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二十章史上最大战马买卖!【第二更】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二十章【国庆快乐!^-^,今天两章】

    然而仔细回首,大唐曾经是有过机会的,只要抓住那个机会,大唐完全有机会获得大量的优质战马,充分为日后的战争提前做好准备。

    而那个机会,就是眼前这个叫做“忽鲁也格”的突厥马商。

    不过,要想找到忽鲁也格却并不容易,因为他的行踪飘忽不定,北部的大草原,安西都护府、怛罗斯、大食、甚至乌斯藏高原,都有可能。

    王冲也是因为找到了杨洪昌这个对西域了如指掌的“老马”,再加上记忆中所知的只鳞片爪,以及种种传说,让杨洪昌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搜寻他。这才能够捕捉到他的踪迹。

    而更加要命的是,王冲深深知道,从现在开始,最多还有三个月,所有人就会彻底失去这个机会。因为“忽鲁也格”很快就会因为自己的高傲,得罪西突厥沙钵罗可汗,被彻底夷灭。

    而失去了“忽鲁也格”,再没有人能够从突厥草原上,获得大量的优质战马。也再没有人能像“忽鲁也格”一样,长袖善舞,打通东西突厥汗国的贩马通道。

    “忽鲁也格”这个名字从此在西域和草原上成为了绝响。

    而两大两大汗国在他死后不久,也彻底的阻断了战马交易的通道。大唐也由此失去了自己最后的机会,从此身陷于战马匮乏的危机之中!

    所以,王冲那边一听到忽鲁也格就在西域,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有些东西宜早不宜迟,一旦错过,就是永远!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赶紧给我滚出去!”

    一声突厥语的怒斥打断了王冲的思绪,房间里,“忽鲁也格”面有愠色,一只右手已经按向腰间的弯刀,看起来好像随时准备出手。

    “忽鲁也格?”

    王冲笑了起来,忽然开口道。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忽鲁也格神色一怔,陡然变了脸色。他在西域一向用的是化名,能知道他真名的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熟人。

    但是他并不记得自己和眼前的少年认识。

    “呵呵,不要慌。我是别人介绍来的。”

    王冲一笑,从腰间取出一样东西来。这是一面黑铁令牌,色泽漆黑,如同墨汁一般,上面雕刻着一只只怪兽,和中土的风格完全不同。

    很显然,这并不是中土的东西。

    “哦,原来你是塔木格介绍的那个大唐杨家的人。”

    忽鲁也格扬了扬利剑般的浓眉,顿时放松了下来,右手也松开了腰间的弯刀刀柄,不过神色间却流露出一股轻蔑的神色:

    “塔木格也真是有趣,他难道不知道,我是从来不和汉人打交道吗?突厥人和汉人就是天生的敌人,他居然会想到让我卖马给汉人,真是要可笑!哈哈哈,好了,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管你还想在这里做什么,趁着我现在心情还好,赶紧给我滚吧!——美人,来,我们继续喝酒,哈哈哈!”

    忽鲁也格左拥右抱,畅怀痛饮,红色的葡萄酒液顺着胡须滑下,完全把眼前的王冲抛诸脑海。

    “哈哈哈!”

    王冲闻言也不由哈哈一笑,也不气恼,自顾自的在忽鲁也格的对面坐了下来:

    “昔日,冒顿围高庭,大汉高祖受困其中,不得已送了黄金万锭,最后冒顿退兵,白登不解自破。连单于、可汗尚且如此,想不到忽鲁也格居然有如此风骨,比可汗还要正直,廉不爱财,在下佩服。”

    “哈哈哈,有趣,有趣,有趣!我倒是小瞧你了!”

    听到王冲的话,忽鲁也格本来坐在地上,痛饮葡萄美酒,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猛然抬起头来,就像是第一次意识到王冲的存在一样。

    “你们几个,给我滚!”

    忽鲁也格双目一瞪,原本被他左拥右抱,揽在怀中的几个胡姬美娇娘顿时被他吓得花容失色,惊叫着,连滚带爬,连忙跑了出去。

    “这么说来,你是来给我送黄金万锭的了?”

    忽鲁也格瞧着对面的王冲道。

    “冒顿围高庭”,这是中土和突厥都知道的一桩千年前的旧事。

    当时大汉高祖皇帝刘邦刚刚征战天下,坐拥雄兵百万,手下将士如云,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正好碰上突厥叩边,最后挥师而上,碰上冒顿的二十万控弦骑后,被困在了白登。

    这是大陆地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纯粹步兵,碰上了纯粹的骑兵!

    虽然看似步兵的数量更多,但是到了今天,所有人都知道,二十万的纯粹铁骑意味着什么,在旷野中,就算扫荡百万的步卒也不是什么难事。

    骑兵冲锋的威力就是如此!

