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九十四章 乌伤村(一)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九十四章

    “嗷呜!”

    一声声似猿非猿,似人非人的嗷叫声从白茫茫的雾气中传出,嗷叫声音短促,带着一股明显的,严厉的警告意味。

    “是乌伤人!”

    听到这种嗷叫声,几名部将纷纷变色。

    “他们要开始行动了!”

    另一名部将也道。

    “准备吧,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李嗣业站在山崖前,目光看着远方,神情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这几天乌伤人已经进攻好几波了,但是李嗣业占据着这处山崖,始终没有后退。

    大丈夫言出必践,既然答应了公子,那么无论这里有多么的艰险,无论这趟任务有多么难以完成,他都绝对不会后退。

    “嗷呜!”

    白茫茫的雾气中,嗷叫声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凌厉。雾气涌荡,一阵阵的劲风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乌伤人终于要开始行动。

    李嗣业听着这满耳的嗷叫声,神色镇定,只是再往前走了几步。

    ………

    从京师出发,一路往西,王冲带领着一群人马,抵达乌伤附近,已经是半个多月后的事情。

    “怎么样?有李将军的消息吗?”

    站在一片青山之巅,王冲背负着双手,开口道。

    “没有,李将军自从上次发出消息给我们之后,就音讯全无,再没有一丁点的声音。这里群山莽莽,我们也联系不上他。”

    一个声音说道。

    “嗯。”

    王冲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变化。李嗣业是未来的神能大将,不论他的事情进展的是否顺利,王冲都相信,以他的实力绝对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王冲沉默片刻,很快扭过头来,举目眺望前方,那是一片鹤立鸡群,高耸挺拔,明显比周围山川高出数倍不止的崇山峻岭。那片崇山峻岭如海波涛起伏,一直漫延到了大地的尽头。

    看着这片莽莽群山,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一种荒凉而久远的味道,仿佛被时间遗忘一样,让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只不过,这片莽莽的崇崇山峻岭,落在王冲的眼中,却是阵阵的亲切。

    “终于又回来了!”

    王冲望着前方,喟然一叹,心中感慨不已。

    这并不是王冲第一次看到这片群山,但是大劫前的样子,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和印象中那片残破、崩毁的样子劫然不同。

    “这就是乌伤毁灭之前的样子,真是美丽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

    站在这片群山前,已经有好几个时辰,那些看似千篇一律的群山,落在王冲的眼中,却是千百遍依然看不够一般。因为这片山贼和马匪都不愿光顾的群山之中,恰恰孕育着未来大唐的希望所在:

    乌伤骑兵!

    天下第一劲旅!

    在将星黯淡的末世,这支五千人的劲旅曾经带给许多人希望和寄托,也是王冲名下最强的兵力,和最大的倚仗。

    要想改变天下,就必须拥有一只超高素质的,超强实力,所向披靡的真正大军,西南都护军达不到这个标准,王冲从各个世家大族抽调过来的精锐高手达不到这个标准,甚至高仙芝号称大唐最精锐的三万安西军也达不到这个目标。

    而王冲最理想的军队,恰恰就在这片劈立千仞,山势峻险的群山和峻岭之中。

    放眼天下,再没有一个地方能给王冲这种感觉了。

    “准备好了吗?”

    王总突然回过头道。

    “侯爷,准备好了。

    身后,高峰、聂岩恭声应命。

    这一次,王冲带的人手不多,只有他们,还有几十个西南之战幸存下来的精锐,都是那种经历生死之战,对王冲极其信服,极其忠诚的高手。

    虽然出身各个家族,但在他们心中,王冲的地位恐怕比他们各自的家主还要高。

    “走吧!”

    王冲见状点了点头,大手一挥,立即带领身后众人开始行动。

    从大青山山顶离开,王冲带领的众人,并没有直接前往那边最险峻挺拔的崇山峻岭,而是绕了一圈,去往西北的另外一个地方。

    丝绸之路,从京师往安西,越往西,就越是荒凉,偏僻。而在所有路段里面,乌伤又是最为荒凉、偏僻的地方,连山贼马匪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可想而知是出了名的。

    望一眼那些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就连王冲也不得不承认,要想翻越这些危险的群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算是他,想要翻越进入群山中心,乌伤人的村落,也绝非意外。

    不过,王冲却知道,整片群山虽然大部分地方,都是危险、陡峭,稍有不慎,就是跌落万丈深渊的下场。但是整片区域,却有一处相对不是那么陡峭,也相对更安全的“小道”。

    从那里进入乌伤人村落中,要比其他地方容易许多。

    “就是这里了!”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距离原来的位置十余里外,王冲抬头望着前方,位于两座插天云峰之间,阳光从云层之间落下,在群山之间映照出一条狭长,不易觉察的“一线天”。

    这处“一线天”足有数十米高,四尺多宽,从远处看根本不易觉察。如果不是王冲,换了其他人根本发现不了。

    “侯爷怎么会知道这里?”

