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二十五 夫蒙灵察的警告(三)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二十五章夫蒙灵察的警告(三)

    夫蒙灵察身上的煞气有多么浓烈就可想而知,这种战场历练,通过杀伐,踏着无数白骨练就出来的气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得住了。

    但是王冲不过区区十七岁,居然敢和他对视,而且还没有丝毫的畏惧。这种情况,夫蒙灵察以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无路如何,这都绝不是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

    “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心腹之患!”

    夫蒙灵察眼中寒光一闪,杀心大炽。王冲的表现非但没有让他生出任何的爱材之心,反而杀心越炽烈。

    这个王家幼子越是优秀,越是厉害,他心中的忌惮就越盛,就越上想要除掉他。

    才不过十七岁,就已经掀起这么大的波澜,一封奏折就让几十上百万的内附胡人陷入极度的被动,若是让他成长起来,他们这些胡人将领岂不是非得被他排挤到旮旯,从此退出军伍的高层?

    “小子,听过一句话吗,刚而易折!”

    夫蒙灵察突然开口道:

    “你的锋芒太盛了!”

    “嗡!”

    夫蒙灵察声音一落,四周围气氛陡然一变,和之前相比,凝重了百倍不止。而钢铁之城的城墙上,十多万工匠和守卫听到这句话,更是纷纷变了脸色。

    “夫蒙灵察太过分了,他这明摆着是要欺压王冲!”

    高高的城墙上,白思菱一脸气愤道,然而刚刚说了一句,就被一只纤长的柔荑扣住了手臂。

    “思菱,不要再说了!”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白思菱诧异的扭过头来,只见赵红缨的目光看着前方,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白思菱一怔,先是满脸的疑惑,但很快感觉到了什么,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嘴唇紧紧地抿住,一句话不说。

    整个钢铁之城附近针落可闻,除了王冲和夫蒙灵察说话的声音,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更不用说是插嘴了。

    两个人一个是大唐新封的少年侯,天子门生,一个是大唐西陲,手握重权,资历极深,泰山北斗般的帝国大将。

    这两个人的地位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深深仰望,并且心生敬畏。

    “不知道都护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冲眼睛微闭,神色冰冷了许多。既然夫蒙灵察来势汹汹,咄咄逼人,那他也不用太客气了。

    “你是个聪明人,节度使事件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么快就忘了吧?如果我是你,就会马上退出乌伤,结束这座钢铁之城!”

    夫蒙灵察目光冰冷道,神色不容置疑。

    不管王冲有多么的锋芒毕露,也不管他在京师有多么受到欢迎,在他面前,永远都只不过是个后生的毛头小子。

    论资历,王冲和他差了十万八千里,年纪更是如此。

    所以夫蒙灵察压根就没有想过,也没有打算要跟他客气。

    “这绝不可能!!”

    夫蒙灵察的声音未落,就被一个声音打断,王冲的声音比他还要斩钉截铁。一刹那间,四周围气氛陡降,就连两人带来的那些骑士,都感觉到了那种令人头皮发麻,浑身颤栗的紧张气息。

    谁也没有想到,两位帝国最顶尖的大人物才刚刚见面,就已经剑拔弩张。这种级别的人物一旦发怒,那是足以让任何人胆寒色变的。

    “都护大人,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乌伤是我的领地,我在自己的领地上建造城池,好像用不着请示大人,更加用不着大人过问吧!”

    王冲冷冷道。

    节度使事件两人早有过节,乌伤建城,王冲早就料到夫蒙灵察绝对不会让他安心的在这里修建,只是没想到,这一点来得这么早,而且这么霸烈。

    “小子,你太张狂!”

    风沙乍起,夫蒙灵察缰绳一动,突然策马上前,同一时间,一股磅礴的气场从他身上霸发出来。那一刹那的夫蒙灵察,形象突然变得有如山峦般壮阔,并且不断的拔升,方圆数十丈内,连空气都模糊起来。

    那种强大的压力简直令人窒息。

    “希聿聿!”

    战马狂嘶,在夫蒙灵察帝国大将级别的压力面前,王冲左右,程三元和苏世玄等人的首先支撑不住,跨下的战马狂嘶着,不断的往后退去。

    “大人!!”

    两人大惊失色。

    军伍的战马都是久经训练,就算面对刀山血海,也绝不会退却。但是夫蒙灵察的身上的威压和煞气太浓烈了,居然连战马都受不了。

    “希聿聿!”

