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九十三章 李嗣业的困境!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九十三章

    杨洪昌话声一落,王冲顿时眼眸一亮,心中大为意外。

    “塞义德?”

    这是王冲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在未来那场大唐和大食,东西方两大帝国之间碰撞的战争里,有几个名字非常关键,起到了左右整场走向的作用。而其中一个,正是怛斯城的城主。

    高仙芝虽然是一个番人,但是身为安西大都护,镇守帝国西北的顶级大将,“帝国双璧”之一,高仙芝的实力毋庸置疑。

    王冲曾经研究过他的所有战绩,高仙芝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用骑兵,兵贵神速,千里行军,往往出现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方向。

    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高仙芝生平最大的失败,就是低估了对手,没能在限定时间之前,抢先一步占领怛罗斯城。

    以至于一场千里奔袭的奇袭战术,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城战。而在怛罗斯之城,抵挡安南都护军,拖住高仙芝,耗尽*锐气的,就是怛罗斯之城的城主。

    一步失,步步失,高仙芝虽然极其擅长奇袭野战,但是攻城战却是他的先天弱点,认真归结起来,正是那名怛罗斯城的城主,才导致了高仙芝和安西都护军的最终失败,并使得大唐彻底丢掉了三百万平方公里,经营了数百年的西域版图。

    关于怛罗斯之城的城主,知道的人不多,王冲也是第一次知道。

    “你和赛义德接触,感觉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冲眉头一挑,立即问道。

    “这个人在西域口碑极佳,很有威信。我曾经在西域听说过一件他的事情,赛义德和人做生意,曾经承诺对方一批货物,但是后来出了事情,和他交易的人重病而死,赛义德知道后一路追查,花了两年的时间,一直追查到对方家里,最后将货物交给对方的遗孀和儿子,而且还留了一笔钱,给那对孤儿寡母。”

    “因为这件事情,怛罗斯城还有附近的商人,都非常的信服他,知道他做事极重信诺,而且锲而不舍。”

    杨洪昌说着顿了顿,话头一转:

    “不过我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知道这位怛罗斯的城主远不像表面这么简单。他驭下极严,如果触犯了他的规矩,赛义德绝不手软,怛罗斯城里,被他处死过的丫鬟,仆人,商人……不知有多少,所以很多人对他又敬又畏。”

    “丝绸之路从大唐到大食,路途漫长,足有一万多里,经过的国家也非常多,所以很多胡商都会选择偷偷逃税。但是在怛罗斯不同,所有的胡商在怛罗斯是交的最早,最自觉的,根本没有人偷偷逃税,所以那里的治安也极佳。在西域那种混乱的地方,这是极其难得的。”

    王冲没有说话,但是一双剑眉却慢慢的皱了起来。

    杨洪昌说的这件事情,对大唐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有赛义德这种人物在,未来大食和大唐之间的战争,对于大唐绝对不利。

    “杨洪昌,我想让你帮我一件事情,不知你愿不愿意?”

    王冲突然开口道。

    “侯爷请说。”

    杨洪昌立即低头躬身道。

    “我想让你带一批人,进入怛罗斯,帮我随时关注大食和怛罗斯的动向。不管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特别是大食人如果有任何的异动,我都需要你及时的报告给我。”

    王冲沉声道。

    “这……,侯爷,我们汉人和胡人长相不同,混在胡人之中非常扎眼,极易被他们注意到,这种情况下恐怕很难打听的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而且如果被人留心到,惹人生疑,那时恐怕性命难保啊。”

    杨洪昌一脸为难道。

    “哈哈,胡人也有七十二国,并不见得人人都是一条心,既然汉人容易惹人生疑,那你去找些胡人就可以了。杨先生在西域经营多年,不会连雇佣几个胡人都做不到吧。”

    王冲哈哈笑道。

    “这,就算胡人,恐怕也未必肯跟咱一条心啊。拿了钱不干活也是常有的事。”

    杨洪昌迟疑道。

    王冲见状只洒然一笑,也没跟杨洪昌辩驳,只是说了五个字:

    “一万两黄金!”

    “这……”

    “两万两黄金!”

    “可是……”

    “加两成的茶叶额外配额,同时减免你们杨家在西域出关的抽税。”

    王冲伸出两根手指道。

    “侯爷英明,小人必定会全力督察那些胡人,让他们拼死为我们大唐效力,随时关注怛罗斯城和大食人的动向,任何的风吹草动,小人保证,侯爷必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不过,小人宗族中最近有些困难,侯爷要是再增加两成的瓷器配额,小人就真的感激不尽,肝脑涂地了。”

    杨洪昌说着一脸“诚恳”道。

    王冲心中暗笑,商人重利,在商言商,杨洪昌说白了,就是不愿意白干活,丝绸之路,又号称黄金之路,胡商在京城购买的最多的就是丝绸和茶器。

    不过朝廷出于管理的目的,对丝绸和茶器进行了限制,每个世家大族都有额定的限制,不能超过这个数。

    杨洪昌想要得到茶叶和瓷器的额外配额,也就并不意外了。每个月多出两成的量,这就是近万两黄金了,细水长流,就变得极为可观。

    “成交!”

