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皇甫奇

第七百三十二章 车弩小队【第三更】

www.jnbstyy.com 人皇纪     第七百三十二章

    “其他人让开!”

    “准备!”

    “发射!”

    ……

    就在距离城头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三十余丈开外的位置,几名黑甲的军士跪伏在地上,手中的长剑抽出,直指前方。

    崩!

    弓弦颤动,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空气被一层层的刺穿,一道长长的黑色的箭影,瞬息间穿过三十余丈的距离,一箭刺穿一名刚刚爬山城头的白雄兵,巨大的力量甚至将他带得离地飞起,越过城头,没入夜色深处。

    “车弩,小心!”

    城头上,一名身材高大壮硕的白雄兵看到那几名黑甲军士身后的巨大机械,整个人陡得变了脸色。

    在战场上,车弩永远是对骑兵威胁最大的存在,不管乌斯藏人的板甲上附加了多少的坚固阵法、防御阵法,都不可能抵挡得住号称“战场噩梦”的车弩。

    谁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会把这种缺乏变化,直来直去,精准度比较低的车弩用在城头防御。

    和两军交战,地势开阔的战场不同,钢铁之城的城头地方狭窄,可供腾挪辗转的空间根本不够,而只有三十余丈的距离,也使得白雄兵很难躲过车弩的射击。

    “闪避!”

    “小心!”

    ……

    一名名白雄兵心神大骇,虽然王冲摆在城头的车弩也只有区区四架,但是带来的威慑却是多少士兵都难以比拟的。

    被车弩射中,基本上必死无疑。

    所有的白雄兵心中有忌惮,顿时束手束脚,完全施展不开。

    “吼!让我来,我去干掉他们!”

    一名白雄兵用乌斯藏语嘶吼着,神色狰狞,他一手抽出弯刀,跳跃而起,试图以极快的速度变换轨迹,杀掉那些黑甲战士,同时摧毁那些车弩。

    然而那名白雄兵精锐不过刚刚扑出数丈,轰,一支长长的弩箭漆黑如墨,就在他腾空而起的瞬间,一箭贯穿他的胸膛,将他的尸身远远的射出去,坠落在近百丈外的城池内。

    “下一个!”

    “准备!”

    ……

    指挥那四架车弩的将领,神色如铁,始终冷静无比,射杀掉那名乌斯藏白雄兵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按上弩箭,校准方向,迅速进行第二轮射击。

    这些操作车弩的军士看似普通,但其实都是王冲从西南都护府挑选的精锐,同时也是王冲进行的,和车弩有关的新一轮试验。

    车弩最大的缺陷就是直来直去,缺少变化,很容易让对方闪避,而弩箭的成本又非常高昂,所以王冲进行了一轮新的尝试:

    从军中挑选那些在操作车弩方面非常有天赋的士兵,然后组成一个个的小队,以此弥补车弩精准度差的问题。同时,借由这支杰出的车弩小队,把车弩这种战争利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从目前来看,王冲的试验显然发挥了效果。

    不过唯一的问题是,车弩毕竟是受到朝廷管制的战争利器,王冲可以大量铸造弩箭,却不能随意铸造车弩。

    就连仅有的这四架车弩,还是王冲利用宋王在朝廷里的影响,特别申请调过来的。

    崩!

    一声又一声的轰鸣,响彻整个钢铁之城,在夜色中传出很远。城头上调过来的车弩虽然只有四架,但是在那些车弩小队的控制下,射击速度却极快。

    四架车弩的射击速度,几乎相当于正常三四十架车弩的效果。在车弩的攻击下,城头的白雄兵几乎被全部压制住。

    一些白雄兵试图借用其他的士兵来遮掩,但是显然所有白雄兵都低估了这四个车弩小队的射击精度,当借助人眼校正车弩的偏差之后,不管他们怎么遮挡,只要露出一点破绽都必然会被车弩击中。

    四架战略性的车弩出现之后,顿时完全改变了城头上的战斗。

    “太好了!我就知道侯爷一定有办法的!”

    “怪不得侯爷一动不动,原来他早就已经料到这些!”

    “哈哈哈,侯爷神机妙算,就连乌斯藏人和蒙舍诏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就说这些敌人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嘿嘿,刚刚是谁吓得直哆嗦?!”

    ……

    城池中,十多万工匠一直默默地注视着那里,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顿时心神大定。在这座钢铁之城,王冲就是最大的定海神针。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众人也有些不满,王冲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这个时候,众人心中哪里还有疑问。

    远远的,在黯淡摇曳的火光中,王冲背对着众人,衣袍猎猎,这一刻,在众人的眼中,王冲的背影变得高大伟岸,如同一座厚重的山峦一般。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管是从西南还是到西北,不管是任何事情,只要是他想做的,恐怕永远都没有什么能超出他的掌握,怪不得京师中那么多的世家大族想要和他拉上关系,不管是要钱还是要人,一个个都乐意为他所用。”

    “因为跟着他,永远都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成功的!”

