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一十三章 钢铁之城(一)【第五更】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一十三章

    “看起来我们建城,关心的人们还真不少啊?”

    王冲看着天空似笑非笑。

    “不只是这些侦查的鹰雀,我们封邑周围从第一天开始,每天出现的西域人、突厥人、乌斯藏人、大食人、条支人、高句丽人就不知道多少。他们或者伪装成西域的珠宝商人,或者伪装成马贩,或者伪装成大食的刀剑商人,不断的在周围监视、查看。我们已经驱赶了好几拨了,但依然源源不断。”

    张寿之道。目光扫了一眼远处,忧心忡忡。

    王冲神色平静,顺着张寿之的目光往远处瞧了一眼,果然看到相隔数里开外的地方,一道道细小的黑影站在低矮的山丘上面,眺望着这里。

    “侯爷,我们要不要成立一支队伍,特别去驱赶这些人?”

    张寿之道。

    “呵呵,不必了。”

    王冲挥了挥手,淡淡道,神色不以为意:

    “有人建城,就一定会有人关注,杀不干净的。只要乌斯藏人、突厥人、大食人、条支人有心,他们就会源源不断的派出斥候来打探消息。留着他们吧。”

    王冲气度从容,神色间自然而然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不管是头顶的鹰雀,还是周边的斥候,对王冲来说都只不过是蚊虫的叮咬而已,他既然敢在这里建城,就不怕别人来打探消息。

    “不过侯爷,还有一件消息,老朽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张寿之迟疑着,眼中透出忌惮和犹豫的神色。

    “哦?”

    王冲眼中光芒一闪,扭过头来,下意识的望向张寿之。和张寿之接触这么久了,一起出生入死,张寿之给他的感觉一向是干脆,有话直说,从不会这么犹豫,顾虑重重。

    “怎么了?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乌斯藏、大食、突厥的人也就算了,毕竟都在情理之中,我们的位置实在太特殊了,正好卡在他们势力交叉的地方。但是这段时间除了他们,我们还发现了北庭、安西、碛西和陇西的斥候,侯爷,这对我们可是不妙啊!”

    张寿之道,眉宇间笼罩着一股深深的愁云。

    北庭都护府、安西都护府、碛西都护府和陇西的北斗大军,只要是大唐的人都深深明白,这些名字都代表着什么含义。

    王冲在西南之战中名声大噪,受到异邦诸国的关注,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连北庭、安西、碛西和陇西都派人过来了,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冲眉头微皱,顿时沉默不语。

    北庭是安思顺,安西是高仙芝,碛西是夫蒙灵察,陇西是哥舒翰,这几个人都是帝国举足轻重的大将,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在军方和朝廷拥有巨大的影响,地位极其显赫。

    平常人能够得到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关注,就非常不易了,而王冲却是同时受到四位帝国大将的关注。

    “节度使事件!”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心中一片明了。

    这四位帝国大将平时都天各一方,彼此私底下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事实上,帝国也是严禁这些手握重权的大将们私下勾结。

    但是尽管如此,四个人却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节度使事件,王冲一封奏折,将他们彻底得罪。

    四人都曾经上奏朝廷要斩掉王冲,并一手导致他被关进了天牢。

    “这是秋后算账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

    节度使事件,自己远在京师,又有家族庇护,就算是哥舒翰、夫蒙灵察等帝国大将,也拿他没有太多办法。但是现在不同,自己来到乌伤,在四人势力交界的地方建立封邑,打造城池,以四人的脾气,会任由自己在他们眼皮底下建造城池,那才真的奇怪了。

    乌伤虽然靠近丝绸之路,但是它的地理位置也很特殊,它的左边相隔数百里的地方,就是乌斯藏高原的边缘,乌斯藏的铁骑可以在那里顺势而下。

    而它的东北方向,五百余里就是西突厥汗国的势力边缘,隶属于突厥沙钵罗可汗的地盘。虽然相隔五百余里的距离,但是对于骑兵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而顺着丝绸之路往西北,一路走下去,就道路的尽头,相隔两千多里就是安西都护府,由安西大都护高仙芝统帅。

    这条道路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任何在丝绸之路上建立城池的举动,都会受到各方的关注。

    本来朝廷在这里设立了碛西都护府,东拒西突厥汗国,西拒乌斯藏帝国,再加上有安西都护法,北庭都护府,和陇西大斗军的辅助、牵制,完全可以保护这条“丝绸之路”上商旅的安全。

    但是偏偏所有这些都护府的大都护,全部被王冲得罪。

    王冲在乌伤建城,很难说这些人会不会捣鬼!

