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三十章 攻城!【第一更】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三十章

    乌斯藏的铁骑使用的都是非常沉重的,厚厚的板甲,而白雄兵的板甲尤其的坚固、沉重,不止如此,所有的白雄兵护甲中都附加了数量最多的坚固铭文。

    这也是当年他们能够和大食帝国的马克留木军团厮杀的原因!

    咻!咻!咻!

    城墙上,王冲的人选择了克制,但是,城墙外的乌斯藏白雄兵却选择了截然相反的策略。随着一阵刺耳的锐啸,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箭雨犹如潮水一般,呼啸而至,射向了城头的众人。

    那一刹那,虚空都仿佛撕裂了。

    看到那些箭支后方拖出来的长长空痕,就连白思菱都微微变了脸色。

    “小心!”

    “注意躲避!”

    ……

    一阵阵高亢的嘶吼从城头各处响起,所有的世家高手,连同白思菱,赵红缨在内都选择了躲避。

    那些箭支蕴含的力量非常强大,就连她们都没有必然的把握可以抵挡下来。

    此时此刻,唯一还站在城头,不闪不避,暴露在箭雨中的,就只有王冲了。他的神色平静,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轰!

    数以百计的箭支穿金裂岳,从各个方向爆射而至,覆盖王冲全身。然而这些箭雨距离还有数丈,就被定在空中,一动不动。

    嗡,王冲眼睛眨了一下,黑暗中隐隐有一道凄厉的寒光闪过,刹那间,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所有的长箭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旋动,轰隆一声撞成粉碎,纷纷坠落在地上。

    那一霎那,就连城外白雄兵的嘶吼声都黯淡了许多。而城头上,所有世家大族的高手,连同城头的护卫,看向王冲的目光,都是崇拜无比。

    在漫天箭雨中岿然不动的王冲,就像一尊神祇般,定鼎人心,成为所有人心中的主心骨。

    “准备!”

    “升起副墙!”

    ……

    随着一阵轧轧的声音,城墙上很快升起了一堵堵厚厚的、斜斜的钢板。这些钢板一升起来,立即将所有人保护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城墙外,白雄兵的第二波攻击已经到来。黯淡的夜色中,只见十多名乌斯藏的白雄兵拖着一根长长的、银白色的东西,借着战马的高速冲击,犹如流星一般,向着钢铁之城高大的城门冲去。

    “小心!是攻城锥!”

    一声惶急的大叫声从城墙上响起。

    那一刹,众人看的清清楚楚,那银白色的东西顶端尖锐无比,赫然是一根五六丈长的、锋利攻城锥。

    那攻城锥的表面,有着许多繁复的银白色花纹。对于那种银白色的花纹,只要是军伍中的人都绝不陌生,那是密密麻麻,无以数计的锋利符文。

    所有铭刻了这种锋利符文的东西,都是最顶级的攻城利器,甚至就算是数尺厚的钢铁城门,都会被彻底凿穿。

    “轰!”

    还来不及细想,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那一刹那,整座钢铁之城都嗡嗡颤抖,就好像被一颗流星击中一样。

    而一声未绝,又是一阵踹急的马蹄声在城外响起,第二根出自大雪山神庙的银白色攻城锥,犹如奔雷掣电般接踵而来。

    轰,紧跟着第二记山崩地裂般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侯爷!”

    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苏世玄看着王冲,脸色苍白无比。如果照着对方的这种攻击方式,钢铁之城的城门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他和程三元一样,对于王冲让他们撤入城中的决定疑惑不解,但是这个时候,就算再迟钝苏世玄也感觉出来了,这一波的敌人不同以往,和任何意义上的铁骑都绝不相同。

    ——因为没有任何一支骑兵会在战场冲锋的时候,还带上这样的攻城锥。

    这一波的敌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而且准备的非常充分。

    “不用管。不管他们用的什么攻城武器,都绝不可能打开钢铁之城的城门。”

    王冲的声音平平淡淡,不高不低,却自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白雄兵野战冲锋近乎无敌,至少仅凭他麾下的骑兵根本阻挡不住,但是固守城池,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冲知道苏世玄在担心什么,不过那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钢铁之城的城门根本不是普通的钢铁,而是王冲从海外运来的天外陨铁,就算白雄兵使用的攻城锥上面铭刻的锋利符文再多,冲锋的力量再大,也绝不可能冲破天外陨铁打造的城门。

    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更可况王冲还在城门上铭刻了那么多的防御符文和坚固符文。

    “乌斯藏不事生产,不可能锻造出这种技术水平的东西,看来只可能是出自大雪山神庙了。”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乌斯藏对自己的重视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不过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都注定不可能成功。

    钢铁之城是自己的心血,更是自己的梦想,为了在这里立足,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算是乌斯藏威名赫赫的白雄兵也绝不可能攻破这座城池。

    “传令下去,告诉许科仪,可以准备了!”

