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二十八章 铁骑来袭!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二十八章

    王冲接过信笺,将信将疑,然后看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王冲还是双眉紧皱,但是渐渐的眉毛舒展,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到了最后,放下信笺,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变得怪异无比。

    老鹰在这封信中详细的介绍了他的弟子,并且对于这位其貌不扬的弟子极其推崇,认为他能承接自己的衣钵,在乌伤帮助到王冲。

    老鹰特别在信中提到,豢鹰的人和普通人想象的截然不同,特别是那些收集信息情报的人,长相越普通越好,越不惹人注意越好。

    在这方面,老鹰的这个弟子完全符合要求。

    “你师傅说,你肩膀上的那只鹰,和普通的鹰截然不同,是新近培养,从密室中繁殖出来的最新品种,专门用来捕杀其他的猎鹰。能给我演示一下吗?”

    王冲道。

    他实在有些好奇,老鹰以前的鹰雀,都是从其他的鹰贩那里购买过来的,然后老鹰用自己特殊的办法对它们进行后天的培养,成为最杰出,最优秀的猎鹰。

    但是这一次不同,老鹰开始自己在密室中,有针对性、定向的培养某些特殊的品种,通过自己繁殖的方式培育出来。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是,侯爷!”

    少年应了一声,从地上站起身来,扭头看着肩膀上的老鹰,少年的眼中闪过一抹惊人的光芒,那一刹那的少年有如一把出鞘长剑,锋芒毕露,令人过目难忘,就连王冲都不禁微微动容。

    “小沙,出击!”

    少年摸了摸老鹰的鹰背,突然嘬嘴一啸,刹那间,原本看着目光浑浊,精神萎靡的老鹰,翎毛一震,目光突然变得隼利无比,有种慑人的味道。

    王冲见过那么多的鹰雀,包括西域的岩鹰,高句丽的海东青,突厥人的鹰雕,没有一种鹰雀能有这么慑人的目光,简直比刀剑还要锋利。

    “唳!”

    一声金铁般的厉啸划破虚空,那老鹰翎毛抖开,身形一重,有如利箭般电射而出,轰隆,对面的墙壁上破出一个大洞,一块块坚硬如铁的金丝楠木板千沟万壑,支离破碎,上面露出无数的爪痕,每一个都深达数寸,就像抓豆腐一样。

    唳,又是一声尖啸,那老鹰铁翅一震,在飞回的时候又震碎了一块坚硬的墙壁,落回了少年的肩膀上。铁翅一收,眼皮耸拉,那老鹰又恢复成了原来目光浑浊,精神萎靡的样子。

    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满地的木屑,还有墙壁上的一处处破洞,以及深深的爪痕记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错!”

    王冲赞了一声,目中一片雪亮。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老鹰为什么派给自己一名这样的弟子和鹰雀了。

    “你下去吧!我需要你帮我随时监视碛西和乌斯藏边境的所有动向,这是地图,另外,所有给你的安排都已经写在这里了。”

    王冲说着,把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地图,连同一个锦囊一起递了过去。

    “是,侯爷!”

    少年应了一声,低着头双手接过,很快离去。

    ……

    时间缓缓过去,入夜。

    狂风呼啸,吹拂着茫茫的野草,从高耸入云的乌斯藏高原卷入高空。而夜色深处,星光黯淡,正是所有人陷入睡眠,最困乏的时候。

    蹄哒哒,突然之间,大地颤抖,星夜下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微不可闻,但是后来轰隆隆,犹如雷鸣一般。

    借助着暗淡的星光,可以看到黑暗中数以千计的铁骑,一波波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这些铁骑全身重甲,披坚执锐,一个个默不作声,宛如地狱中走出的魔神一般,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到了!”

    突然一声厉喝传来,在所有铁骑的最前端,一匹神驹洁白如雪,四肢马蹄殷虹的如同鲜血一般,马背上的乌斯藏武将举起一条手臂,浑身散发出一波波山峦大海般的气息,方圆数十丈内,连虚空都扭曲起来。

    他的目光看着前方,神色冷冰无比:

    “前面就是大唐的地界了,碛西都护府的人已经撤走,接下来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今晚的任务都明白吗?”

    “是!”

    风吹草动,所有人齐声应是,整齐的宛如一人般,那种声势骇人无比。

    “记住了,杀掉王冲,摧毁钢铁之城,今天晚上就是我们乌斯藏雪耻的时候!”

    那名为首的乌斯藏武将突然拔出弯刀,长啸一声,轰隆隆一马当先,率先从高原上纵跃而下。

    “希聿聿!”