    如果真的有乌斯藏人或者西突厥人冲过来,很难说他们会不会帮忙,甚至更直接一点,这些大都护、大将军故意不作为,放些乌斯藏人和突厥人过来都是极有可能的。

    毕竟,防守线漫长,谁也无法指责!

    ——这些都是王冲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放心,没有多大的问题!”

    出乎预料,王冲洒然一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即然敢在乌伤建城,就有万全的准备。而且,现在钢铁之城刚刚草创,我又封侯不久,上上下下都在关注这件事情。就算哥舒翰、高仙芝、夫蒙灵察和安思顺他们有什么想法,也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出纰漏,否则的话,就太明显了。都是帝国的大将,巨方的巨擘,不会干这种幼稚的事情。”

    “这段时间,就算他们心里再不舒服,对我们再不满意,也不得不帮我们把守好这一段的边界!”

    地位高有地位高的好处,也有地位高的束缚。高仙芝、哥舒翰、夫蒙灵察、安思顺,是帝国的大将,位高爵隆,但也同时意味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受到朝野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关注,所以很多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至少,做的不能太明显。

    “这……确实如此!”

    张寿之点了点头,毕竟是皇宫的土木建筑大师,达官贵人也接触过不少,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鳞半爪的朝堂政治的。知道王冲说的确实是事实。

    就算几位帝国的大将、大都护对王冲再不爽,厌恶,这段时间也不得不忍着。不但要忍着,还要想办法保护他。否则的话,那时侯出了事,就连圣皇都会怪罪下来。

    毕竟,王冲的封邑可是多少人看着啊。

    “可是,即便如此,那也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我们在乌伤建城,毕竟是他们的地盘。过了这段时间之后,我们又该如何呢?”

    张寿之道。

    丝绸之路很长,非常漫长,王冲要想在这里建城,看似很随意,其实不然。原因丝绸之路的商旅,只有在开始旅程很长一段路,同时前方又一片荒芜,找不到店家歇脚的情况下,才会想到找个地方落脚。

    所以王冲的城池如果想要获得那些商旅的青睐,绝对不能距离城池、乡村太近。

    而满足这个条件的地段绝对不多。

    而乌伤就是其中最好的!

    首先,它从京师出来很远,到这里,商旅都很累了。而乌伤过去,前面不远就是碛西,相隔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浩瀚的沙漠。

    碛,就是沙漠,这就是碛西名字的由来。

    在沙漠的影响下,这里的天气都非常的干燥,越发的容易让人疲惫。最明显的,就是到了这里需要补充水分。这是最实质的。

    如果这个时候有座城池落脚,休息,同时补充食物、水,这绝对是所有商旅梦寐以求的。

    另一方面,即便是大食、条支,以及西域过来的商人,到了这里,也会想要歇歇脚,补充一些东西,调养精神。因为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大唐京师为止,都是很长的一段路,此后再没有什么补充的地方。

    而周边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的存在,也使得王冲的“钢铁之城”显得越发的弥足珍贵,因为这为行人提供了一个避难之所。

    所以,王冲可以建立封邑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张寿之是知道王冲野心的,也知道他在这里建立城池,绝不仅仅只是为了赚点钱。西南“狮子城”的时候,早已证明无疑。

    谁要是以为王冲真的只是为了赚钱,谁就真的是傻子。蒙舍诏显然做了一回这样的傻子。

    但是,任何东西都有代价。

    王冲即然决定在这里建城,那么其中的危险,就是他不得不考虑的代价。

    “哈哈,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熬过最开始的一段阶段,接下来,我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王冲拍了拍张寿之的肩膀,毫不在意道。

    乌伤村那里,李嗣业已经在开始招蓦了。王冲已经把所有“乌伤铁骑”的训练方法教给他了。接下来,他会在那个乌伤村里待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完成最初步的训练,才会离开乌伤村,来到钢铁之城。

    说实话,王冲内心之中已经开始隐隐有些期待,这只未来闻名天下的“乌伤铁骑”在这个世界的初试啼音了!

    张寿之神色迷惑,王冲的计划总是思虑深远。就连他跟随王冲这么久了,也不明白王冲依仗到底是什么。不过,尽管疑惑,但是有一件事情张寿之是可以确定的:

    ——所有的一切,王冲都已经做下安排。这才是最重要的!

    跟着王冲这么久,张寿之虽然不是军伍中人,但也和军伍中人一样,对他建立起了极大的信心。

    【继续爆,排版中……,大家关注我的微博啊,随时会有爆更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