    高峰和聂岩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暗暗惊异。

    从京师到这里,他们和王冲都是寸步不离。两人完全可以肯定,王冲之前应该完全没有到过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王冲对这里却好像了如指掌。

    “你们跟在我后面,不要走丢了。这里非常危险,一不小心,以你们的修为,从山上掉下来,数百丈的高度,一样能摔得粉身碎骨。”

    王冲开口道,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高峰和聂岩。

    不管是真武境的,还是玄武境的强者,都没有飞天遁地的能力,从那些险峻的高峰上掉落下来,一样是死路一条。这也是西行路上的山贼、马匪不愿意进入这里,连巢穴都不愿意筑在这里的原因。

    “是,侯爷。”

    王冲没有多说,身体一躬,率先进入了“一线天”中。

    一路深入,两侧到处都是嶙峋的山峰,而脚底下也是尖锐的山石,连脚掌似乎都要剌穿了。“嗷呜”,突然之间,远远的,一阵嗷叫之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在群山之间震荡。

    “侯爷!”

    高峰、聂岩神色一变,锵锵锵,立即抽出兵刃,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不必紧张,是乌伤人,由他们去吧。他们暂时还没发现我们。”

    王冲笑了笑,按住了高峰、聂岩,把他们刚刚出鞘的刀刃又按了回去。乌伤人虽然与世隔绝,但是西行之路上,毕竟山贼、马匪横行,乌伤人与之毗邻,所以一直还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

    对于外人,乌伤人的警惕心理其实还是很强的。

    “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听着远远阵阵嗷叫声远处,王冲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中暖暖的。

    在正式加入军伍,接受正规化的军事训练之前,乌伤人还一直保持着原始的传统。崇山峻岭那种原始、险峻的地理地貌,将乌伤人训练出了最敏捷的身手,他们如同猿猴一般在山间荡来荡去,并且利用这种或短促,或尖锐的啸声,在群山之中互相联系,沟通有无。

    王冲曾经测试过,乌伤人那些最厉害的村民,跑起来,甚至比战马还要快!

    “真是越来越期待了!”

    王冲目光雪亮,望着远方,眼中透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走,继续跟上。”

    从一线天出发,最开始的时候,地势还比较低矮,但渐渐的,地势就越来越高,也越来越陡峭,道路也就变得越来越难走。嗡,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一片片白茫茫的雾气汹涌而来。

    “大人,小心。”

    “这片雾气有古怪!”

    高峰、聂岩眼皮一跳,心中本能的涌起一种危险的感觉。现在还是大白天,一行人进来的时候,太阳甚至就在头顶上,毒辣无比。这也不是什么阴雨天,这片雾气来得太诡异了。

    再联想起之前的啸声,众人越发不安了。

    “呵呵,不用紧张,这一带的山峦底下,有些地底暗泉,而且还比较大。地底温度比较高,所以就形成了这片雾气,没什么好奇怪的。”

    王冲微微一笑,神情恬淡自若。这种恬淡无形之中也影响了众人,高峰聂岩等人纷纷放松下来。

    乌伤人好勇好斗,对于外人充满敌意。

    而偏偏他们生活的地方,又充满了危险。一不小心摔落下来就会粉身碎骨的崇山峻岭是第一道防线,白茫茫的雾气是第二道防线。当年知道乌伤人杀了大量异域入侵者,想去招蓦他们的人其实也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折戟沉沙。

    很多人连第一道防线都冲不过去,更别说是第二道了。

    王冲算是唯一成功的。

    和其他人不同,不管是遇到那些“高来高去”的乌伤人,还是山间飘起了浓烈的白雾,王冲从来都不会慌张。他甚至还在见到一处喷出地表的地下暗泉之后,判断出了白茫茫雾气形成的真正原因。

    “把你们的刀鞘伸出来,前后相联,互相握住对方的兵器,跟着我!这些雾气,半柱香就会消失,倒并不是很危险。真正危险的,是雾气笼罩下的沟壑和深渊,一不小心掉下去,我也救不了你们。”

    王冲淡淡道。

    高峰和聂岩互相看了一眼,哪里还敢多说,跟在王冲身后,前后相连,慢慢的消失在了浓烈的白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