    另一侧,夫蒙灵察身后的碛西精锐也是战马长嘶。不过,毕竟是碛西的精锐,跟随夫蒙灵察的时间很久,所以提前策马往后退去。

    整个中心顿时只剩下了王冲和夫蒙灵察两位主帅。

    狭路相逢勇者胜,夫蒙灵察放开身上气息,帝国大将级别的气息和威压又岂是寻常战马和将士可以承受。这个就显示出两个人的差别了。

    王冲虽然已经达到了皇武境,但是和夫蒙灵察这种大将相比还是差距不小,两人的境界高下一辩即知。

    “混蛋!”

    王冲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夫蒙灵察的打算他又岂会不知,如果他还是那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夫蒙灵察这招对他根本没用。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和这种帝国顶尖的大将相比,目前的他显然还有不小的差距。

    不过尽管如此,王冲却并没有慌张,右手食、中二指伸出,突然探入战马背部浓密的鬃毛中,在一处隐秘的穴道一按,原本嘶鸣着极其不安的战马,眼帘一垂,突然之间镇定下来一动不动。

    这一幕别说对面碛西都护府的将士,就连夫蒙灵察都是一愕,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一幕的变化。

    不过,就算是夫蒙灵察也不会知道,王冲虽然实力不如他,但是脑海里知道的安抚战马的方法不知道有多少。

    马身上有一个昏睡穴,只要施以适当的力量,就可以让战马镇定下来。

    ——这只是其中一种最简单的方法。

    “小子,你好手段!”

    夫蒙灵察怒笑,王冲越是如此他心中的杀心就越甚:

    “就连你父兄都不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十天的时间,你可以好好考虑清楚,如果到时候这座城池还在,就别怪我不客气!——记住!这里可不是你的京师!”

    声音一落,夫蒙灵察突然掉过马头,转身就走。

    “撤!”

    只一个字,夫蒙灵察毫不停留,向着远处驰骋而去。而在他身后,一众碛西都护府的精锐掀起滚滚的烟尘,如同来时一般,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迅速离开。

    “混蛋!”

    就在夫蒙灵察离开后不久后,一阵阵战马的啼哒声从身后传来,白思菱一身雪白,和赵红缨一前一后疾驰过来:

    “这里是你的封邑,圣皇赏赐给你的,他凭什么这么做?”

    白思菱气的满脸通红。

    “夫蒙灵察确实太过分了,他这次就是冲着王冲过来的。不过这里确实是他的地盘,我们恐怕很难斗得过他。”

    赵红缨开口道。相比白思菱她显然要冷静得多,也要理智的多,但是她的眉宇间同样也流露出深深的忧虑。

    夫蒙灵察毕竟是帝国的大都护,而且属于帝国最顶尖的几位大将之一,不论声望、实力、地位,这些都不是王冲可以比拟的。

    而且这里远离京师,王家的声望和影响降到了极点。反倒是夫蒙灵察,手握实权,如果王冲得罪了他,在这里恐怕寸步难行。

    “他敢!”

    白思菱大怒,一脸义愤填膺道:

    “大都护难道就可以无法无天吗?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敢乱来!朝廷那么多的御史,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而且就算他真的敢干什么,圣皇能饶得了他吗?”

    “明着他确实不敢来,但是背后就难说了。”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耳中,白思菱柳眉一竖,正要发怒,但是目光所及,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庞。

    “王冲?!”

    白思菱怔怔的看着王冲。

    “夫蒙灵察如果真的想要动手,他刚刚就已经动手了。这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威胁。做为帝国最顶级的大将,他确实有太多的手段可以使用了。看来钢铁之城的存在真的威胁到了他的地位,让他感觉到不安了。”

    王冲道。

    “但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白思菱气愤道。

    王冲沉默,没有说话,现在一切还没有准备就绪,确实不是和夫蒙灵察翻脸的时候。

    “侯爷,要不要把这里的事情上报给朝廷?这样或许会让他收敛一点?”

    一个声音小声道。

    王冲转过头,却发现是程三元和苏世玄,眼中同样有些怒色。

    “没有用的,没有真凭实据,仅凭我们的一面之词,朝廷是不可能采纳的。而且夫蒙灵察仅仅是口头上的威胁,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上的事情,凭这个就算是御史也很难弹劾给他什么。”

    王冲也不是第一次接触那些朝堂政治了,王冲的大伯王亘一直在耳提面命,有意识的培养他在朝廷政治上的敏感性,所以王冲心知肚明,仅凭夫蒙灵察今天的所作所为,是很难给他定罪的。

    ——毕竟,他可是碛西都护府,帝国最顶尖的大将军啊!

    【汗,以为上传了。今天上传迟了!报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