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三十一章 反击【第二更】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三十一章

    “轰!——”

    片刻之后,一阵轰鸣声传入耳中,吸引了城墙上所有人的注意。众人扭头看时,只见相距不远处,一处城墙仿若皴裂的纸片般裂开。

    而就在那块裂口旁边,几名看起来气息特别强大的白雄兵正蹲在墙角,把裂口不断地往里深化。

    金系武者!

    城墙上,程三元瞳孔一缩,脸色大变。王冲的钢铁之城坚固无比,但最大的问题也恰恰如此,一旦遇上强大的金系能力者,原本强大的钢铁之城顿时变得纸片一般。

    “来人!瞄准哪里,立即攻击!”

    程三元迅速调来一拨弓箭手,然而弓箭射落,所有的箭雨全部被那些坚固的板甲盾牌阻挡下来,甚至于箭雨还没有被射落就已经在空中分解。

    甚至有几支箭被那些金系能力者朝着城墙上的方向,反射回来。

    ——不管多锋利的弓箭,在金系能力者面前,威力都大大折扣。

    “侯爷!”

    程三元眼皮狂跳,终于忍不住看向身边的王冲。对方做足的准备,比想象中的还有充分得多,照这样下去,只怕城门都不用打开,就会被那些乌斯藏打开一个又一个的大洞。

    狂风呼啸,王冲的目光看着远方熊熊燃烧的炉火,一动不动,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侯爷,侯爷……”

    程三元心中一跳,忍不住连叫了几声。

    “不用理会,不管他们来了多少金系能力者都是打不开的,至少在天亮之前都不可能。”

    王冲的声音从耳中传来,淡淡道。他的神色平静,目光依然看着前方,看起来和刚才相比没有丝毫的变化。

    程三元一怔,这才知道王冲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战场上所有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双眼。不过最令程三元意外的还是王冲最后说的那句话。

    金系能力者的强大是众所周知的,程三元不明白王冲为什么那么大的把握,这些人突破不了城墙。

    “是,侯爷。”

    虽然心中疑惑,但程三元还是忍了下来。

    另一侧,王冲眼观六路,知道程三元心中疑惑,但却并没有解释。这座钢铁之城是黄金搭建起来的,对于外人来说,这上面耗费的金银是许多人无法想象的。

    任何人如果以为这只是一座金属堆砌起来的城池,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些最底层的钢铁中,王冲在里面附加了太多的大型防御阵法、坚固阵法,甚至还有反弹阵法。

    不只如此,王冲还在里面附加了数以千计的小型阵法。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些钢铁甚至比黄金还要值钱。

    金系的武道强者要想破坏这些城墙,不是说不可能,但是要付出的时间、精力和代价,绝对要超出想象。

    就像王冲说的,仅凭对方的能力,天亮之前都不能可能挖开这座城墙,所以王冲压根就不担心。

    然而王冲现在考虑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不对劲,你到底想做什么……”

    王冲望着远方,眼睛微微眯着,心中喃喃自语。

    骑兵是用来战场冲锋的,而绝不是用来攻城。就算带着攻城锥和绳索、挠钩也是一样,这是大材小用。对方即然有备而来,又做了充足的准备,甚至都给战马包了马蹄,就应该明白,这种方式是攻破不了城门的。

    那问题是,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对方的真正攻击到底是哪里?

    王冲号称中土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兵圣”,连火树归藏和大钦若赞这样赫赫有名人物在战略上也被他利用一场暴雨玩弄于股掌之间,更别说其他人。

    没有任何的策略能够躲过他的眼眸,王冲心知肚明,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铿铿铿,突然之间,一阵尖锐的金铁声传入耳中,城墙上,第一批白雄兵终于越过四十多米的距离,顶着箭雨,翻上了墙头。轰隆,钢铁轰鸣,一道道深黑色的战争光环在他们脚下震荡、闪烁,气浪一炸,一名名城头的护卫顿时惨叫着,如同断线风筝般向着四面八方炸飞出去。

    称雄草原,号称乌斯藏最强骑兵的白雄兵终于显露了他们的强大修为。这些白雄兵每一个在力量上都达到了玄武境一二重的修为。以大雪山秘术训练的白雄兵虽然在实力和战斗水平上,比不上那些军中的玄武境将领,但是力量上却是完全碾压其他的兵种的军伍精锐的。

    这个城池建设,各大世家大族都派来了家族中的顶尖高手,但是在这些强大的白雄兵面前,却完全不是对手。

    “不要慌!”

    “大家联手,一起上!”

    “不行!他们的力量太强大了!”

