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六百九十五章 乌伤村(二)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六百九十五章

    白茫茫的雾气深浓,时不时无意的触动了脚边的石子,听着它们踢哒的坠入万丈悬崖,久久后传过来的回音,众人都是心惊不已。反倒是王冲,一马当先,从容不迫,犹如闲庭信步。

    高峰和聂岩紧随在王冲身边,心中的讶异是越来越厉害。这里的雾气弥漫眼前,让人完全不辨方向,也看不清任何的东西。但是王冲却一点都不慌张。

    他甚至连看都没看脚步,就似乎始终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周围的雾气慢慢的变淡的时候,高峰和聂岩心中暗喜,知道快要离开雾气范围了。

    “哼,一个个都不干活,又叫我来挖,也不怕我被拐了吗?”

    就在雾气将散未散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女孩气鼓鼓,幼稚的抱怨声,伴随着踢打石子的声音从雾气中传来。

    “侯爷,这是?”

    一群人纷纷望向了前方的王冲。

    “别出声,跟我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王冲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天踩着细碎、尖锐的山石,在雾气中,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耳中那个小女孩抱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大。

    “天天挖,日日挖,月月挖!”

    “破锄头!破锄头!”

    “哎哟,这下麻烦了,锄柄都断了。”

    “不好,不能让爷爷他们知道。笨蛋,大笨蛋,笨蛋爷爷……”

    ……

    小女孩碎碎念的声音越来越近,这次就连那些王冲带来的那十几名部下都注意到了,一个个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又是有些疑惑,又是有些有趣。

    王冲没有理会身后的部下,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循着那碎碎念的声音传出来的方向,王冲很快看到了一名八九岁的小女孩,扎着两只总角辨,背一个竹编的,比身体还大的药篓,坐在一块巨大的,光秃秃的岩石上,岩石的旁边是一株虬结的,树冠如同华盖一般的青松。

    小女孩背着自己,王冲看不清他的长相,但却能听到她嘴里正碎碎念着,浓浓的不满。

    “啪!”

    正看着,突然一阵碎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女孩本来坐在松树下,踢打着双脚,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整个人吓了一跳,嗖的一下从岩石上滑了下来,扭头望向了身后。

    这一刹那,王冲终于看到了她的长相。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和记忆中的虽然不太一样,但是眉止间却还依旧能够看到那个丫头的样子。

    小女孩背着大药篓,一只手里拿着一截断了的木柄,另一只手里则拿着半只药锄了,应该就是刚刚抱怨的时候,不小心弄断的。

    “啊!”

    看到山上突然出现的王冲,还有一群陌生人,小女孩满脸的惊恐,突然大叫一声,撒丫子,拔腿就跑:

    “七叔,九叔,不好了!出事了,有坏人进来了!”

    尖叫声中,小女孩显示出了和这个年纪不符的敏捷和速度。她的一双小脚在地上一踏,迅速从岩石上扑出,贴地一飞,居然腾的扑出了六七丈,在尖锐、嶙峋的山石之间,几个闪烁,有如狸猫般迅速的消失在了远处。

    再出现的时侯,已经是二三十丈之外。

    而这个时候,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这……这小女孩到底是人是鬼?”

    “八九岁的小女孩,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

    高峰、聂岩,还有后方的一群军中精锐,满脸的错愕。这小女孩体现出来的速度和敏捷,至少是真武境的级别,但是她才只不过八九岁啊!

    眼看着那小女孩,背着大大的药篓,很快就要消失。王冲也不急,也没有去追赶,只是说了一句话:

    “小晏,跑什么?”

    “嗡!”

    就是这一句话,远处狸猫一般正在急速逃跑的小女孩,浑身一颤,如遭电殛般,身躯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戛然而止,猛然停了下来。

    “你是在叫我吗?”

    小女孩从乱石中探出一颗头来,有些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王冲。

    王冲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你刚刚叫我什么?”

    小女孩一脸惊诧。

    “你难道不是叫做小晏吗?”

    王冲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小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也不走了,就站在二十丈外的地方,隔着一堆堆乱石和王冲相望。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王冲和他身后的随从。

    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几个陌生人,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他们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不只知道你叫小晏,我还知道你有一条宠物叫做落落,是条四爪雪白的红狐狸。”

    王冲微微笑道,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小女孩刚刚蹲坐的松树旁,就在那块岩石上坐了下来。

    “不可能!”

