王冲变成了可以以一挡千,以一挡万,可以点石成金,拥有神仙手段的传说。

    不过所有的传说到了最后,都汇集到了一点,那就是王冲的封赏。甚至连京中各国的使节,胡商都聚拢了过来,想要打听圣皇对王冲的封赏。

    “……要我说啊,那王公子立下这么大的功劳,至少也得封个将军。”

    “嘿,将军算个屁啊,要我看就该封爵。只有爵位才是可以流传下去的。”

    “但是朝廷已经很久没有封过爵了,而且一将一爵难求啊,礼部那边连子爵的封赏都否决了,更别说是其他的了。”

    “嘿嘿,正是因为少,所以才要封啊。王公子这么大的功劳,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果不封爵,又怎么显得出皇上的恩宠呢?对了,你们说说皇上如果封爵的话会封个什么爵呢?”

    “依我看,至少也得是个子爵吧。”

    “子爵怎么够?要也还是伯爵,和朝廷里的那些大臣们相当。”

    ……

    酒楼茶肆,街头巷尾,到处都是议论纷纷。大唐在建国之初,曾经大肆的封赏,但是越往后,各种爵位的封赏就收缩的越厉害。

    到了本朝的时候,已经非常的谨慎了。就连朝廷里的很多一品大员,也只有一个伯爵的封赏。

    所以在京师之中,“伯爵”就成了一道无形的分水岭,“伯爵”之下的封赏还是相对容易,但“伯爵”往上,就困难无比。和几百年前立国之初相比,难度增加不可以道理计数。

    在众人的猜测之中,王冲的封赏至少也应该达到“伯爵”的位置,但再往上就没那么容易了,恐怕礼部那边第一个就不会答应。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随着王冲觐见圣皇的时间到来,京城中那种节日般,热闹、喜庆的气氛也达到了顶点。

    “轰隆!”

    当大门打开,王冲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礼服,礼冠,从王家的府邸走出的那一刻,顿时一阵山崩地裂般的人群欢呼迎面而来。

    “王冲!王冲!王冲!”

    ……

    王家的大门外,不知道多少京城的百姓聚集在那里,男女老幼,商贾走卒,一个个嘶喊着,满脸通红,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看着外面人声鼎沸的样子,连王家的一个个仆人、丫鬟们都兴奋不已。

    不过和王家的仆人、丫鬟们不同,白思菱、赵红缨还有黄芊儿的目光全部集中在王冲的身上。

    王冲从西南得胜归来,如今受圣皇封赏,作为朋友,白思菱、赵红缨和黄芊儿一大清早就赶到了王家相送。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但是看到王冲剑眉星目,身躯笔挺,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风流俊逸的样子,三人还是忍不住眼前一亮,美眸中异色连连。

    穿着大红礼服的王冲和战场上的王冲,精神气质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如果说战场上的王冲就像一尊所向无敌的战神的话,那么眼前的王冲收敛了英气,藏匿了锋芒,顿时流露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文人才子儒雅气息来。

    不一样的感觉却越发的吸引人。

    “哼,路边的姑娘不要乱瞧,小心挖掉你的眼睛。”

    白思菱狠狠地瞪着王冲,毫不客气道。

    “砰!”

    一旁的赵红缨没有说话,冷着脸,只是把手中的红缨枪一转,枪尖朝下,枪柄朝上,砰得一声狠狠扎在地上,就看到王家大门前坚硬的地面,咔嚓嚓,瞬间四分五裂,示威的意味十足。

    身后,黄芊儿一言不发,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但背后的银剑却在鞘中威胁似的嗡嗡地颤鸣。

    “有你们在,我哪里敢乱来。”

    王冲失笑道。

    “好了,冲儿差不多该走了,觐见皇上的时间可耽误不得。”

    王夫人在后面旁观,心中暗笑,她也是从少女过来的,三个女孩子的心思她如何看不懂。

    轰隆隆,镶金丝的华丽马车停在街边,这是礼部派来迎接的马车。

    王冲登上马车,一路朝着皇宫而去。

    大约一炷香之后,王冲终于驶入了皇宫。这已经不是王冲第一次进入皇宫了,但这一次的感觉格外不同。

    金色的宫墙恢弘壮丽,而在宫墙底下,无数的禁军、宫卫盔甲锃亮,一片威严肃穆。不过和平常不同,在他们身上,左右肩膀的位置,都扎上了红色喜庆的丝带。

    而且在禁军和宫卫之中,也多了许多礼部官吏的身影。

    这一次的觐见非同小可,所有人都知道,圣皇给予王冲的赏赐必定会丰厚无比。这一点,只从这次觐见的礼节隆重程度,便可见一斑。

    镶金丝的华丽马车在内九门前就停了下来。

    王冲走下马车,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宫门,两名礼部的官吏穿着大红礼服一左一右,站在宫门旁,微低着头,一动不动。

    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王冲分明感觉到两人的目光一直在往自己身上瞟。

    “宋王说的果然没错。”

    王冲笑了笑,并不点破。

    圣皇封赏,觐见的过程中,每一步,每一刻都有许多的眼睛盯着,一点点的失礼,都会被旁观的人记下,成为日后受到弹劾、攻讦的理由。

    许多第一次觐见的士子,不知道这个,最后被礼部抓住把柄,功亏一篑。

    这些,王冲已经从那名鸿胪寺的老吏那里知道得清清楚楚。

    【欢迎关注我的微博、微信,有什么消息那里都能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