    中土神洲也就是从那时起,才真正意识到了成规模骑兵的威力,并且由此开始大规模的买马、牧马,放养,而最后的结果所有人都知道。

    到了汉武大帝的时候,为了一雪“白登之围”,最后组建了庞大的大汉骑兵军团,南征北战,最后横扫了整个突厥,将他们彻底击溃,彻底跑到了天山以北,数百年都不得恢复元气!

    甚至把冒顿的那只庞大的草原部落,从匈奴,把名字打成了突厥,以示和那场耻辱无关,大大扬了汉家的天威,这一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所以尽管有了“白登之围”,不管是中土,还是突厥其实都是不忌讳的。甚至某种程度上,突厥还要更忌惮一些。

    不过,王冲要表达的意思显然不是这个。

    中土神洲历来都有家国天下的思想,但是草原都不然,连冒顿单于这种草原上的传奇雄主,都能被万锭黄金所收买。那忽鲁也格说突厥和大唐在交战,所以不卖马给汉人岂不是可笑?

    在商言商,不管大唐和突厥之间的关系如何,忽鲁也格这种纵横西域,在各方势力间如鱼得水的突厥马商,是绝对不会在乎什么立场,也不会有什么爱不爱国的想法。

    他所在意的,只会,也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利益”。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让他把“沙钵罗可汗”卖了,恐怕他都能做到!

    “黄金万锭又算得了什么?堂堂忽鲁也格,大草原上最大的马商,东西突厥汗国那么多的优良战马,你不会只想赚个黄金万锭吧?”

    王冲淡淡道,神色怡然自得。

    “嗡!”

    忽鲁也格眼中骤的闪过一丝雪亮的光芒,盯着眼前的王冲看了三秒,忽然将敞开的衣襟披起,脸上也终于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看来我小瞧你了。你的野心还真是不小!”

    忽鲁也格说话陡然换了一副语气,和之前截然不同:

    “说吧,你想要多少战马?三千?五千?八千?一万?”

    王冲失笑,只是不断摇头。

    “两万?”

    忽鲁也格脸色微变。到他这里来买卖战马的人,一般都是一千,两千,三千,五千的。一次能买上五千的,都是大客户了。

    毕竟,五千优良的突厥战马,已经可以组建一只五千人的铁骑军团,这个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了。至于两万,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怎么卖过。

    如果眼前的这个少年汉人能够买上两万战马,那忽鲁也格不得不说,自己大大小看他了。

    “哈哈,两万?忽鲁也格先生是不是也太小瞧我了?难道以先生突厥第一马商的能力,就只能弄到这么一点战马?”

    王冲淡然一笑道。

    他训练的第一批乌伤人战士就达到了五千人手,这些人可都是最好的骑兵。他们在崇山峻岭间训练出来的敏捷,配合战马的极速,恰恰能将他们的优势发挥到极限。

    一个合格的乌伤铁骑,能够在一秒钟之后,进行十六次急速转向,十一次劈砍,甚至还能三次钻过马腹,闪到战马的另一边。

    这些能力,绝对不是“会骑马”,“坐得稳”,或者“骑兵”两个字可以形容的,这一点,就连号称马背上精锐民族的突厥精锐恐怕都无法做到。

    他们就是最佳的骑兵,也是最强的骑兵!

    所有一批的五千乌伤人,王冲全部都是要配备战马的。而整个乌伤村还有五六万人,从这一点说,王冲至少都需要五六万的战马。

    而未来的战争,每一次大唐都要损失大量的战马。出于储备的需要,保守估计,恐怕都需要三四十万匹之多。

    事实上,王冲内心的估计,如果是为了大唐的话最好应该是达到七八十万匹,多多益善!

    “只要是大草原上,还没有我忽鲁也格弄不到战马。先生还是快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战马!”

    忽鲁也格被王冲一说,顿时也被剌激的脸通胀红。做为马商,说他什么都可以,唯独贩马的能力万万不能小瞧。

    这一点,也是忽鲁也格的死穴。

    “至少也得这个数字!”

    王冲微微一笑,在忽鲁也格震惊的目光中,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十万匹!”

    “三十万匹?你开玩笑吗?!”

    忽鲁也格失声惊呼,就算他见多识广,和各个势力打过交道。也从来没有卖过这么多的战马。而且,三十万匹不是一个小数目。

    以往忽鲁也格之所以能够自由的买卖这么多战马,就是因为数量不多,丢在战马成群的大草原上,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战马每天都会繁衍,消失一些根本没有人注意得到。

    但是三十万匹?!!

    这个数目只有瞎子才看不见,就算是可汗那里恐怕都会注意到他。

    “呵!原来如此,看来我看走眼了。原来忽鲁也格先生并不是我要找的人!”

    王冲见状突然冷笑一声。他本来是一直刻意赖在这里,但是这个时候,话声一落,霍的站起身来,就在忽鲁也格错愕的目光中,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只一会儿,就已经走到了门口了,居然也去意绝决,毫不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