    数以千计的乌斯藏青稞马激烈的长嘶,掀起一道道烟尘,如同滚滚的洪流般,在星夜下,向着钢铁之城的方向疾驰而去,那股气势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

    钢铁之城,火光熊熊,成千上万的炉火将天空照成一片白昼。而炉火中,成千上万的工匠在城墙上忙忙碌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里现在已经成为了整个西域最繁忙,最热闹的地方。

    “小心吊塔!”

    “第八,第九小组注意将模块对齐,不要出现纰漏!”

    “工匠让开,准备灌铁汁!”

    ……

    无数的工匠头领在城墙上走动,发布一个个命令。随着新一波钢材和城墙模块的到来,现在的钢铁之城再次忙碌起来。

    “第二小队、第三小队,出去查看一下,第四分队的人出去巡逻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在所有的工匠忙忙碌碌的时候,钢铁之城外的巡逻队同样没有闲着。

    自从夫蒙灵查率军来过之后,现在的钢铁之城晚上比白天还要戒备森严,城池周围的警戒范围也向外推进了数倍不止。

    现在城池周围,十公里内,只要有任何人靠近,钢铁之城都会提前得到警告,做好准备。

    “大人,第四分队是由章啸率领,他实力高强,而且一向谨慎,不会有问题的。”

    城池外,闪耀的炉火中,一名负责巡逻的骑兵队长开口道。都是经历过西南之战的精锐,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应对这种情况绰绰有余。

    然而这名骑兵队长的话还没说完,黑夜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小心,敌袭!——”

    那声音就像一块岩石坠落,瞬间在钢铁之城附近掀起万丈波澜。轰,钢铁之城的城墙上,原本忙忙碌碌,数以万计的工匠突然停了下来,一个个纷纷紧张的望向了惨叫发出的地方,气氛一片死寂。

    钢铁之城附近,一直平安无事,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而最令人不安的是,就算什么也看不到,就算什么也不知道的人,都听得出来,那是一个人濒死的时候才能发出的惨叫。

    “小心!”

    “所有人准备!——”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程三元和苏世玄,两人和所有的巡逻队员朝夕相处,瞬间就分辨出了那是第四分队队长章啸的声音。

    章啸的实力绝对不弱,谁也不知道他带领的小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绝对受到了袭击。

    轰隆隆,随着程三元和苏世玄的命令,四面八方,钢铁之城的一名名护卫纷纷如潮水般汇聚过来,只是短短时间内,就列成了一个个整齐的队列,杀气森森,壁垒森严。

    经历过西南的战场,王冲手下的这些骑兵,不论是素养还是实力都不是普通骑兵可以比拟的。

    “嗡!”

    在程三元和苏世玄集结所有钢铁之城护卫的时候,城外所有的工匠也感觉到了这种紧张的气氛,一个个面色苍白,急匆匆的往城池中逃去。

    “发生什么事了?”

    城墙上,白光一闪,白思菱和赵红缨首先跃上了城头。而几乎是同时,风声呼啸,另一道笔挺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旁边。

    “侯爷!”

    看到那人,周围所有人纷纷低下头来,躬身行礼。

    “那是章啸的声音。”

    王冲望着远处,神色凝重,眉头皱的紧紧的。凡是和他出生入死的,每一个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何况能被他带到钢铁之城来,每一个都拥有不凡的分量。

    “是的,侯爷。按照惯例,今天该是章啸到北部去巡逻、警戒,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回来。程大人和苏大人准备叫人去查看一下,结果就发生这种事情。”

    旁边,一名城头的护卫低着头道。

    王冲没有说话,但眉头却皱的更紧了。远处一片平静,除了刚刚的那声惨叫,什么也听不到。

    这一刹那,王冲心中却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章啸是跟随自己参加过西南之战的,他的经验丰富,实力和水平更是毋庸置疑,王冲实在是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情况能让他的小队在一瞬间全军覆没,甚至连一个都没有逃回来。

    而且最诡异的是,王冲站在城墙上,居然听不到黑夜中一丁点的动静。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整个钢铁之城的人都听错了,要么就是这次来的对手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整个钢铁之城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望着惨叫声最后传来的方向。

    咚咚咚!

    时间慢慢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密集的声音传入耳中,有些类似于马蹄声,却又截然不同,而且声音要小上很多。

    一刹那,气氛陡然绷紧了许多,连呼吸的声音都小了。

    “唳!”

    就在众人紧张的,默默等待的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尖啸传入耳中,声音很细,但却非常的尖锐,那种声音是所有人都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听到这个声音,王冲的脸色一下变得凝重无比,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但仓促间,又很难思索明白。

    “快看那里!”

    城墙上,不知是谁,指着远方,突然紧张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