    “啊!——”

    ……

    凄厉的惨叫声中,无数世家大族派来的高手一拥而上,但是面对那些身材高大,气息强悍,堪比玄武境强者的白雄兵,只一个眨眼就纷纷被震飞出去。

    “杀!——”

    “杀!——”

    一阵阵低低的乌斯藏低吼声响彻城头,这些拱卫乌斯藏王都,守护藏王的白雄兵展现了自己碾压性的力量,一个个如同虎如羊群般,将城头上的护卫全部震飞。

    整个城头居然没有一合之敌,令城墙内,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变色。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一个普通士兵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

    每个人都被深深的震撼了。这段时间,每个人都见识了这些城池护卫的训练有素和超凡实力,他们往往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集结。而且走路的时候,身躯挺拔,每个人都精气神十足。

    而那些躲在城池里,本来以为自己很安全的工匠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惊肉跳,大为恐惧。

    眼看着这些乌斯藏白雄兵就要冲下城头,打开城门,这个时候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也就只有王冲了。

    “差不多了。”

    王冲站在城头,心中暗暗道。他的神色平静,成竹在胸,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动容,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超出他的预料。

    轰隆隆!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阵巨响,震耳欲聋的震动声中,一队二三十名左右的黑甲战士,从城墙下大步走了过来,他们的目光凌厉,气息强大无比,和白雄兵相比也毫不逊色。

    “准备,出击!”

    队伍的最前列,一名三十岁左右,首领模样的中年人,全身披挂,猛地抽出一把寒光彻骨的乌兹钢长剑,厉声大喊。下一刻,锵锵锵,一把把乌兹钢长剑全部出鞘,锋利的剑尖全部斜指长空,在暗淡的星光下,形成一片密集的剑林。

    轰,只是一眨眼,二三十名全副武装的乌兹钢战士,集结成阵列,加速大步冲向那些城头上的白雄兵,就在他们冲过去的同时,一道又一道荆棘光环从他们体内坠落下来,在脚下化为一圈又一圈的光圈,将这些乌兹钢战士衬托得强大无比。

    嘭,罡气爆炸,气浪滚滚,只是瞬息之间,双方就激烈的战斗在一起,伴随着激烈的金铁声,一道又一道的火花在空中迸射炸开。

    之前还锐不可当的白雄兵,顿时全部被阻挡下来,不止如此,面对和自己实力相当,但同时手中还拥有乌兹钢剑,削铁如泥的对手,白雄兵全部处在被压制的状态。

    一刹那,所有冲上城头的白雄兵都纷纷变了脸色。

    “干掉他们!”

    许科仪的声音响彻城头,声音未落,城头上的黑甲乌兹钢战士两两结合,迅速变化,组成一个个小型的三才阵。锵,第一剑砍掉对方的左右手臂,第二剑直接砍掉了对方的头颅。

    一名又一名的白雄兵士兵浑身颤抖,栽倒在了城墙上。

    这次前来钢铁之城,王冲只带来了二三十名玄武境的军中精锐,和其他人不同,这些人全是军中精挑细选的高手,是王冲利用宋王、章仇兼琼、鲜于仲通、父亲王严,还有爷爷王九龄在军中的影响,抽调出来的。

    钢铁之城,程三元、苏世玄他们率领的部队只是第一波防御,钢铁之城的城墙属于第二波防御,而许科仪他们这支部队全副武装,穿着的是天外陨铁铸成的盔甲,佩戴的是最锋利的乌兹钢剑,而且每一个都是玄武境级别以上。

    这是属于钢铁之城的第三层防御。

    乌伤地形复杂,周边势力众多,很难说来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武者,如果遇到一些高手偷袭,就需要有一些同等级的高手应对。

    许科仪这支部队就是为此而组建的。

    “所有人,准备!”

    另一侧,看到越来越多的白雄兵翻上城头,程三元和苏世玄也是瞳孔紧缩,全身绷紧到了极点。

    锵,随着一阵阵的怒吼声,程三元等人也拔出了长剑,以六七人为一组,组成最简单的战斗阵法,向着那些翻上城墙的白雄兵冲去。

    嘭嘭嘭!

    只是眨眼间,双方就迅速的激战在一起,白雄兵虽然个体实力强大,但在整体配合,以及阵法方面,反而远没有程三元、苏世玄那么厉害。

    噗,一柄又一柄的利剑穿过脖子下铠甲的缝隙,刺入血肉之中,刹那间,一名又一名白雄兵双目暴睁,浑身抽搐着倒在城墙上面。

    一对一的战斗,王冲手下任何一个士兵都不会是这些白雄兵的对手,但是一旦配合起来,这些白雄兵根本抵挡不住。

    而且白雄兵毕竟是骑兵,当放弃战马,攀向城头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放弃了最大的优势。

    然而对于白雄兵来说,真正的死亡之音还来自于接下来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