    小女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把背上的大药篓一甩,就在旁边的乱石上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怕了,对王冲的好奇压过了其他的一切东西,包括害怕。

    她偷偷养了一条白爪红狐狸的事情,只有村里的人知道,但是就连村里的人都不知道那条狐狸叫落落,眼前这个陌生人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落落?”

    小女孩眼睛一闪一闪,她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个陌生人吸引了。

    “果然一点都没变啊。”

    王冲暗笑,还是那样的好奇,和记忆中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化。

    “你爷爷不是让你来采草药吗?你采到了吗?”

    王冲撇开话题道。

    “哼,一群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这里到处都是石头,我去哪里挖乌碱草?”

    被王冲一提,小女孩又想起了今天的任务,气鼓鼓的,一脚就把脚边的一块乱石踢了出去。

    看似随意的一脚,居然把那块成人拳头大小的石头踢出去六七十丈远,看得身后的高峰和聂岩,以及十多名侍卫眼皮连跳不止。

    这小女孩的力气实在大得惊人。

    “你想要乌碱草,那还不简单,冯牧,把东西拿过来。”

    “是,侯爷。”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很快一名身材高大的侍卫,手里托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大步走了过来。

    “打开吧。”

    王冲抬了抬手,那名侍卫揭开盖子,瞬间满满一箱药草出现在众人面前。

    “乌碱草!”

    看到箱子里的药草,小女孩眼睛一亮,居然一把扑了过来,完全忘了王冲他们根本就不是村子里的。

    “哇!乌碱草!真的是乌碱草,你怎么知道我要采乌碱草?哈哈哈,这下好了,有了这些乌碱草,我三个月都可以不出门了。”

    小女孩一脸的兴奋,两只手抓满了乌碱草,发出一阵阵银铃般开心的笑声。

    王冲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笑了起来。

    乌伤村在发生浩劫前,其实是非常排外的。李嗣业招募行动的意外失败,也让王冲想起了这点,这趟行动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

    越强大的势力,就越不容易臣服于其他人。乌伤人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臣服,那些异域入侵者就不会损失那么大了,五六万的乌伤人也不会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了。

    不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乌伤人毕竟还是在中土神州,必须接受朝廷的调令。只要方法得当,想要招安乌伤人并非没有办法。

    而眼前这个叫做方小晏的小女孩,就是其中的关键。

    乌伤人极其的排外,只要是陌生人,连阐述来意的机会都没有,立即就会受到攻击。很多人连这第一关都没有闯过去,就已经失败了。

    不过王冲却知道,在乌伤村里有一个关键人物,可以透过他来获得乌伤人的好感和认同,而这个人就是眼前的方小晏。

    王冲之所以从一线天进入,也绝不仅仅是因为那里地势相对平缓,更加容易进入一些,更因为王冲知道方小晏就在这里采挖草药。

    “这些乌碱草就送给你了。”

    王冲笑道。

    “对了,可以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吗?”

    “你认识我爷爷?”

    小女孩歪着头,皱着眉毛,一脸的惊讶。

    “不认识。”

    王冲摇了摇头。

    “那我就不能带你进去了,我爷爷说过,不准带陌生人进村子的。”

    小女孩昂着头道。

    “我虽然不认识你爷爷,但是我有一个朋友在你爷爷那里,你可以带我去见他吗?”

    王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小女孩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但很快就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她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摸着头宠爱的感觉。

    “我虽然不认识你爷爷,但是我有一个朋友在你爷爷那里,你可以带我去见他吗?”

    王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小女孩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但很快就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她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摸着头宠爱的感觉。

    “朋友……,爷爷……,朋友在爷爷那里,……爷爷的朋友!那你就是爷爷的朋友咯!怪不得你知道那么多事情,还知道我的落落。”

    小女孩似乎想通了什么,睁开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

    “如果你是爷爷的朋友,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走,我带你去见爷爷。”

    小女孩说着,拎起地上的铁箱,扛在肩上,轻若无物般,转身就走。身后,高峰和聂岩等人,看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