    王冲淡淡道,瞥了杨洪昌一眼:

    “这件事情你做好了,以后你们杨家在丝绸之路上的商队,都能够得到朝廷官兵的护送。另外,我正在丝绸之路上建立封邑城池的事情,你也知道吧。”

    “知道!”

    杨洪昌虽然极力掩饰,但是那双雪亮的眼眸,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的激动。现在在丝绸之路上营生的,就没有不知道王冲口中那座城池的。

    只是杨家势力低微,比不过那些豪门大族还有王公权贵,所以杨洪昌根本没敢多提,但是内心之中没有任何想法,又怎么可能?

    “你好好做,那座城池里,我给你留下几块地。以后在那里,不管做什么,你们杨家都不必缴纳任何的税收。”

    王冲说道。

    “多谢侯爷!杨家上上下下,愿意誓死效忠侯爷。小人就算肝脑涂地,也一定替侯爷完成怛罗斯之城的事!”

    杨洪昌大喜,二话不说,立即跪倒在地。

    商人重利,王冲给出的厚利,已经超出杨家在丝绸之路上的正常经营了。特别是王冲在钢铁之城中许诺的那块地皮,更是千秋万代,蒙阴后世子孙的事。

    只凭这一点,杨家以后就能够屹立数百年而不倒。更何况,背靠着王家这颗大树,未来的杨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王冲看着跪倒在地上的杨洪昌,笑而不语。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钢铁之城固然要建,水泥路也一样要修,但是大唐的真正敌人,远在葱岭以西的大食人也同样必须关注。

    而杨洪昌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再没有比丝绸之路上的商人更了解西域的了。

    杨洪昌很快领命而去,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王家的十几名护卫,以及一箱子的黄金,这些人手和黄金,都是供杨洪昌自由支配的。

    最顶尖的战争都是谋略和消息的战争,谁的消息更快,更灵通,谁的谋略更深,更周全,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不过在这个时代,和王冲一样具有相同思想的人还远远不多。

    “现在,也该去一趟乌伤了。”

    王冲抬起头,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几天前,王冲收到了李嗣业的来信,在乌伤的行动,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这辈子的乌伤,似乎比上辈子更加的凶猛、凶悍,也更加的不愿意驯服。

    以李嗣业未来神通大将的身份,居然也在那里碰了大钉子,不得不说,这让王冲非常的意外。

    这支日后中土闻名天下的第一骑兵,终究还是要他亲自去收服!

    “驾!”

    五天之后,王冲带齐了人马,从京师出发,一路浩浩荡荡,往西北丝绸之路的乌伤而去。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王冲终于要去面对他生命中最强、最凶悍、最凌厉,同时也是最难收服的部下。

    ……

    大唐西北,碛西以南,陇西往东,一片莽莽的群山起伏绵延,那里山峰陡峭,地势险峻,一不留神就会跌入万丈深渊,摔的粉身碎骨,而且山中不时有白茫茫的迷雾,遮挡视野,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再加上那里地方贫瘠,既无金银,也无宝藏,又没有道路相通,就连丝绸之路上的山贼,马匪都不愿意深入那里。

    那里就好像被世界遗忘了一样,无人知晓,也无人问津。

    而这里,就是乌伤。

    “大人,这些刁民也太放肆了,他们不听征召也就罢了,居然还把侯爷给您的令牌也抢走了,简直就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依属下看,我们就应该调集大军,把他们彻底剿灭。”

    光秃秃的山峦上,一片片蒙蒙的雾气在眼前飘荡,一名穿着甲胄的将领和身躯庞大,巨人一般的李嗣业并肩而立,脸上满是怒意。

    “就是!不听调令,还打伤了杜武,罗传,太过分了!”

    李嗣业右手边,另一名副将也怒气冲冲道,说话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地面,蒙蒙的雾气中,一道道身影躺在地面上,不断*,正是这次和他们进入乌伤的同僚。

    这种穷山僻壤,到处都是破破落落的房子,他们愿意翻山越岭,到这里来征召士兵,已经是相当看得起他们了,哪里想得到这些人不但出言不逊,而且还敢攻击他们。

    要不是李嗣业神力惊人,抵挡住了他们,恐怕他们现在已经被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