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零七章 月蚀之夜危机(四)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零七章

    “不要慌,我和乌长老素不相识,用得着害他吗?而且,……以乌长老现在的情况,我还用得着害他吗?”

    王冲背着双手,嘴角噙笑,迅速的退开来。

    “我们乌伤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说!你到底给长老吃的什么药?”

    其他长老还没说话,一名乌伤村的护法首先忍不住怒喝出声。他的双手握着拳头,微微颤抖,显然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

    虽然村里一再交待,对方是朝廷的王侯,不能妄动。但是几次三番,实在是太过份了。

    “如果长老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另一名护法也怒声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

    王冲淡淡道,一脸的云淡风轻,即便面对着满屋怒火中烧的乌伤村长老,也是从容自若。不过,那背对着众人,微微颤动的几根手指,还是泄露了他内心的真正波动。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王冲分明记得乌九梅在这件事情中似乎只是受创而已,但是现在,乌九梅气息微弱,眼角、嘴角全部冒血,而且还是黑色的血液,这可是大大不妙了。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简单的重伤那么简单。弄不好,是会死人的。

    “希望那枚丹药,能够正常发挥效果!”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微微有些担心。

    他能感觉出来,乌伤村中发生的事情和上辈子似乎有了一些出入。乌九梅原本只是重伤,但是弄不好,乌九梅都有可能死在这次事故中。

    事情已经发生变化,很多东西就没有办法那么肯定了。

    “啊!”

    正是心中微微有些不安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苍老的,长长的*在石头房子里响起。以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浑身剧震,一个个纷纷朝着石床上望去。

    只见石床上,原本气息微弱,眼睛翻白,嘴角、眼角流着黑血,还伴随着白沫流出的乌长老乌九梅,突然之间,眼白下滑,露出微微有些浑浊,但却漆黑的瞳孔。

    而随着一声长长的*,他身上原本黑铁般青黑的肤色,也如褪潮般消去。先是脸上,接着是脖子和手臂,接着整个躯干和双脚。一股血色渐渐从乌九梅身体内部泛出来。

    不止如此,乌九梅的眼睛转动,很快注意到了床边不远处的一众乌伤村护法和长老。

    “崇礼!允文!”

    乌九梅叫出了几名长老的名字,虽然声音微弱,但却清晰无比。

    “长老!”

    房间里,几名在旁边服侍,端水、送水,送毛巾的村民大喜过望,首先朝着石床,扑了过去:

    “太好了,长老醒了!长老醒了!——”

    不止如此,只不过须臾的时间,乌九梅就便摸着头,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缓缓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

    震惊!

    无比的震惊!

    看着石床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乌九梅,众人扭头望向门口方向的王冲,眼中的震动难以言喻。特别是那几名对王冲充满敌意的护法,神色更是复杂无比。

    “不可能!绝不可能有什么药能这么厉害!”

    被乌九梅称为“允文”的一名长老,突然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乌九梅垂在石床边的手臂。乌九梅的手臂脉象非常的平稳,而且正在逐步的恢复,跳动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稳定。

    ——这不只是完全恢复了,而且比乌九梅以往的脉象都还要平和的多。

    一刹那,被乌九梅称为“允文”的一名长老猛的回过头来,看向门口方向的王冲,错愕、惊异,还有某种难以言喻的激动。

    王冲只是笑而不语。

    “九哥,你感觉怎么样?你的肩颈、右腿、后背、还有脏腑感觉怎么样?痛吗?”

    何长老何允文很快回过头来,紧紧抓着乌九梅的手,急声问询道。

    “很好啊,不痛,怎么了……”

    乌九梅缓缓的动着身子,一边疑惑道。他一开始还不明白何允文为什么这么问,但是等自己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立即也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怔在那里,满脸的错愕。

    一刹那间,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无数双目光全部望向了一个方向,激动无比。

    “不可能的,我们乌伤村的人,虽然力量强大,但是每个人从三岁开始,体内就会隐隐作痛,每到月末,或者星光暗淡,天地间阴气最浓的时候,体内就会发作,全身抽搐。很多人甚至活不过五十岁就已经死了。村子里曾经请过术师,说是村子风水的问题。”

    “乌老已经七八十了,他的情况比村子里任何一个人都要严重,怎么可能突然就好了?”

