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一十九章 忽鲁也格,突厥第一马商!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一十九章

    堂堂一个碛西都护府,扼守大唐出关咽喉之地,居然无兵可用。这听起来是不可想像的,但确确实实就是碛西都护府的真实处境。

    这一点,没有人比王冲更清楚了。

    碛西都护府扼守咽喉要道,处于乌斯藏帝国、西突厥帝国之间的夹缝,每一年不管其他地方如何,碛西都护府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而碛西都护府的兵力,就是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轮番的攻击中消耗掉的。

    虽然内陆一直有向碛西派兵,但是这种派兵也不是无底限的。

    怛罗斯战之前,乌斯藏帝国的铁骑和西突厥汗国的骑兵攻击异常的激烈,这才是导致碛西都护府兵力真空的原因。而真是因为兵力的真空,最后才导致怛斯罗之战的失败。

    所以,要想改变怛罗斯之战的惨败,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碛西都护府的命运和处境。这也是王冲把封邑放在乌伤的重要原因之一。只不过,这一点,王冲从没有对任何说过。

    而要想改变碛西的命运,就必须要彻底的驱除乌斯藏和西突厥汗国在这里的势力!

    在乌伤建立钢铁之城,拥有立足之地,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开始西拒乌斯藏,东拒西突厥!这一步,夫蒙灵察是绝对完成不了的。

    在王冲这位“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将星评价体系中,夫蒙灵察只是一个守成之将,而并不是什么进取之将。一方面故然是没有这份心思,另一方面也是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才能。

    这一切,还只能靠近。

    但是在此之前,在开启这项注定要震撼整个帝国和西陲的计划之前,王冲还必须去完成另一件事情。

    没有那件东西,王冲就算再厉害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最终望洋兴叹!

    “蹄哒哒!”

    没有惊动任何人,王冲在清晨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钢铁之城。

    ……

    从碛西过去,沿着官道往西,大约七八百里之后,就到了西域的范围。这里风沙磨砺,景色粗犷,而且诸胡杂居,身毒人、大食人、条支人、突厥人、乌斯藏人、还有汉人混杂在一起,而且胡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汉人。

    这种景象是大唐任何一个地方都难以看到的。

    “公子,就是这里了。”

    在一家熙熙攘攘、五彩缤纷、雕栏画栋的花楼,一名三四十岁的中年汉人包着头巾,恭恭敬敬的对着身边一名十几岁的少年道。

    “嗯。”

    少年看着眼前的花楼,认真的点点头:

    “告诉杨洪昌,这次的事情我很满意。等到这件事情成功,我不会亏待他的。”

    “多谢侯爷!”

    中年男子大喜道,连忙躬身一礼。

    “嗯?忘了我跟你说的吗?在这里不要叫我侯爷。”

    少年皱了皱眉道。

    “是,是小人唐突了,侯……公子恕罪。”

    中年男子闪过一丝惶恐的神色,连忙低下头来。

    能让中年男子如此畏惧的,同时又称为侯爷的,现在整个西域也就一个少年侯王冲了。从钢铁之城离开,王冲乔装打扮,绕过了碛西都护府,直接抵达了大唐西域。

    这里已经是属于安西大都护高仙芝的范围了。

    如果让这些帝国的胡人大将知道他在这里,恐怕下一刻所有人都会蜂拥而至。不过,即便如此,王冲也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走吧。”

    王冲没有多说,率先跨过门槛,走入了花楼中。

    这是王冲第一次踏入西域的花楼,花楼里无数的胡人摩肩接踵,胡琴、胡箜篌、琵琶、忽雷、火不思,各种丝竹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些胡人乐器的声音与中原截然不同,听在耳中别有一番风味。

    王冲抬头望了一眼,只见丝竹声中,一名名妖娆的胡人舞娘在花楼内随着音乐不断的舞动,勾引的人血脉贲张。

    “居然还有大食舞娘!”

    就在胡人最密集,笑声最大的地方,王冲分明看到了一名穿着红衣,露着雪白肚皮,手脚戴着钏镯铃铛,碧眼红唇,媚眼如丝的美艳大食舞娘,牙齿咬着一根房梁上垂下来的红绸带,在空中不停的舞动,转圈。

    叮铃铃的铃铛声和乐器声响成一片,引来看客的阵阵叫好。

    在京师,凡是有大食舞娘的地方,都能引来大量的文人墨客,权贵王公,成为文人雅士聚集的场所。

    只是物以稀为贵,出现在京师的大食舞娘,毕竟还是不多。而西域则近水楼台先得月,这里妖娆的大食舞娘比京师都要多的多。

    王冲的目光只在这名大食舞娘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很快就沿着木质扶梯而下,进入到了花楼的地下二层。

    这里各种胡语夹杂在一起,吆喝声,欢笑声,大骂声,响成一片,许许多多的胡人聚集在一起,掷骰子、猜点数、斗鸡、斗狗、斗蟋蟀、一片乌烟瘴气。

    很明显这里是一间赌场。

    王冲是从来不好赌的,但是王冲却有一个不能不来的理由。

    “确定他就在这里吗?”