    在喧闹的城池中,在城墙的中段,相距不远的另一处地方,谁也没有注意到,张寿之默默的注视着王冲的背影,心中感慨不已。

    所有的工匠当中,他是最早跟着王冲的,也曾经跟着他出生入死。对于王冲,张寿之算是有相当的了解。

    不过,对于王冲的了解越深,张寿之对于这位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就越发的诚服和敬佩。

    在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智慧和决断远远超过了他的年纪,和他接触的越多,就会对他越发的信赖,也越发的想要追随他,帮助他。

    城墙上,王冲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心思,他对战略层面的思考,要远远超出眼前的战斗。

    “差不多了,到底在哪里……”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

    白雄兵再厉害,用于攻城也是本末倒置,不管他们有多厉害,对于王冲来说,都不足以对自己造成真正的威胁,他所考虑的是其他一些东西。

    “难道是我高估你了吗?能想到用布帛包裹马蹄,并且带上出自大雪山神庙的攻城锥,不应该是个普通的对手,你到底想做什么……”

    王冲皱着眉头,沉吟不语。他开始渐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叮叮叮,一阵阵的金属锐鸣传入耳中,王冲目光一凝,只见一只只五爪挠钩从城墙下飞了起来,落在王冲面前。

    只是片刻的时间,耳中嘶吼阵阵,一名名白雄兵赤红着双眼从城墙底下翻了上来,看到站在面前的王冲,这些白雄兵二话不说,抽出弯刀,怒吼着从四面八方纷纷斩向王冲。

    “哼,不自量力!”

    王冲回过神来,冷笑一声。白雄兵每一个都是玄武境的高手,并且武装到了牙齿,防御力也是极其强大。

    不过,就算他们能和最强悍的马克留木骑兵相抗衡,但是在自己面前也只是螳臂当车。面对七八名双眼血红,手持弯刀,蜂拥而来的白雄兵,王冲甚至连动都没动,任由着这些白雄兵砍了过来。

    轰!轰!轰!

    一名又一名白雄兵手持弯刀,倾尽全力,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地砍向王冲。以这些乌斯藏白雄兵的实力,这倾尽全力的一刀,就算一座山峰也能劈开,但是到了王冲面前,距离还有数丈,所有的弯刀就好像砍中了一面无形的墙壁一样,全部定格在了虚空。

    “怎么回事?”

    “这家伙施了什么妖法?”

    “我的弯刀怎么动不了了?”

    “拔刀!拔刀!”

    “大家一起联手杀了他!他不可能对付得了我们这么多人!”

    ……

    一名名乌斯藏白雄兵又惊又怒,这一幕完全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参加过这么多的战斗,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不过最让他们惊慌的,还是接下来听到的一个平平淡淡,漫不经心的声音:

    “是吗?”

    这句话不是他们以为的汉人语言,而是他们最熟悉不过的乌斯藏语言。

    “是那个汉人!”

    所有的乌斯藏白雄兵都满脸惊骇的盯着眼前的王冲,当王冲抬起头,看向他们的时候,刹那间,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快逃!快逃!!”

    不知是谁突然大叫起来,不过眨眼间,每个人心中都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感,每个人都头皮发炸。

    在一种本能的驱动下,众人想要弃刀逃跑,但是已经晚了——

    轰隆,王冲目视前方,只是眼睛眨了一下,一道寒光闪过,瞬息间,气劲倒卷,四面八方所有的白雄兵都在一股强大力量的吸引下,卷向王冲。

    “小心!”

    “我的罡气!他在吸收我们的力量!”

    “妖法!他会妖法!”

    “啊!!”

    ……

    一个个乌斯藏高原上最精悍的白雄兵满面惊骇,眼神中浮现出最深层次的恐惧。在大阴阳天地造化功面前,这些白雄兵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体内的罡气则是有如泄闸之水般,浩浩荡荡,排山倒海,疯狂的朝着王冲体内涌去。

    不止如此,就连他们身上坚固无比,刻满了无数防御阵法、坚固阵法的铠甲都在王冲的大阴阳天地造化功面前,不断地扭曲、收缩、坍塌、变形。

    “啊!”

    最后一声短促的惨叫,所有八名乌斯藏白雄兵全部被压缩成一团模糊的血肉,连人带甲化成球状,坠落在王冲的周围。

    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得更快,八名凶悍的白雄兵甚至都还没有靠近王冲,就已经被吸干内力而亡了。