    石头房子里,不知道是谁,喃喃自语,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初次抵达乌伤村的人只会惊叹于乌伤人在崇山峻岭之中训练出来的强大力量,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力量的代价。乌伤人从生下来,每个人都要忍受一种身体内部的疼痛,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会越来越厉害。

    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从来没有人可以幸免。

    乌长老之所以发作的这么厉害,甚至嘴角流出黑血,也和他的年纪,以及这种伤势有关。刚刚那一刹,很多人都以为他要死了。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一会儿就恢复了,不仅恢复了,甚至连絮乱的脉像都恢得了平和。

    ——乌长老身上的伤势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好,一切只可能出在王冲给他吞服的那粒丹药!

    震惊、错愕、不可思议、还有深深的激动和渴望……,这一刹那,种种情绪,不一而足,从房间里所有人的脸上闪过。如果王冲的丹药能对乌长老这种年纪的人都起作用,那岂不是说,那种丹药对所有人都能够起作用?

    这一刻,就连对王冲最充满敌意的乌伤村,这一刻心中的敌意都为之冰消瓦解,看向王冲的目光简直如同救星一般。

    “侯爷……,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给长老服用的是什么丹药?”

    何允文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激动道。

    王冲只是一笑,并没有多说,松开五指,将另外一颗丹药递了过去。

    王冲的苦心并没有白费,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的到,乌伤人对于自己的态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一切就是因为自己带来的这枚丹药。

    “啪!”

    没等到何允文接过这枚丹药,一只手掌突然伸出,啪的一声将王冲掌心的那枚丹药打落在地。

    “长老,你疯了吗?他一个外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又怎么可能知道解决我们乌伤人暗疾的办法?我们乌伤人过去数百年都没解决的问题,怎么可能一个外人解决的了?这一定只是巧合,一定是因为长老体内吞服了大量的乌碱草,这些乌碱草的药性常年累月积累下来,在这个时候爆发,治好了长老的病。”

    一名三十多岁,左脸颊有一道鲜红疤痕的乌伤村壮汉突然厉声喝道。他的眼睛盯着王冲,满满的恶意,看起来比任何一个人对他的敌意都要深。

    “是他。”

    王冲开始还没有在意,但是看到他左脸上的鲜红疤痕,心中一动,突然想了起来。之前和秦七城战斗的时候,有一名乌伤村民在战斗中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凶猛,激进,甚至连秦七城都难以控制他。

    王冲将他震飞的时候,其中一块岩石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疤痕,鲜血淋漓。但那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反而越发的凶悍,所以王冲对他的印象很深,记得清清楚楚。

    “看来是因为那件事情,他怀恨在心了。”

    王冲心中一片了然。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该做的我也已经做了,既然你们不相信,那就算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今晚所有人都和乌长老一样,能够凭借自己体内多年积累的乌碱草,不治而愈。”

    王冲说着,侧耳倾听了一会,转身就走。

    石屋外,一阵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越发的密集了。这个月蚀之夜,对于乌伤村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等一等!”

    眼看着王冲就要离开这里,石床上,乌长老乌九梅听着耳中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此时也是脸色微变,连忙伸出一只手臂,叫住王冲。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砰!”

    就像一个木头重重的坠下,距离石床不远的地方,之前还大声厉斥王冲,左脸颊上一道鲜红疤痕的乌伤村中年男子,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仰面栽倒在地上。

    他的牙关紧咬,面色惨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万石,万石……,你怎么了?”

    这一下所有人大吃一惊,众人纷纷扑了上去,蹲下身子聚拢在他的周围。

    “不好,他的暗疾发作了!”

    “情况很严重,他的全身都在抽搐。”

    “拿块毛巾来,分开他的牙齿,不要让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不好了,长老,他的脉象越来越微弱,体温也在迅速降低,照这样下去,恐怕……”

    ……

    事情仓促,变生肘腋,所有人一片慌乱。何万石倒下的太快,太突然了,而且病变的太快了,只不过一会的功夫,他的身体就迅速的变冷,那种黑铁一般的青色正在迅速的遍布他的全身。

    对于这种情况众人并不陌生,这正是所有乌伤人宿疾发作的迹象,而且还是最严重的状况,每个乌伤村人在死亡之前,都会出现这种征兆。

    照这种情况下去,何万石只怕……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