    王冲扭头问道。

    “侯爷,不会有错。他最喜欢到这里来玩,家主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听说他和这间花楼的女主人,有些瓜葛。”

    旁边,杨洪昌派来的中年男子躬身的道:

    “另外,来之前我们已经打听过了,他刚好就在这间花楼里,就在地下三楼。那里只有少部分人才能进去,进去的门槛很高,一个个都是非富即贵。家主花了大价钱,已经给公子准备好了身份,随时都可以进去,绝不会有任何人阻拦的。”

    “公子进去之后就会见到他了。”

    王冲闻言点了点头。杨家在西域经营多年,对这里了如指掌。要想在这么多人里面找一个胡人,找杨洪昌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王冲没有惊动任何人,很快沿着扶梯下到了花楼的地下三层。

    一路上,杨洪昌都已经安排妥当,一旦有人出面呵斥,或者检查,杨家的那名管家就会立即上前,一一交涉,避免了很多麻烦。

    在地下三楼,地面贴的是红色的大食毛毯,两侧雕栏玉砌,还镶嵌了一颗颗珍珠、玛瑙、翡翠、珊瑚,装修的富丽堂皇,却不失雅致。

    “侯爷,里面就是了。”

    杨家的管家在前面领路,到了最里间,也是最大的房间面前,杨家的管家停了下来。隔着一扇门,王冲可以听到一阵带着突厥口音的粗犷大笑声,还伴随着阵阵女子的欢笑声。

    “在外面等我。”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推开房门,昂首阔步走了进去。一瞬间,房间里的欢笑声戛然而止。

    王冲神色自如,目光扫了一圈,很快落在了房间里,一名敞开衣襟,袒胸露乳,八字须,鹰目深鼻的突厥人身上。

    “终于找到他了!”

    看到那名突厥人左右肩膀上两颗拳头大小的骷髅头,王冲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喜悦的神色。那并不是真正的骷髅,而是青铜打造的骷髅玩物。

    在王冲的记忆中,在肩膀上,垂着两颗青铜骷髅,随时把玩的,就只有一个人,突厥商人“忽鲁也格”。

    他拥有另外一重身份,是整个西域,乃至草原上,最出名的突厥马商!

    王冲要想实现自己西拒乌斯藏,东拒西突厥,彻底改变碛西处境,驱除所有异邦势力的宏伟计划,首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必须拥有足够的战马。

    王冲的第一批乌伤人已经快要训练完成,但是没有战马,就谈不上称雄天下的“乌伤铁骑”!

    所以就算冒着被高仙芝和夫蒙灵察发现的危险,王冲也就要跑到西域来,为了就是眼前这位突厥的第一马商“忽鲁也格”。

    众所周知,整个天下最好的战马,不是乌斯藏人的青稞马,也不是大唐的战马,事实上,中土的地形根本就不适合豢养战马。

    大唐所有的优良战马,都是来自于突厥草原。

    ——突厥人的战马,恰恰就是天下最好的战马来源。

    唯一能够超越突厥马的,也就只有大食的战马,但是大食距离中土足有万里之遥,而且大食的战马,饲养极其麻烦,到了中土也会水土不服。相比之下,还是突厥马更加容易获得,也更加容易形成规模,适合军队培养成建制的骑兵军团。

    另外,最优良的突厥战马其实也并不逊色于大食战马。

    而要想购买最优良的突厥战马,就绕不过眼前这位“忽鲁也格”。从*厥汗国到西突厥汗国,乃至于大食条支的战马,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位“忽鲁也格”长袖善舞,都有办法去弄到。

    整个西域,绝对没有比他更好的马商。

    王冲的乌伤军团马上就要训练完成,但要想成为日后那支纵横驰骋,所向披靡,震慑天下的“乌伤铁骑”,还需要大量的战马。

    不过,这还不是王冲一个人乔装打扮,悄悄抵达这里的主要原因。

    更主要的是,王冲深深知道,日后的大唐多灾多难,已经进入多事之秋,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将会不断地发生。

    每一场战争,都会有大量的战马死亡。

    日后的中土,最大的问题将不是兵源的问题,而是没有足够的战马,无法组建骑兵军团。而没有骑兵军团,就没有机动,只会被人各个击破。

    而中土是不能蕴育战马的,死一匹就少一匹,根本无法自己补充。

    王冲当年临危受命,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最大的问题就是战马,而且根本无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