    王冲道。

    “是,侯爷!”

    一名传令官很快应声而去。

    钢铁之城外,白雄兵的攻击还远没有结束,轰轰轰,银白色的攻城锥一记又一记,凶猛的撞击在高大的城门上。

    而于此同时,只听一阵叮叮叮的金属脆响,高高的城墙下,一只只长长的五爪挠钩抛了上来,勾住了城墙的边缘。

    “上!”

    嘶吼声中,数以百计的白雄兵从战马上腾跃而起,右手抓着绳索,借助着城墙上的五爪挠钩闪电般向着城头攀去。

    “所有人跟我来,快阻止他们!”

    苏世玄脸色骤变,突然拔出身上的长剑,第一个从阻挡箭雨的副墙下走了出来,向着那些五爪挠钩快步冲了过去。

    而另一侧,其他人全身护甲,也跟着冲了出来。

    城外的那些人,每一个实力都强大无比,如果让他们借助挠钩,翻过城墙,打开钢铁之城的城门,那么整座城池中的十万多工匠,都将暴露在他们的铁蹄下。

    钢铁之城将死伤惨重!

    锵锵锵,一柄柄长剑砍在五爪挠钩上,将这些五爪挠钩一裂为二。失去了这些五爪挠钩,一名名白雄兵纷纷向下坠去。

    然而还没有坠落到地上,这些白雄兵右手一甩,又是一只只五爪挠钩,勾住了城头。这些白雄兵立即加速向着城头冲去……

    “张老先生!”

    就在乌斯藏人的攻击最激烈的时候,王冲看了一眼密密麻麻,已经冲到城墙下的乌斯藏白雄兵,突然扭过头来,看向了一旁在数名侍卫保护下的张寿之:

    “可以了,差不多可以使用蜂箱了。”

    “嗯。”

    张寿之点点头,没有说话,很快转头离开,走下了城墙。

    虽然只是擅长建城,但张寿之毕竟跟随王冲参加过西南之战,并非对于军事毫无所知。这些人实力强大,作为骑兵,却带足了攻城锥、五爪挠钩这些对于骑兵来说并不常见的工具。

    很显然这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对手。

    不过不管他们是谁,很显然他们都低估了王冲在这里建城的信念,以及做足的准备。

    “嗡!”

    就在成百上千的乌斯藏白雄兵冲到城墙下,并且利用一只只挠钩攀向城墙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距离地面十五米左右的城墙处,突然露出了一个个密密麻麻,蜂窝一般的孔洞。

    孔洞中,隐隐有一处处的利箭寒光。

    轰,一声嗡鸣,刹那间,成千上万的利箭密集如蝗,突然瀑射而出,覆盖了城墙外所有的乌斯藏白雄兵。这一下突如其来,打了城外乌斯藏白雄兵一个措手不及。

    叮叮叮,无数的箭雨射落在身上,都被厚重的铠甲抵挡下来。但是城墙上射落的这波箭雨何止数万,而且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没有办法闪避,噗噗噗,一根根长箭则被密集的箭雨透隙而入,通过脖颈等位置射了进去。

    砰砰砰!

    刹那间,足足三四十名白雄兵猝不及防,坠落下去,尸横当场。而其他人也被射断绳索,坠下城墙。不止如此,就连城墙下其他的乌斯藏白雄兵也在箭雨的笼罩范围内,噗噗噗,眨眼间射得人仰马翻,又是七八十名白雄兵被射杀当场。

    “该死!”

    “小心箭雨!”

    ……

    一声声嘶吼划破夜空,这一波近距离的强劲箭雨,是所有白雄兵都没有想到的。王冲的“蜂箱”埋伏的恰到好处,而且发动之前没有丝毫的征兆,瞬间就造成了白雄兵一百多名的伤亡。

    对于一场动不动就高达数万甚至数十万的战役来说,这点伤亡根本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仅仅只有五六千人的白雄兵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伤亡。

    “掣盾!”

    “防御!”

    白雄兵的凶悍此时也展露无遗,面对这一波瀑射,居然没有一个白雄兵后退。暗淡的火光里,之间这些白雄兵突然俯下身,右手探下马腹,站起身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一面面厚重的板甲盾牌。

    一面又一面盾牌连接在一起,举上高空,眨眼之间在钢铁之城的城墙下,结成一片巨大的“防御”,所有的箭雨射在这些盾牌上,全部被抵挡下来。

    “所有人快上,打开城门!攻下钢铁之城!”

    一名指挥官模样的白雄兵首领高声厉喝道,声音一落,更多的五爪挠钩越过四十多米的距离,甩上城头。

    不止如此,在漫天的箭雨中,几名盔甲奇异的白雄兵突然跃下马背,在盾牌的掩护下,奔向城墙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